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四章 完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四章 完

 

开示四十九
 那时候云门事变叶剑英也在,叶剑英他“广东事件”有一回很厉害,他躲到南华寺,躲了一个多月,那要被蒋介石弄住,早就被他枪毙了,虚老和尚也算救了他。现在社会就是这个样子,我们不管这些事,大家还是在这好好的修行,反正是弄点饭吃,没有什么。我们这禅堂就是小一点,我们在这里就是打打坐,房子坏了弄一弄,种点菜吃,就这样过,就是做事情也不是天天做,不是。我在云居山,老和尚刚到那儿去,上午四个钟头,下午四个钟头。上午天气凉快一点,外头有什么事做一点,下午都来坐一坐。明天外边那个房子,瓦己经扒下来了。病啊?我可能没有什么病,就是我走路我有点想倒,好几回了。
不管你们是才来出家的,还是到这里看看,你染惯了,你思想里边的东西太严重了  我们这里是清规戒律严格的地方,这里日常生活这一切,你们能搞得惯吗?我们这里是过午不食,你们能行吗?我们这个佛教是这个样子,不管你是什么,你到佛教里边来  你那个呀,就要丢开,你要依佛教的这一切,你要不依就不行。象佛教里起早摸晚这些生活安排,这是千百年来佛教的制度,这个怎么着也不能动,就是经过什么也不行!这佛教制,人怎么少也不能动,不能说把佛的戒律、祖师的清规改变了,不能改!就是社会上说的已经达到了“坚定不移”!你这个人换了没关系,这个不能换,不能改啊!你们在社会上弄惯了,我们这里不强勉,你搞不来你们就走,不是一定要弄多少人,这些祖师立的清规还能随便改啊,这不能动!这三种戒律,沙弥戒是舍利佛弄的,他也听佛的话呀,这比丘二百五十条戒律是佛说的,菩萨戒是千佛共说,这更不能动!只能遵守,要认真的遵守,你要遵守不了,你就另外,你不要在这里,一定要这个样子。这个沙弥十戒,你到我们这里来了你要遵守,你不管来多少人,就千人万人我们还是这个,
我们的思想是个什么样呢?愿将东土三千界,尽种西方九品莲。都愿意人民信仰,也愿意大家来出家修行,到这儿来出家,希望当一个好和尚,当一个真正的出家人。可能我们这生活也不怎么样,第一条没有钱,没有钱的来源嘛,我们也不作法会,也不作经忏法事,也不放焰口,这个出家人哪,若得清净无烦恼,无非净到光,净净光光的,没有钱你好修行啊,你们到这里是干什么的?你们是来修行的,我们钱少事情少,是成就你在这里修行,你要认识到这个呀,你们到这儿来是成就你们修行,不是成就你弄钱的。我们的目的不同,我们这是道场,这是修行的,我们这样搞啊,不会动,不会改,谁说也不中!改变就改变你们的思想,把你们所作所为改变成佛教的事。你说我们这也不习惯,那也不习惯,那你赶快走,不要在这里。你在这我们还是这个样,怎么?这是长期成就修行的嘛,那我们要是改变了这些观点就不是修行了!不是道场了!怎么着我们也不这样干!我们这是出世间法,不是恩啊、爱啊.都小是,.我们是修行的,这和尚背井离乡,你才好修行啊,你要是娶个老婆,生几个孩子怎么修行啊?怎么有些地方开期传戒,几百人受戒,他过一个时间他就走了?他不是的嘛,他是想在佛教里弄一把,结果弄不了一把还受些委屈,道场里成就你修行的,你想在这里边弄一把是不行的,弄不到。要按出家的年代,我出家六十多年了,我是当小孩十多岁就出家,我在佛教里边,就像这么样生活过了六十多年了,我感觉这六十多年哪,我很舒服。
这个七月十五,道场就要成就修行,或是打几个禅七,这里嘛,前儿年都是打般舟七。般舟七就是长远一点,道宣律师他是一百二十天,在行坐之中这功夫要历历明明,这一百二十天要证果位,要得实际,要解脱呀,那不解脱怎么办?不解脱还要继续修行,用什么功要好好的用,还有一条,不要打闲岔,不要啰哩吧嗦的,不要扯闲,要遵守常住们的这些制度,照样的上殿过堂,这里是前边千百年前祖师开的禅宗道场,这就是青原派,青原山下边有几个派,云门宗、曹洞宗、法眼宗。
千百年来禅宗在我们国家大兴,出了好多人,为了佛教存在,这历朝历代的祖师啊,为法忘躯。那解放初期,你们这年青人刚出家不知道啊,佛教很危险,五台山那个能海法师,西京卧龙寺那个朗道法师,西湖灵隐寺那个大悲法师,他们这几个人都是那个时候死的,西京卧龙寺朗道法师他是把肚子扒开,把肠子拉出来,死了。这都是为了后来的佛教啊!他们这些祖师,西湖灵隐寺那个大悲法师、五台山能海法师,这都是很好的法师啊,都是行解相应啊,还有虚云老和尚,那就是他们那个意思啊,这都不能活了,都准备把他们弄死,因为那个时代呀,因缘所生法嘛,你生在那个时代那有什么办法?现在政府还算对我们好。#p#分页标题#e#
