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一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一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

文/智行法师
1.菩萨威德
  这个地方是有些神奇。因一古桐树内生长着一株柏树,顾名思意,古来一直唤做桐柏山。俗话说,山不在高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有龙则灵。这里的山还真不算高,水也不算深,菩萨罗汉倒是应跻得不少。远且不提,就说现在吧。
  时下禅门尊宿体光老菩萨谁人不晓哪个不知?
  文革时期,华夏大地,妖风肆虐,男女老少一时着魔,修罗横行天下,光明被遮掩,真理被埋藏。体老的一领衲衣就是中华大地上唯一能看得见的圣教旗帜,唯一发光的佛种星火。他老人家是在空前绝后的法难期间,唯一未脫下僧装的和尚。当时政府人员看他穿着僧衣进出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老菩萨说自己一生就这一件衣服,别人做的不合适。人家扭不过,只好派老和尚去太白顶茨沟山神庙看瓜田。他在那里一住就是十五年,十五年里发生了许多传奇却是真实的故事。
  我在这里讲几个简单的事跻,也是演诚法师亲口讲给我和慧觉以及雪善法师听的。他曾在体老座下亲聆圆音,又几次在听开示时听到体老亲自讲述。
2.比人还听话的老虎
  在山里住过的大德们几乎许多都有与狮虎亲切相处的经历。莲池大师就以老虎为座骥,在老虎脖子上挂一个篮子,悠哉悠哉地进出山林呢。现在福建承天寺的广钦菩萨众所周知,他去山里住山迷了路,就索性找个山洞在山里闭关不出来了。那天他找到一个山洞,刚坐下不一会儿功夫,一只老虎就把尾巴伸进洞来搅来搅去。老和尚不惶不忙地对它说:“你是畜牲,我是修行人,外面不好修,你把洞让给我修行,我成道度你。”老虎听了老和尚慈悲的法音,温顺得像只猫一样,乖乖地走出了洞口。老和尚又为它做了皈依。它每天爬在洞口像牧人驯养的狗那样忠实地为老和尚护法,而且和猿猴们一起找来野果供养老和尚。老和尚数年来就是吃它们供养的野果子在深山里修成道的。话说回来,体老菩萨只身住在深山里自然而然就与老虎有了法缘。当然这一定也是老虎多刼善根熟透,幸遇菩萨而得度。
  一天下午,好清的山风,阳光里树叶像弹跳的音符飒飒地响,树上奔来蹿去的松鼠和鸟儿们捉着迷藏,清溪潺缓流淌,蜂蝶们在花瓣上不停地舞着,唱着……。茅蓬旁的青石上老和尚在禅定。突然,林子里哗啦啦一阵乱响,一只老虎追着两头野猪蹿出森林直奔茅蓬而来。老和尚巍然不动。野猪一头扎进茅蓬躲了起来,老虎站在老和尚面前疑惑地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睛。
  “你们都在一个山里住,何必要吃它呢!” 老和尚既和蔼又厚重地说了一句。
  老虎立刻像做错了事的孩子,耷拉着脑袋,很是难为情地迈着猫步离开了。两头野猪也怯怯地跑出来,谢过老和尚,钻进林深处去了。
  老和尚微闭两眼,入了禅定。
3.比人还好度的老虎
  这是一个阳光很温和的正午。老和尚刚用过斋,经行一时后,便在石头上扔个蒲团,就打起坐来了,谁知这一坐就是半晌功夫。此时天已近黑,清明的岚雾渐渐吞没了飘散于山谷的霞辉,远去的鸟儿已经归林,天已近黑。远远地山上三头牛像陡壁滑落的巨石,箭一样冲向山下,等它们靠近时才明白,原来是一只猛虎追逐两头野牛。
  “南无观世音菩萨!”老和尚发出慈悲详和的法音,如重锤叩于洪钟,山壑空谷间震荡传递着回声。
  猛虎立即被惊醒,在不远处站住,喘着粗气,久久地望着老和尚。大概在忏悔吧!它想了想,回头踱着方步入林去了。
4.龙天护佑
   老和尚多年来就吃一瓶子菜油,可这瓶子油是吃不尽的,边吃边满。这和道宣祖师在终南山修行时天人送供是一回事。老和尚经常告诫弟子说:修行人你别怕没饭吃,只要好好修行,天人会送的。
  那时候公社派他去看瓜地,他只在瓜蓬门口念观音菩萨。
  有天晚上来了十几个小子偷瓜,可是他们都齐刷刷站在那里不会动了。天亮时又一起像松了绑一样,跑回生产队给大伙一讲,没人信。当晚又来一帮人试试,这一试,全站在地边上充了一宿的雕塑像。也是冻了一整夜才在天亮时自然松绑一样。大家才忍不住,去问老和尚用的啥法。老和尚只说不知道,他只是念他的观音菩萨,谁帮的忙,自己也不知道。大概只有天知道吧!
