当前位置:
首页 > 文摘 > 虚云嫡传大弟子:本焕禅师

虚云嫡传大弟子:本焕禅师

 

 一九九三年加拿大、美国、泰国又再度邀请他出访;次年又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,在澳大利亚的泰国、越南、台湾等地的僧人、居士纷纷要求他授皈依。之後,他还到台湾访问,为促进海峡两岸的佛事和佛教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。德高望重的本焕禅师,是现代禅宗泰斗虚云的嫡传大弟子,他禅悦人生的风范天下共仰。

  本焕禅师,俗姓张,名凤珊,学名志山,法名本焕,湖北小新州县张湾人。公元一九零七年农历九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四代务农之家,母亲彭氏却是当地望族大闺秀,勤劳贤淑,善於教育儿女。凤珊排行第四,上有一位姐姐、两位兄长,下有弟妹各一。虽家境贫困,父母仍咬紧牙根,供凤珊读六年私塾。七岁就读时,父母为他取了个学名“志山”,想让这个聪明的儿子读书识字,光耀山村门庭。岂料,当小志山读到第四年时,父亲去世了,母亲和兄长艰难的供他继续读书。读完六年私塾,他通文达理,人称“小先生”,可是家境太穷困了,大姐已出嫁,兄长常年在外跑生意,弟妹夭折了,家里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了。自小就养成勤劳、憨厚、纯朴的优良品德。母亲晚年奉斋信佛,店里供着菩萨像,志山也去拜佛,她经常叫志山读经书。久而久之,志山受到佛的潜移默化,明白学佛可以“端正行为,澄清妄念,转迷为悟,明心见性”。想起自己学名不是要志在山麽,就回去跟母亲、兄长商量,要出家,虽遭反对,却立意出家。

  二十三岁那年,志山径直到镇上的报恩寺出家,传圣和尚高兴的说:“我早看也看出你与佛有缘,今天你果然出家了,说明你有佛缘,成熟了。”遂收为徒弟,法号本幻,后来觉得此徒悟性高,慧根焕发,必能济惠众生,又改名为本焕。由於他刻苦修学,自觉辛勤劳动,每天早起打扫庙子,挑水劈柴,後敬香,习禅,不怀杂念,做到身在佛门,心在佛门,立志成为追求智慧解脱的修行者。如此一来,不仅得到师父的喜爱,还得到经常到庙上拜佛供养寺庙的万遐进女居士的喜爱。万居士乐善好施,是当时湖北省主席万耀的姐姐,当地僧俗称她为万大姑太。姑太认为本幻在这小庙里,由于当地深通经文的僧人不多,难於帮他深造。於是资助并介绍他到武昌宝通寺受戒。

  一九三零年农历二月,本焕到了武昌宝通寺。以圆净的身心,从持松和尚受具足戒。这位博学多才的传戒师对他说:“要领悟到佛的真谛,必须经过一番苦行修炼的功夫,亲自体验,渐入佛心,没有捷径,只有苦修行,才能达到那种境界。”并指出:“你要多走些名刹古寺,多参拜高僧大德,特别要注意持戒修行。”本焕牢记持松和尚的话,决心在佛门做位大乘修行者,哪怕是历尽种种艰难困苦,也要寻师访道,亲自体验、苦行修炼。正巧万大姑太来武汉探看弟弟,也到宝通寺来看本焕,听了本焕受戒后的参悟体会和志向,又慷慨解囊资助本焕去参学。是年四月中旬,本焕从武昌乘船到镇江,步行六十多华里,到达扬州高旻寺,参拜了来果和尚。来果和尚是湖北黄风人,欣然收下了这位同乡为侍者。来果和尚要他手抄宋仁宗写的《赞僧赋》。让他“好生体会什麽叫僧人,怎样修行”?又跟他讲述临济宗义玄祖师的故事,鼓励他要以祖师爷为榜样,通过严格锻炼、坚持修行,日後终将成为一棵给人荫凉的大树。後来本焕自己回忆在高旻寺修行时的情形:“昼则勤修善法,无令失时;初夜後夜,亦勿有废,中夜诵经,以自消息。”由於艰苦修行,位列来果和尚的十大弟子之一,深得禅师器重。一九三五年任禅堂维那,次年任堂主,重要佛事活动让他参与或主持。曾经参加八个禅七之後,又打五个生死七,足足九十一天坚持硬坐、静坐定静不到单,以顽强的意志,通过了禅功严峻的考验。