 把那庙扒了.把佛像打了,我是看着的,看着在云居山把老和尚修那个佛像一个不留都打烂了.打烂了,把这和尚都关起来,他们那意思啊,这是共产党领导,只有共产党领导,哪还有这些乱七八糟!到后来,因为佛教还是有人,周恩来、朱德、李济深,武汉还有个陈铭枢,他们帮了很大忙,才有一点光明,现在不是好了吗?各大寺庙都恢复了,青原山日本人来修,中央不准,政府拨钱自己修。云居山,我在那儿看着,虚云老和尚第一次修那个佛像很庄严,来了几千个红卫兵,把和尚关起来了,怕他在这里碍事,有的和尚他死他也不愿意叫你把这佛像打了。我们都关到赵州关外面有个农场,说有点事情,跟你们和尚师父讲讲,叫我们都去,我们一进房子,那红卫兵手提枪:不要动!等着他们打烂了、弄尽了,才把我们放出来,那你碰到那个时代你有什么办法呀?不管怎么样啊,这现在大部分的寺庙又修好了,这些事啊,也不是别的,这是我们往昔劫的业障。那能海法师是五台山的和尚,大悲法师是灵隐寺的方丈、西京卧龙寺朗道法师,这几个法师,都是行解相应的善知识啊,就那几天都死了,他们这些高僧祖师菩萨啊,为佛法而生,为佛法而死!我们要好好的持戒修行,现在不是庙他们也修好了,他们也出了钱,那究竟他们什么目的我们也不知道,就是知道也没有什么说,我们就把这个庙守住,这个农禅是虚老和尚解放后他提的,就把出家人当成公民,当成公民一个人分点地,这里前边亭子那个地方是解放后分给我们的,现在我到那里问了一下,他们承认要给我们,到现在也不给。云门寺、南华寺都分了田,这些国内的这些各大寺庙,那是中央的通知啊,那不分还不行,因为和尚列为公民了,有周恩来、朱德帮忙说话,要不是,我们这和尚完了,不会存在了,他们那些人都是菩萨,佛教的存在,靠这些菩萨。现在也没有什么,吃点苦,也免得染爱这个时代。
不是一定要弄个念佛堂,你睡觉劳动做事都好念佛啊,不要一定弄个什么东西执着自己,你要破除你自己的坚固执着,你要不去就入不进,你要一心一意的念阿弥陀佛,这就是禅哪,但念阿弥陀,即是深妙禅,你要一心一意读诵大乘经,那也是禅,佛说八万四千法门,那都是明白自心,都是禅哪,哪还有这么些事?你参禅不行,就念佛嘛,不要疑惑呀,历代的祖师禅师很多都是念佛啊,印光法师他是我们国家的正法眼藏,他不但懂净,他还懂禅、懂律、懂教,诸法无不通达,他的愿力是弘扬净土,三根普利,正合末法之机。
 端午普茶:吃普茶呀,大家都在这儿坐一坐,坐什么呢?还要公布常住规约,这一年要吃十回普茶。有些事情啊,才出家不知道,我们寺庙里边有这么多的事情,有教规我们佛教就能存在,没有教规,佛教就不能存在了,全靠教规。吃普茶有些事情,什么事情呢?行堂的、大寮的,大寮这个饭菜有的差一点,供养大众,差一点师父们原谅,大家要是吃不了的,方丈、班首师父不拿,不拿是不拿,库房里还要给他送。我们这地方啊,吃不了的都归大寮,由典座给行堂的分,烧火的,种菜的分给他们,由典座负责,我们这样的,或跟是有些人也不好意思,你们吃吧,这是丛林的制度,我们这儿不这样了,这说一说,要是吃不了都带回去,到自己房里去吃。规约那就叫维那师父诵诵规约,要注意听,这是应当遵守的,不遵守要是处理你呀,你说你不知道,那你说不过去·……维那师父念了两遍,可能都听清楚了,要按这样行,不行常住要是处理的话你可不要烦恼,你要是守不了你早一点走,就是这个样。看大家收的差不多了,敲三锤引罄。
现在嘛,在这里坐坐,天天大家还是在外面劳动,这都是我们把古代的丛林制啊,都没有丢掉,很好!禅堂里边有班首师父、维那师父,禅堂里面要弄得很和气,维那师父要尊重班首的道德,班首你要爱惜维那辛苦了,班首要经常的代替维那上殿过堂,因为他辛苦了嘛,班首在禅堂里最主要的是领导,每一位班首师父在禅堂里都很重要,要讲规矩,还要讲修行,到八月里,丛林制,班首师父要讲开示,这八月大家都到班首师父那里请开示,七月十五,有些制度要教教,要学学。在丛林下,和尚也讲,因为他们是负这个责任的,班首也讲,按照制度,维那师父一个月要讲四次规矩,班首师父要很尊重维那所提的制度,班首师父就是帮助禅堂里维那师父的,因为维那师父他是我们丛林下的教规之纲啊,要帮助维那师父把禅堂制度弄好,因为他是负这个责任的嘛。八月,每个班首师父要讲规矩,还要讲开示,开示修行怎么修行,不是光把这个和尚衣服穿上算了,那不是啊,你穿和尚衣服谁都能穿,丛林制讲规矩,讲教规,你们好好学,这就是当参学,我们当参学什么目的呢?要了脱生死!什么是生死?怎么了法?不是说。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。这了生死就难了,丛林制这些教规、开示,这都是为了大家修行。我们是出家人,我们学的是出世法,什么是出世法?你对于这个名利财色没有染、没有爱、没有嗔恨,这个是出世法,染、爱、贪,这是世间法,不染、不爱、不贪,这就是在世间而出世间!丛林制你想出家了生死,你得离开家,家里有恩有爱啊,你得离开,不离开不行。#p#分页标题#e#