5.菩萨示梦解灾厄
  一天晚上,全乡的人同时做了一个同样的梦。观音菩萨告诉大家敢紧去找看瓜的老和尚,有一些发了恶心的天神七日內要将乡里老幼妇孺,飞禽走兽,虫豸蚁蝼尽皆灭杀。说文革时期神像被毁,乡里一座神庙遭刼时,一部分神灵回归天界,一部分未归。现在回复后,归回的又归来了,然而他们竟起了争执干戈。天雷击打了一批。所以他们就起了嗔恨心,发恶誓要灭尽此地一切生灵。为免生灵涂碳,唯有体老菩萨有缘化解。
  全乡已经停产几天了,政府也觉事有蹊跷,因何大家同时梦见同样的事情,怎么办?在碍情面,不求老和尚,恐怕会追悔莫及。最终决定请老和尚力挽刼运。
  近万人来到老和尚舍前祈请,只听和尚娓娓一语,顿觉详光照身,心空似漠海凉风吹来。
  “大家回去吧,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老菩萨这样说。
  “万一……。”大伙心有余悸,疑贰未消。
  “没事的,没事的,有事找我,我保证没事。”老和尚又安慰道。
  人潮才如釋负重,四下散去。
  七日后,果然云散天晴,风和日丽。
  政府和乡民们齐来道谢。
  老和尚现在还住世,永修县贤达人杰,贩夫走卒,都可作证,不信你去问一遭。
体光老和尚德像
临济宗太白顶源流诀
临济正宗四十一世华光端德禅师乾隆四十九年弘法于太白顶
云台寺续演本派名号各三十二字:
端圆常寂 了极融通 直传海印 妙演心空
性观普照 道显祖风 直智本觉 达法明宗
华慧海云 德法普浩 真如性体 清净妙道
心含宝月 朗然洁皎 灵山一脉 古今光耀
 禅者,法门之秘要,诸佛之心髓,佛以心为宗,无门为法门,禅即是心,以心为宗,故曰禅宗。佛者,觉也,觉之唯在一心,心外更无别佛,佛即是心,心即是佛,是心是佛,是心做佛。《金刚经》云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拈花一笑,妙契斯旨,达摩西来,唯传此心,不假阶梯,单刀直入,令人当下识取自心,心外更无余法,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,故曰直指人心。人心本是佛心,心性还同佛性,心佛与众生,是三无差别,见此心者即见佛性,证此性者即成正觉,故曰见性成佛。此心非色非空,离名离相,言超四句,体绝百非,言诠所不及,文字亦徒设,从上以来,唯是以心印心,以心传心,故曰教外别传。此法唯接最上根机,单传佛祖心印,扫相归宗,泯空绝有,直示心性,不设教相,是为不立文字。自从大法西来,东传震旦,千八百年,象鸣狮吼,龙吟虎啸,江河荡漾,湖海翻腾,法门之盛,无过此宗。
 近代以来,天祸中华,一场太平天国运动,将江南半壁丛林夷为瓦砾,稍后军阀割据、北伐战争、抗日战争、国共战争,百余年来,兵连祸结,佛法日衰一日,迨至解放,运动频繁,十年浩劫,举国涂炭,禅门硕德,至此陨落殆尽,劫后余生者,实属凤毛麟角,体光老和尚,真其人也!