#p#分页标题#e#

  山西省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际值三十岁的本焕一心要完成朝拜的宿愿。此时的他,跟来果和尚修行了七年,可出任住持寺务了,但是,他在武汉完成四千多银圆化缘任务,交高旻寺采购修建寺院木料之後,从汉口乘火车北上,直达河北省保定市。旋即由保定起香,三步一叩,五步一拜,朝拜五台。一路上风餐露宿,忍饥挨饿,腰酸脚痛,双膝皮开肉绽,仍虔诚叩拜,足足拜了六个月,磕了二十二万多个响头,到达了五台山。跟着又爬上山。从北台起,同样三步一拜一柱香,拜五个台子;五台高度均在海拔三千米以上,从东北到西南横跨达一百二十公里,如此一拜,又如此一拜,又拜了半年。持续一年的朝拜,连头发、胡须也没有剃,究竟为什麽?本焕师曰:“为持戒律,修佛性,修德性。不潜心入禅,依佛心为心,怎能发慈悲民?不苦修行,磨炼自己,难忍能忍,怎能入道?自己不能入道,不发菩提心,又怎能发愿渡人。”这体验是何等深刻啊!

  从一九三八年开始,本焕师在五台山广济茅蓬(即碧山寺)住下,决心在这圣地苦修行十年。当时寺院住持广慧圆寂,遂由寿冶接任方丈,本焕、法渡任监院。寺院大小事均要管,生活又清苦,他还将手指剪开,以血为墨,恭写《华严经·普贤菩萨行愿品》、《金刚经》等经典,日写六百字,六个多月,共写了十九卷血经。现在,幸存一本血经《华严经·普贤菩萨行愿品》是由一位当年碧山寺当库管的僧人,拼着性命保存下来;于一九八七年本焕师升任光孝寺方丈时送还。本焕师在这本血写经自序中说:“为重法故,‘但愿众生得离苦,不为自己求安’……荫发进时供之心,刺指血之血,不惭形秽,书写了《普贤行愿品》等大乘经典,以报答佛恩、众生恩及无始至今过去一切父母抚养之恩,消除无始以来五逆十恶的罪孽”。由此可见,发心之广大,令人钦佩。此时,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,已经占领了五台山。师爱国爱教,常常利用监院身份,支持抗日战争。一九四二年十二月,日本侵略军追杀一位八路军营长。当营长跑进碧山寺,师就把营长藏在後院。日军怒气冲冲要寺院交出八路军,本焕师连声念阿弥陀佛,用手比比画画,表示他只信佛陀,不懂什麽“八路”,将日军支走。

  一九四二年十月起,也是万大姑太的支持,资助师三百大洋,在已毁的古西天寺修了闭关之所。为潜心念佛求道,在入关前打了个禅七,做了法事活动,於地藏菩萨圣诞之日——七月三十日,身穿大红袈裟,庄严地进人关房。在闭关三年期间,读《藏经》四千多卷,还在晚上放焰口千台,超度抗曰阵亡将士。一九四七年七月,师出关,回到了碧山寺。

  碧山寺有个镇山之宝,称碧山寺金字经塔,是明朝三宝弟子许德其所书。它长五点一米,宽一点七米,是用白绫和黄绫装婊而成。内容是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全文,共八十卷,六十三万零四十三个字。许居士整整写了十六年,被誉为佛经金字塔。一九四七年三月,师隐居五台山北台顶才三天,就听说一些盲动农民冲击碧山寺,遂令一位刚从碧山寺来的寺僧重回寺里,把经塔秘密地背上山来。师满眶热泪地看到了此塔完整无缺,於是向佛发誓,人在金字经塔在,誓与经塔共存亡。为了避兔此宝在战争年代被毁,师携塔开始了长途跋涉的流离生涯。四月,先背塔到山西省三阴县净土寺,结夏安居,白天继续刺血写经,晚士放焰口一百台。七月,又背塔到北京市西直门弥陀院,向真空、慈舟两位和尚讲述护塔出走的经过。真空说:“眼下兵荒马乱,你在乱中冒险保护佛宝,是真诚的佛心。你这种护法精神难能可贵,不愧为佛们子弟。你真了不起。”师谦逊称,这是五台僧人应尽的本份,并说打算护塔到碧山寺下院上海市普济寺存放。两位法师深表赞同,要他在这里休整一段时期,然後从天津坐海轮去。九月,师背塔到天津,应邀在天津居士林陈展经塔几天,有三百多人参观。一星期後,又从天津塘沽码头坐船到青岛,在湛山寺住了一晚,湛山寺住持看见本焕孤身一人,便派了二十位僧人一道护送佛宝。熬过了数日的颠簸,几经辗转,终於把佛宝安全护送到上海普济寺。住在该寺的寿冶、法度是师同门接法兄弟,一见佛宝就失声叫了起来:“本焕,我的好兄弟,你吃苦了,你为佛门保护了这无价之宝,立了大功啊。”直至今天,《华严经》金字经塔尚在五台山显通寺完好如初存列起来,色泽犹新,金光耀眼,师功不可没!#p#分页标题#e#

虚云嫡传大弟子:本焕禅师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