七月十五之后,辗转的天气凉快了,我们这一个初发心要没有制度是绝对不行,为什么要住丛林,要学习丛林的这一切?他这是出三界的一切,你象我们这个禅堂里边这些制度这是干什么的?这就是出三界的方式方法,象那跑香,坐香,上殿,这虽然行动还在社会上,我们的目的是出世间法,大家修行,就是没有爱心、没有染心、没有嗔恨心,要知道这就是出世法,这是我们的目的嘛,这个染心就是世间的嘛,我们学佛的就是没有染,断欲去爱,识心达本,解无为法,我们当和尚就是干这个的,社会上也不知道这个,人家不也干这个。这是跟大家有缘,在这个古代的道场里修行,青原山也算是佛教的祖庭,云门、曹洞、法眼都是他下面的,大家能在这个道场里学习一番,这里当然是要苦些,江西、中国这些从林,还就是青原山这里苦些,他为什么苦啊?他钱也没有什么钱,也不是说常住有钱不给大家,他没有地方来钱,我到这里来的时侯只有四个人,这现在几十个人天天要吃饭,这个门票、功德箱收几个钱也就是大家吃饭,要说一个修行人哪,只要有点饭吃就算了,要弄些钱作什么唉?这说说,大家都放下来。
禅堂就是要见性,见性就是观心,能观心者即是上定,若不观心,法无来处。如何能见性呢?道无可修,法无可问,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。禅堂里有人念那个念佛是谁,那你还小如念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他是一个圣号啊,直接见性,那不是念的,就是古代念佛人多了,回光返照念佛的是谁,当下见性,不是光念那几个字。从前高旻寺,他说什么,你就念这个念佛是谁就行,那不是的,念佛是谁,他是几个字,阿弥陀佛他是一个圣号。祖师的意思,不管什么你得用,第一条,你在这个生活上没有染心没有爱心,这就是出世法,你那个染那个爱那个恨,那就是世间法。因为找们学的是出世法呀,出世法就是没有染,那不是光把和尚衣服穿上算了,那不行啊.就是社会上因缘所生法的这一切现象,你没有染心没有爱心,这就是出家人,不是到庙里就算是出家了,那不是的,你在家你所知道的、你所染的、你所爱的,你现在到庙上来了,穿上和尚衣服,你看到名利财色还染不染? 有些人,在家里有老婆孩子,你想不想啊?你愿不愿把你那个一切放弃,把佛教的这个持戒修行坐禅在你脑子里面,在你行动之中,能不能站得住?你愿小愿接受佛教的这一切?并不是你外表像个出家人就行了,不是啊,那是个外表,那个不能了生死,你要没有染心,没有爱,这就是出家,你光跑到庙里面把和尚衣服穿上了,不行。欲得佛法利益,就要你把你的那一切放下来,把佛教这一切行起来,能不能作佛事?什么是佛事啊?就是没有爱、没有染,这就是佛事,并不是说人家上殿你也上殿,说念经大家都跟着念经,那是前边的祖师制,就是使你思想上在佛教里面有一个染,这个习气慢慢就少了。
出家受戒,要守戒,为什么要盘腿子?盘腿子是佛制,佛在世那诸大弟子都盘腿子,我在十多岁住禅堂,这维那师父很讲规矩,他坐十分钟二十分钟,他下位了,下位作什么?他检查,看看你盘腿子没盘腿子,他这个香板尖往你腿这里一叉,就晓得你盘没盘腿子,没有盘腿子就打两个香板,叫你把腿子盘起来,这就是制度,这就是染。你在禅堂里,你不盘腿子也不像个住禅堂的,住禅堂一定要盘腿子.维那师父下位子来检查腿子,若检查几次啊,你这腿子不盘或是你不是禅堂的人,他叫你走,怎么?禅堂里你就要学禅堂这一切。你们是到这里做啥的?你到这儿是出家的嘛,那你就要把家里这一切放下,就是在禅堂里用功,在禅堂外也用功,离开了寺庙,到城市码头功夫也不忘,虽然你这个身体不在寺庙里面,你这个思想还在那里修行,你慢慢的变成一个真正的和尚,不是就这样马马虎虎的算了,当和尚要认真哪,不是在这儿混上几天。
青原山下边那几块田,政府他提出来要给我们,现在也没给,要给嘛就给,不给也没有什么了不得,这山河大地是谁的?你说谁的也可以,你不说是谁的也可以,那顺治皇帝他是山河大地主,都归他,现在还归他吗?现在也不归他了。究竟你说这是谁的?就是当时当权者说是他的,要过一个阶段,皇帝也会死,当官的也会死,你说这地是谁的?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,你说是谁的呢?我们是出家人,是修行的。原来青原山管九个县的土地,这现在你要说地是和尚的也不成,就是这个样子,那就是社会上这个变化不同,固定不下来,现在我们这儿,门票一块钱.我们这么多的人要吃饭,政府也没有什么话说,卖门票的师父,人家要不给钱不要勉强,没有什么,我们功德箱还有几个钱  大家把菜种好,弄弄,够吃的就算了,出家人嘛,你要学佛啊.你要不学佛你在这里干什么?一定要改变,僧装、素食、独身,要穿和尚衣服,不穿和尚衣服你不是个僧人  要吃素饭,要孤身,你有老婆不行,我们就是这个样子,历朝历代的出家人都是这样  不这样就不是的。你到这儿来,你是不是来真出家.客堂里知客都要看看,那不是说我到这儿来吃两天饭,不对了我走了,你放不下就不要来嘛.你到这儿来干什么?你要是在家人谁会管你?我们不能跟在家人讲清规戒律呀,你给他讲什么清规戒律?清规戒律是出家人的,你给他讲不是白讲吗?他也不会相信你。#p#分页标题#e#