老和尚俗姓袁,河南项城人,其家祖上出了一位叱咤风云、执掌乾坤的人物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北洋军阀缔造者、民国首任大总统、结束满清、开创共和的洪宪皇帝袁世凯。老和尚生于一九二四年,自幼听闻韩湘子、吕洞宾八仙故事,便萌入山修道之念,自此,眼不见女色,手不触女身,亦不共女人言语,所穿衣袜,除了母亲手缝之外,经她手者,概不沾身。每逢夏季炎热,自己或到路边,或至树下,过上一晚,从来不在屋内睡觉,家中来了女客,便赶快躲开,也不与村庄其他人员来往,村中每有娶媳妇、闹洞房者,其他小孩兴高采烈,奔走嬉戏,老和尚避之惟恐不及,远近村庄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怪人。常私自攒满铜钱,藏于墙内,以备离家路上买馒头吃,老和尚当时心想:我现在还小,我走不了,等我长大一点,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家,这不是我住的地方,我要到山里去!等到将近十四岁,老和尚偷偷离开家乡,一路行访,来到距桐柏山不远的发山普法禅寺,于海山和尚座下落发出家,法名印玄,字体光。随后常年参学于桐柏山太白顶。
桐柏山处于河南、湖北交界之处,山势雄伟,气脉庞大,著名的淮河水系发源于此。太白顶自乾隆四十九年开宗创派以来,法脉繁衍,高僧辈出,蔚为中原佛教一大胜地。太白顶子孙遍布天下,名满丛林,素以刻苦耐劳、坚忍不拔著称于世,老和尚自幼秉承太白顶家风,一生刻苦自励,勤奋修习,宁向山中冻饿死,不做人间应酬僧!具戒之后,转参白马寺德老和尚,学习禅门仪规,后至灵岩山念佛堂参学多年,又往高旻寺、天童寺习定数载。当老和尚一进天童寺禅堂迈步行香时,首座和尚就说:“大家看,今天我们这里又来了一位老参师傅!”当时老和尚不过二十多岁,气象已不同凡响。
随后,老和尚前往鼓山、南华寺、云门寺,一直到云居山,常年追随虚云老和尚习定参禅,功夫日见纯熟,每逢禅七结束,虚老和尚总是向人说:“体光坐香坐的好。”云门事变之后,老和尚离开云门,到丈室辞别,虚云老和尚题偈一首,密付师曰:
这个阿师迥不同,灰头土脸遍刹尘,
镬汤炉炭常游戏,披毛带角随转轮,
臭气熏天人难近,三界内外觅无踪,
若问行年经何许,非色非空非古今。
 如此惊人之语,超凡之句,足以印证老和尚是再来之人,是开悟之人!貌似凡夫,实为菩萨,灰头土脸,分身刹尘国土,披毛带角,游戏六道三途,三界内外,了无踪迹可寻,来去行由,绝诸古今对待,其境界行持,高深莫测,深得老人嘉许,足堪以心印心,若非大悲济物,乘愿再来,又何得老人如此赞叹?时年老和尚二十七岁。
文化大革命,云居山经像焚毁一空,僧人被驱逐下山,工作组逼迫老和尚更换衣服,老和尚誓死不从,掷地有声地说道:“你就是把我骨头砸碎!我还是要穿这身衣服进棺材!我也绝不会说佛法不灵!”他正气凛然,无所畏惧,有人建议造反派头头,说:“别的和尚都斗了,体光这个家伙你留着干什么?”头头说:“他可是有神通啊,要斗你去斗,我可不敢斗,我斗了他,他要是报复我,我可吃不消。”不但没斗,反而送给老和尚一床新被子下山,老和尚山下一住十几年,韬光养晦,禅修自得。
 老和尚早年开悟,秘而不宣,所以不宣者,待时而已。文革后,各地兴办佛学院,恢复丛林,佛教事业蒸蒸日上,惟独持戒坐禅,少人问津,禅宗一法,几于绝响,中国之大,当时仅有云居、高旻、卧龙三处禅堂,其中多是晚学后辈,无据可依,老参之中,能够通晓禅堂规矩者难得一二。老和尚自幼久住禅堂,功底深厚,规矩娴熟,阅历丰富,众望所归,允为泰山北斗。晚年主持青原道场,身体力行,领众熏修,持戒坐禅,日无虚度,每日讲授禅堂规矩,开示修行要领,接迎初机,提携后进,不遗余力,使得青原山在数年之间,名声鹊起,宗风远播,四方衲子禅僧,前来亲近依附者,纷纷不绝于途,青原山逐日成为禅门重镇,后来居上,与云居、高旻、卧龙并列当今四大禅林。老和尚门风高峻,规矩甚严,历来不事经忏,不务外缘,唯以持戒念佛、实践禅定为要务,每年禅七,少则七七,多则十七,甚至连年举办般舟七,以高龄之躯率众百日行道,凡此种种,皆不事宣传,不图虚名,师徒老少,潜修密证,以道自娱,俨然一派禅林古风,再现于世。
老和尚主持青原一十五载,光复祖师道场,树立僧人榜样,承前启后,续绝存亡,衲子家风,本色依旧,苦心孤诣,矢志不移。劝导僧俗,以身作则,开示讲说,谆谆不倦,受其感召教化者,遍及大江南北,经其亲手栽培者,不下数十百位,禅门后继有人,宗风可望不坠,薪火相传,化缘已毕,老人于八十高龄,跏趺入灭,端居七日,面貌鲜泽,弟子将其装缸供奉于七祖塔旁。
 “若问行年经几许?非色非空非古今!”色空都不可得,老人又何曾有生灭去来?惟其日常开示,发人深省,针砭时弊,痛下犍槌,足为禅门发一棒喝。即听即闻者,视如珍宝,未见未睹者,引为憾事,今辑录成册,流通出版,谨应四众之请,以彰先师遗德,片言只语,尽显少室宗风,连篇累牍,难窥曹溪之旨,学者勿以言辞浅近而泛泛视之。伏愿:***恒转,慧炬常明,宗风远播于三千里界外,法雨普施于万亿国中。
弟子妙吉和南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一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