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全集 第七回

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全集 第七回

 

第七回 须弥山迦叶寻莲 兴林国宝后受病
 
  话说迦叶准备了一切,带了五十名从人,各各乘著骆驼,马上出发,取道向须弥山而来。一路上不是广漠沙碛,便是幽壑深林,十分不易行走。日间赶路,夜间就在旷野搭了蓬帐休息,常常数十里之内不见人烟羊犬,就是水草也不易得到,幸而骆驼能耐得饥渴,否则就更感困难哩!如此晓行夜宿,一连半月有余,方才看得清须弥山各峰的雪顶。你道为何峰峰都是雪顶,原来须弥的山峰,高可接天,上面的气候实在寒冷不过,就在盛暑之时,也比了平地的冬天要冷上两倍,故冬令下了雪,积将起来,永远没有融化的机会,因此,山顶就成了一白无垠,远远的望上去,好像有许多白头老人,参差著并立一般,别是一种奇观。这一队人既然近了须弥山,一个个都非常欢喜,进行也更是迅速,如此不止一日,已到了须弥山的北麓。可是在近围十里之内,却找不到一个部落,却又不知这三五十个高峰之中,那座是雪莲峰,真弄得信都没有处问。天色又是不早,势难再走,于是迦叶带著这一队从人,拣了个僻静所在,搭下篷帐,权且歇宿一宵,预备到了第一天再行设法寻访,大家饱餐一顿,各就篷帐休息。迦叶有事在心,兀自不能入睡,翻来覆去,好生不自在。于是便披了一件长毛的大氅,佩了一口长剑,独自走出帐外,观赏这须弥山下的夜景。他一个人走到树林边,只觉得月暗风高,刺入肌骨,举目远望,只见黑越的长林,在昏沉的月光中摇摆,反是山顶上面积雪被月光一映,发出耀耀的银光,极为灿烂。迦叶挨著一峰一峰的看去,甚觉有兴,看到居中一峰上,忽然觉得光彩有异,心上就是一动,暗忖这一座山峰莫非就是雪莲峰,那异光莫非就是我们欲采的莲花罢!他怀了此念,便聚精会神的观看,果见有一朵钵盂大的白莲,亭亭的立在积雪里面,奇光果就从莲花上射出!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,一口气奔回篷帐中,唤醒了一般从人,领著一同出帐观看,那些人却是俗眼凡夫,何曾看见过这层奇珍,故一见之下,都欢喜得手舞足蹈,不知不觉的脱口欢呼起来。只大家这么一阵欢呼之下,就惊动了那莲花,竟渐渐的隐到雪中去了,迦叶才知此物果然是闻声而隐的。当下大家只好回帐安睡,豫备第二天再看他一个清楚,不料他不再出来,一连三五夜不见影响,迦叶知道等也无益,好得今番是奉命来探有无的,如今既有了著落,又大家都看见的,也可以覆得命了。于是整队由原路回去,如此一来一往,前后共历三个多月,不料回到兴林国都,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,迦叶著实惊骇。原来妙庄王后,宝德国母竟在一个月之前逝世,此时举国都哀痛异常,迦叶屈指一计算,国母辞世的日子,正是自己在须弥山前发现宝莲的时候。暗中不觉有些奇怪,以为如此凑巧,这里边定有什么因缘,决非偶然之事。当下他安顿好了从人,便迳自入朝覆命,把沿途险阻以及发现雪中白莲的详细情形,从头说了一遍。妙庄王在王后新丧之时,心中沉闷不乐,如今听说雪莲有了著落,更增了许多惊悔,勉强向迦叶慰劳了一番,竟悒悒回宫。论情论理,雪莲有了著落,正是一件可喜的事,他正该喜悦,为何反而惊悔呢?他惊些什么?