从八月十五之后,班首师父.禅堂里面有些事情他要经常讲讲,我们要讲就是讲修行,不是社会上拉拉扯扯的事,因为我们出家的目的就是要出世.要出这个婆娑世界,平常对于这个社会上啊,没有爱,没有染,跟着佛所说的,佛的知见,要入佛知见。天气凉快了,八月十五,禅堂开示讲修行,修行是干什么的?班首师父要说明白,“如班首示”嘛,开示,就是说修行怎么修行,修行是什么目的?我们是出世间的,要出这个痛苦的世间,没有染、没有爱,没有恨,我们是学这个的嘛,学这个要做这个,不做这个你有什么用?不是说住一个庙上,有吃的,有用的,快快活活,那不是那个样子。我们最初是割爱辞亲,远离自己的家乡,为什么要和父母离开呢?因为他们是个染嘛,他们做的是世间法,亲属、妻子儿女,我们出家人就是孤身,没有这个。我们是修行的,我们是了生死的,我们是干这个的。
 天气辗转的凉快了,常住里还有一点事情,有一点事情还是大家的事情,我们种点菜,修修房子,瓦、椽子都搞一搞,大家都好过。到打禅七的时候,这些事能不做就都不做了,修行的嘛,冬天来了,一定要好好的修行。天天要吃饭,大寮里安排一下,因为人人都要吃,人人都有责任,和尚的事大家办,身体不好的,随众不随力,有些人有力气,能拿一百斤,叫大家都拿一百斤这不行,从来庙里有这句话,叫“随众不随力”,随众就是大家去你也得去,除非是病得不行了,跟着以前高旻、金山,僧值斋堂里看见你三天没吃饭,客堂才允许你告假,不这样不行,古代要严格一些,丛林制嘛,就是十方来的人,有什么事还要十方人来做。
佛出世间,唯以一大事因缘,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。佛的知见那就是对于世间上的名利财色没有这个心了,没有染心,没有爱心,没有嗔心,我们所作皆办,具诸佛法,佛法就这么个样,什么样都不是,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。八月十五那一天,禅堂里维那得知道这个事情,要到客堂外头挂牌,牌上写什么呢?“如方丈示”,“如班首示”,就是由维那师父带领大众请班首师父开示用功。从八月十五要讲修行,修行是什么样子?怎么修行?要由班首师父讲明白,那就在这个丛林下就是不辜负住这个丛林,这是修行的,要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佛的知见就是对于这一切没有染、没有爱。佛教存在几千年了,现在弄的差一点,以前认真的很哪!就说高旻寺、金山这些大丛林,那些起七的仪式怎么弄法,那忙的不得了,这现在也不知道了,你现在到金山还搞个什么修行?那里面还吃酒吃肉,你看这,这完全把千百年来丛林遗留下来的规矩都算了!那就是这个地方能搞一下我们就搞一下,弄不了嘛就算了,这现在时代就这个样子。那以前解放初期虚云老和尚到云居山,那是云门事件之后,云居山就是青原山下边第六代的祖师,到现在还住一百来个人,年年也打几个七,本来旧社会我在云门寺·…
 
开示五十
这个地方再弄就不好弄了,佑民寺以前是马祖开的道场,现在弄什么呢在那里?不晓得搞什么。高旻寺不管怎么样,他们现在还在撑着,金山没有什么了,百千年来那金山是个胜进场啊!出多少人哪!金山、高:那是老禅宗道场。现在外边不管长长短短说什么,我们不管他,现在这些大寺院名啊、利啊,弄得这修行无法可修,我们这儿就是穷一些,没有什么钱,这也安定了,心安身安也好修行,看看是不是提早一点打般舟七,要有三个月九十天,昼夜不停的打坐呀,一天到晚的盘着腿子,到打般舟七的时候,还要学学制度,怎么样搞法,般舟七是终南山道宣禅师遗留下来的,我们能不能弄一弄,去年在那儿弄得不甚么好,不甚么好也弄了一下。按照这个般舟七是一百天,一百天行坐,行也禅,坐也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,你得身心安定,假若这样做你做不来呀,不勉强,叫你走,你要昼夜不停的在那儿用功,你没有搞过这个,你弄不来,可是这样,你弄不来不要勉强在这搞,勉强在这儿你打闲岔,要行一路行,要坐一路坐,要吃饭大家都到一起吃,不能随随便便你自己分开,那你要受常住限制,来去我们不反对,你走我们小反对,因为你守小来这些制度,你在这儿也是打闲岔,象这昼夜不停的在这用功啊!
 打般舟七方法跟禅宗有点不大一样,跟禅宗的目的是一样的,你们有一部分在社会上弄惯了,我们这儿跟关起来一样,你搞的来吗?要准备好,猛一下弄不了,多吃点茶,也希望你们在这里搞。在我们国家现在不弄这个了,就是云居山他也搞不了,原来我在那儿的时候,那也差不多,云居山他那个派别多,他不是一致的,说是都是虚老和尚的子孙法派,那不是的,那我知道,我在广东云门寺我就晓得的。说善知识是菩萨,这里面还有不是菩萨的,不晓得弄什么的,虚云老和尚开南华寺,那是广东省省主席李汉魂请他去的,请了好多工人修房子,工人就是要钱,你这房子修的好不好他不管,你先给钱。广东省那个李汉魂,他是战区司令,又是国民政府内政部部长,他是老和尚的徒弟,他到那一看,钱也花了不少,房子也修坏了,把那两个工头抓起来,在韶关监狱关起来,没有好久这两个工头就死了,那旧社会监牢很厉害哪,那南华寺事情没有弄好,也花了好多钱,我们这个房子也没弄好啊,你从外表看弄得挺好,大殿还漏水,瓦没摆好,瓦摆得太平了,它一下雨就往下漏水,要不赶快把它弄了啊,要不了好久它就会塌下来,那个木头都烂了,这个椽子都烂了,因为雨在上边存着不下来,要赶快弄,这里房子也不是很多,也不是很高很大,大家天好了,把瓦弄下来,搞一搞。#p#分页标题#e#
 解放后,佛教也吃了亏,那五台山能海法师,杭州灵隐寺大悲法师,西京卧龙寺朗道法师,广东云门寺有虚老和尚,他们这四位都很了不起呀,都是行解相应的知识,结果他们都死了,那你说怪谁啊?那个方便太多了,那个因缘所生法,那虚老和尚当时还没死啊,这些事情,你们刚来出家,有些事情不应该知道就算了,这是佛教史。有些事情知道一点也好,解放后,能海法师,解放前国民政府为了打日本搬到重庆那边了,能海法师到重庆那边建了道场,跟国民政府那些头头有点把来往,后来在重庆住不下又回到五台山。因为大部分都解放了,这些高僧祖师,他坐道场得时候,有些事情,有些人他不如意,三武灭佛,不是平平白白的就灭了,佛教说诸法从缘生嘛。
 云门事件我知道的是清楚些,因为我在那儿,那就是虚老和尚跟国民党有些来往,蒋介石、白崇禧他们那些人。他们一分析那就麻烦了,因为这里头还有出家人,也在那弄名堂,云门事件,我在那里,不是现在那个谁还在吗?他也在那里,河北省那个谁呀,我比他大十岁,我们都是在虚老和尚那里,因为这社会上.他想弄一个什么景,他跟这里边要取得联系,他不然他摸不住底呀,那个意思啊,就叫这几个老和尚都赶快死。云门事件那是准备了,叫老和尚赶快死,要真是老和尚死了也没什么好.就是那几个年青的和尚也赚不着什么便宜,后来政府有些人,也不喜欢这个样子搞,这年青人搞这老人哪,他们有些人也不喜欢他.云门事件.说赶快把虚老和尚打死,老和尚说:我不死,我要死我自己死啊,你们打我不死.那公安局长跟县长,叫那些年青的公安局的小孩,怎么样打,老和尚己经跟他们说了,我要死啊,我自己会死.不叫你们打死,落下这个名誉,因为老和尚他不是一般人哪,国内国外好多人都知道.那把虚云老和尚弄住就是两天两夜,那有原因哪,不是平白无故的那样子搞他.因为虚云老和尚,他那边就是两个派,两个政府在那里争啊,我们这出家人都不应该随顺在里边,在里边我们都吃亏,那是在武汉,陈铭枢,他要执行孙中山联俄拥共抗日,蒋介石坐南昌就把这个陈铭枢抓起来了.抓起来就要枪毙,虚云老和尚他到重庆去了,去跟蒋介石说好话,说陈铭枢他是个居士,他很好,很忠厚,委员长你慈悲啊,你就把他放了吧。蒋介石他很喜欢这个虚老和尚,他就把陈铭枢放了,陈铭枢他跟朱德、周恩来、李济深有点来往,他们这一班子人哪,都是跟着孙中山联俄拥共抗日的。因为云门事件,把虚老和尚抓起来了,把老和尚的弟子,旧社会国民党的将官,把这一部分人一共抓去十个,我怎么知道的呢?我在那儿当行堂,给大家添饭,下殿我下的早一点,来这摆碗弄筷子,我看到外面架着机枪,好多部队都把着冲锋枪,后来我们吃了饭,他们进来了,把这一百多和尚,手都举起来,不要动,把枪对着,那就是这和尚里头有坏人,他们己经登了记,当下用绳捆起来十个和尚,出云门寺的山门口就要证明,他有部队在那儿把守,那个时候就没饭吃了,我当了行堂,在山上砍一担柴火到乳源县去卖,六毛钱一百斤,米卖五分钱一斤  这一担柴火买十几斤米,有一个居士,姓袁,他要买我的柴火,他叫我担他家里去,他家跟公安局隔一个小墙,他背地里跟我说呀,昨天夜晚从云门寺抓的这些和尚都枪毙了,打死,最后拉到那个河边叫狗吃了。这些事情都过去了,现在很好,大家要好好的修行,那个时代嘛,也不能完全怪人家,这佛教里边也不好弄,那就是那个谁啊,不是现在还在吗?他是湖北人,他就是武昌三佛阁大兴老和尚徒孙,他现在也不说虚老和尚长长短短的了,他现在对虚老和尚讲的都很好啊,这些事情都是过去的事情,那不是别的啊,这里面有人弄名堂,不是说平白无故的政府就把这个和尚弄了,他这里面他有名堂,三武灭佛他里边也有人,虽然是虚云老和尚他那么大苦头,弄得死去活来,他里面有人弄名堂啊!