原来他惊的世间果然有这一品的莲花,悔的是不该一时糊涂,非但不信楼那富律的金玉良言,反而将他幽囚受苦,终于被他脱身逃跑了,要不然非但雪莲可以求到,就是其余的事,也不难靠他指点而解决,如今一切都没有希望,叫他如何不惊悔呢?慢来,那位楼那富律不是仅予软禁,还优予款待,以待迦叶的回报么?怎么说是幽囚受苦,与脱身逃遁呢?这里边却另有一个原因,且待我慢慢讲来,原来自从迦叶动身之后,楼那富律起初本来软禁在一个花园里,行动很是自由,一切供应也很周到,只不放他走出园门罢了。隔了没有几天,宫中那位宝德后,忽然生起病来,起初不过感到精神欠缺,终日沉睡昏昏,但是喊醒了时,却也清清楚楚,并没有什么病状,只是不喜和人谈话,立刻就睡去。妙庄王向他问时,也说没有什么痛苦,妙庄王不免有些奇怪,为了谨慎起见,即召御医替她诊察之下,连连摇头,说是六脉全无,不知何病,无从下药。妙庄王听了,怎不著急,一连召了好几个医生,却都是一般说法,大家束手无策。妙庄王急召众人臣商议此事,阿那罗奏道:「前天那个楼那富律,他不是说过在多宝山中采药研医的话么?我看此人倒有点来历,也许有奇才异能,现软禁在庭园之内,何不将他唤来一问,或者他倒会得治此奇病。」妙庄王也很以为然,即命人去将楼那富律唤到,问起此病,他说要诊了脉再讲。于是便命内侍同去诊了宝德后,经过了约有半个时辰,方才回到外面。妙庄王一见急问如何?你可会医此病?楼那富律摇著头道:「不行了不行了,六脉全无,这就是魂升魄降之兆。草民在初按的时候,也当是六脉全绝,但照例就不会生存著,很觉奇怪。后来仔细一按,却原来六脉还有游丝般的一线隐伏著、若断若续,所以还不至于马上就升天,可是神魂已经离了躯体,至少不过七天的寿命,这大概是前孽未满,还要受几天床席之灾,才得咽气哩!」妙庄王听了,心上好似油煎的一般,含著两眶眼泪说道:「你且莫讲这些无益之话,我只问你,此病毕竟从何而起?现在可有什么医治的方法?快快的说来,好救王后的性命。」楼那富律摇头叹息说:「不行不行,若要医此病,除非佛祖家中药,老君炉内丹,或者可以重生魂魄,得庆更生。若要靠凡间的医药却是无能为力的了,我王不必存著万一的希望,还是快些替她预备后事罢!至于此病的起因,却非三天二天之事,说来很长,待草民从头说来。人生在世,到了智识开时,就有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感于内,色声香味触法六贼诱于外,把一片浑然凝聚的精气神,扰乱得分崩离析,不能相驭。故人生短短如一场春梦,上寿也不过百年,到得精气神完全散失时,就免不得长眠不起,况且国母生长富贵,在表面上看来,自然件件都比常人好,可是这七情六贼的侵袭,也比了常人来得凶,精气神的崩离,也格外来得快,平日间妄自杀生,以充口腹,造下了许多恶业,才有这许多日子床席之灾,只待业满便自然咽气了,若问这个病名,就叫七情六欲之症,是无药可救的。」妙庄王听了楼那富律这一番言辞,不觉大怒道:「你不会治此奇症,倒也罢了,如何却编造出此等话来,自掩庸陋,侮辱国母,还当了得!左右与我将厉口的贼绑去斩了,看他还敢胡说!」当下两旁武士,一声答应,便过来七手八脚的将楼那富律五花大绑,捆个结实,簇拥著向殿外走,刽子手已亮出晶光耀目,寒气逼人的钢刀,只待行刑。楼那富律的性命,正在千钧一发之时,殿上忽闪出一个人,在妙庄王面前替他乞免,正是 #p#分页标题#e#
    良言招祸至 险上断头台 
  欲知后事如何?且待下回分解。
 

观世音菩萨传奇故事全集 第七回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