 不管怎么样啊,我们佛教还算存在,文革之间,把这个寺庙的菩萨啊,庙呀都打烂了,现在不是中央又拨些钱,这个样还可以嘛,我们在这儿上殿过堂坐香,人家也不来管了。一个时代一个时代不同啊,佛教跟任何社会没有什么冲突,白马焚经佛教和道教有点冲突,后来都过去了,社会上各民主宗教这名名堂堂的,佛教跟他们都没什么冲突  就说是文化大革命那么样子狠,你们年青的没看到,文化大革命,我在云居山,佛像也打了,庙也搞了,把这和尚也关起来,那这怎么那个样子搞呢?那也是有人在里头弄名堂啊,也可以说我们自己僧人没有注重。那个灵岩山印光老法师他反对乱收徒弟乱开期,这现在比以前弄得还麻烦一点,只要你有钱,就给你受个戒,弄得佛教这个样子乱七八糟的,这有什么办法?你佛教自己乱嘛,自己里边没弄好嘛,这个乱收徒弟,乱开期,为什么?不是为的佛法,为的钱!要不然弄个名堂作什么呢?这没有什么,你管他们怎么弄呢?这青原山是前边祖师的道场,跟谁也没有冲突,跟谁也没有什么来往,就这样住这几个人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这很快时间到了,我们这里依旧打禅七,打个般舟七,不是弄了两年了吗?前两次弄得不次序,以后要弄次序,现在也有住的也有吃的,也没有人来找啰尔吧嗦的事情,都安下心来,这里打般舟七是一百天,你们能不能搞?能搞的在这里,不能搞的你们方便,没有人来捣乱,就算了嘛。我们就这个样,现在因为他们也知道,佛教有历史性,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尊重,我们要知道历史,这佛教到中国来灭了几回,虽然是有人冲击佛教,但是也有人拥护,这现在庙也修得很好,经书也印得很好。
 原来我们这个汉族,鞑子他欺负我们,后来人们团结起来了,八月十五这一天杀鞑子。八月十五,佛教里有好多事情,庙里有“如方丈示”,“如班首示”,方丈代表一个常住,都是法位上的人,《法华经》说:开示悟入佛之知见。我们八月十五就是入佛知见,.从八月十五之后,班首师父要在禅堂里讲一讲,说一下修行怎么样弄法,我们重法呀,大众下了殿,由维那师父带领都到方丈,那名称叫“如方丈示”,这个很早了,就是我们要入佛知见,佛是什么知见?就是出世法,是个大事因缘,不是个小事情。我们和尚要尊重于法,八月十五如方丈示,如班首示,九月十五禅堂加香,十月十五起七,现在可能就是我们这个地方弄一弄,其它的地方可能也不兴了,我们不管他社会上什么长长短短的,我们也管不了,我们就是这个样,这里也好一点,没有什么钱,这个社会上现在就是为了钱相争,你没有钱嘛,他争也没有用。社会上说:不怕你真要钱,我真没有!真没有他也没有什么办法,八月十五以后啊,杂七杂八的事情尽量的减少一点,我们重点用功修行。
我们佛教他是出世法,他的思想,他的理论还是在这个世间上,就是不染,我们割爱辞亲、背井离乡到这里来,是不是能够放下?八月十五要拜月光菩萨,先念一个忏悔文,看是不是能拜通宵。是不是多做一会?我在云居山,上午四个钟头,下午四个钟头  我们打禅七以前把房子弄好,里面住人,住是大家住,弄还得大家弄,不这样怎么办呢?叫谁来弄啊?以后你要是弄不好啊,起七也得弄,这叫它烂了怎么能行呢?房子弄好了谁住啊?还不是这些出家人来住嘛。我在云门寺,老和尚准备打七呢,从天一亮就得做,做到太阳天黑,那你不做怎么办哪?
我们还要想想,佛在世就有提婆达多,有善星,佛还把他们当成善知识,这历朝历代的这些善知识,身边也有这些人,虚云老和尚身边就有性福和尚,又有那个谁,老和尚把他们也当成善知识,菩萨嘛,你对他怎么样他也没什么。虚老和尚到云居山安定了之后,就叫性福和尚当方丈,性福和尚又吃酒又吃肉,去场里买了个鸡子在那儿吃。后来虚老和尚看这不好弄,那几天四川有个海灯到云居山,虚老和尚想叫海灯作方丈,他也懂得教理,也会讲,他在云居山住了两年,头一年讲《楞严经》,二一年讲《法华经》,海灯一般人还惹不了,他会武术,象那个性福和尚他不下来怎么办呢?不下来虚云老和尚当时有个知客叫传清,这个人听说还在南华寺,他是上饶的人,是个大学生,他也不怕什么,传清他是知客代僧值,大家都在斋堂吃饭,性福和尚他是方丈嘛,坐在上面,这传清他往中间一站,他说:你这是什么方丈?你啥也不上,占着厕所不拉屎,你下来!就把他拉下来了,拉下来了,就叫海灯上去了。这性福和尚他怎么同意唉?他怎么想办法把海灯赶快收拾掉,可是三两个人想把海灯怎么样也不能,那海灯厉害的很,一个小个,很小的一个人,后来他没有办法呀,性福和尚他跟省政府有来往,假若海灯不赶快走啊,危险!海灯多聪明那个人,他就赶快走了,走了省里来了几个头头,又把性福和尚弄上去了,还是方丈。性福和尚又收了几个法子,现在云居山的一诚和尚就是性福的法子,他怎么能站得住呢?在这个社会上,不就是这个样子吗?虚老和尚他身边就有性福他们这么几个人,那有什么法子呢?我在云居山是行堂,给他们添饭,我弄这个的,虚老和尚他从云门寺来的人,抓了八个右派,抓到永修县,死了几个,海灯那个人聪明啊,他赶快跑了。政府也怕,假若你抓这个海灯啊,也不容易抓,你就是三两个公安局带枪也不中,他那个人厉害,海灯趁夜晚就走了。弄到这个时候,不管怎么样,佛教还是存在,有的地方还不是有人修行啊?听说这些老和尚死了都烧出好多舍利呀,这些舍利是戒定慧三无漏学所成,没有修行这个舍利不会有啊,安也安不上!#p#分页标题#e#
 没有什么,佛在世,提婆达多,善星比丘那样搞,他能怎么呢?他们这些人,我以前跟他们在一起,在一起能怎么呢?这个时候啊,就是这个样子,佛还没有办法,我们这些苦恼人有什么?也没什么,不管怎么样,要持戒要坐禅,这是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禅宗道场,大家在这不要管了,你管你也管不了,他们现在这些人都还在啊,就学佛嘛,佛叫我们忍我们就忍嘛,现在这个样不是还行吗?还有点饭吃,又上殿又坐香,难得,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时侯,把房子都扒了,这不是修起来了吗?我在云居山的时候,那时侯还有百把人,来了几千红卫兵,把这百把和尚都关起来了,关起来不晓得作什么,他把菩萨,经书一齐弄光了,这现在不是又弄起来了吗?社会上就是这个幻化,能不能看破这个幻化?能不能认真?我们是个佛教徒,提婆达多那个样佛能忍,提婆达多是佛的堂弟,你看多亲哪,善星是提婆达多的儿子,他们父子那样搞,虚老和尚在云居山,那性福几个人都是他的法子,就是专门社会上不喜欢的事他他都弄到老和尚头上,又是老和尚有老婆了,又是老和尚强奸他们了,你说这弄的什么呀!说这快快活活的很舒服,那当然是好过了,那你还会不会碰到这些事呢?碰到这些人怎么办呢?那你要学佛了,难忍能忍.难舍能舍,不就过去了吗?因缘所生嘛,这没有啥,人家把我们这个庙都打了,把菩萨经书都烧了,这现在不又弄起来了吗?弄起来我们就放下来好好修行嘛,你不这个样你另外弄个名堂都不行啊。我们也有外护啊,这是七祖道场,人家海外台湾、香港那边一听说这里也修起来,也坐香了,台湾往这里送了五部藏经,拉了几大车,这房子当时都弄坏了,日本来了几个和尚,因为他们是从这里传过去的,日本也有个青原山,他们日本人要修青原山,当地政府二他说我们还不敢答应,你们到北京去吧。到北京见了周恩来,周恩来就承认了, 那是我们国家的古迹,我们自己修,这个地方修的房子是中央拨款,江西这几个寺庙修的时候中央都拿了儿个钱,就是这个地方直接归中央拨款,这不是弄起来了吗?现在说出家人不管住多少,我们要安生在这儿.没有事,那是过去的事,  如幻如化,没有什么.要好好的持戒坐禅修行,过去的事都算了,不要提它了,过去了嘛,还提什么呢?你提你自己找你麻烦,吃完了,大家回去去吧。
 
 开示五十一
 种菜的师父,不管你什么人,到菜园子拿菜不行,菜园的菜是种菜的师父给大家种的菜,是常住的,有个别人到菜园子弄点菜,说我烧点菜吃,违犯了清规!他要弄,你这种菜的要给客堂说,客堂有僧值啊,你得负这个责任,你要随便把菜园的菜弄去了烧着吃,也不过午了,随便弄那个不行,不管是谁,就是说我弄给方丈吃,也不行。我们吃饭就在斋堂吃,不能自己拿去到寮房里吃,不行。不管是谁,你在斋堂里要吃饱,要是把斋堂的菜饭往外拿,这就违犯清规,立刻迁单!不管是哪的人,从什么地方来的。你们大寮里做饭做菜的,居士拿来的菜,任何人不准到大寮里拿,你说我给这个吃给那个吃,不行。你这个典座可是主要,要是不听话,跟客堂里说,立刻迁单叫他走,你这随便到大寮里弄这弄那的不行,你这典座要管哪,不管这个因果归你。要按丛林制,违犯这个,立刻迁单,不是个出家人嘛,他不能遵守佛教的清规戒律,不承认是个和尚。菜园的菜,你要随便叫他弄去了,你还是有因果,佛说法四十九年,就是讲因果,没讲什么。你违犯了因果你就不是出家人,斋堂里大家吃不了的菜饭都由大寮里收起来下一顿吃,谁随便拿着碗到大寮里弄一点不行,要是常住有事情,在外面做事的到斋堂里过二堂这个允许的,这有这个制度,我们不要乱搞,乱搞了不行,你这个拿一点,那个拿一点,那成什么了?这个名称叫“下客堂”,下客堂就是打官司,知客就按他所犯的规矩处理。
 佛教恢复了,中央说了,原来是个什么道场,恢复后还是什么道场,我们这里是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禅宗道场,前两年打七打般舟七,好像是打般舟七比打禅七还轻快一点,那个跑起香来还催香,这般舟七不催香,坐的长远,你刚出家的搞得来吗?你们搞不来你们就走,不要在这里,你说人家都坐的好好的,你把腿子一放,打闲岔不行,你违背了禅堂的制度还是叫你走,因为你不行嘛,打闲岔的。吃饭就是在斋堂里吃饱,慢一点不要紧,你这个僧值要招呼一下,我们这里是跟着佛制,叫“过午不食”,如来在世只吃一顿饭,后来佛菩萨慈悲,提出来粥有十利,老修行他们说,慢、烂、欠、转,就是吃了饭,要好好跑跑香,或是这个身体不怎么样,有点毛病那要跟维那师父请假,你在外边有事情,走的时候要到客堂告假,你自己要是随便走,你不要回来了,就是这个样,谁也不中,这是祖师的规约,一定是这个样子。#p#分页标题#e#
 这么样也可以,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多,常住是要有些钱,按说一个修行人,穷一点好,现在有些人不赞成这个穷,说越富越好,说是富贵修道难。丛林制,这个经济,到了常住来,不能由斋主们安排,到常住来得由常住安排,或者建设、修房子,你想在庙里做点什么,你就是把钱拿来,寺庙里边的出家人要做卜,不能他说怎么弄就怎么弄。寺庙里建设最主要是保持它的原貌,不能随随便便的改变,你一改变就把这个地方的风景、形象给改变了,这有因果,你白说没事。
 大众要吃饭,要穿衣,道场里要把这些事弄好。这现在四面八方的人,国家这个形势弄成这个样子了,政府也要利用佛教,说这个工厂垮台,从地方到中央注重旅游,旅游它这个收入,不需要什么本钱,它比开什么工厂都来的多,你开一个工厂那费多大劲呢?那五台山一个卖票的地方,从其它的地方你过不去啊,你的车走到那里,拦住了,上千上万的人去朝台,一个人三十块,一天来来往往千千万万的人,还有些人,家里有钱,到庙里出功德,庙里收入也大,乱了。说穷快活,穷快活,富贵多忧啊,出家人生活住宿,不要弄的太漂亮,太漂亮社会放不下。古代的出家人,三十年、五十载一个衲衣,那他确实是修行也好,见解也高,他清净嘛!我们修行人地方要清净,个人也要清净,地方清净,没有复杂的人来来往往,自己清净,不贪名、不贪利,不被名利所约束,这么才好用功。一切法门,祖师说要净心,心要净,你用功才有进步,你名名利利、是是非非的装一大肚皮,一时一刻要往外放,放出来就是麻烦,这样子结夏安居不行。放下,放下什么呢? 名利财色 ,这个名利财色你放卜来了,你说你还用什么功啊?古人说:放下即是。把这些名利财色放卜来,不就是现现成成的功夫吗?你这财色名食睡,在思想上、行动上干的都是这个,你也小会清净,越弄烦恼越大,越弄是非越多,越放不下越是放不下.越变越变的利害。
  ......天津大悲院倓虚法师讲《楞严经》,真空法师也去听经,那都是出名的人哪,吃饭得另外做点饭吧,倓虚法师说:真老您老听我讲这个经讲的怎么样啊?真空法师说:有的地方讲的行,有些地方讲的差一点。这倓虚法师人家也是了不起的人哪,赶快把碗往那儿一放,给真空和尚顶礼呀:老和尚慈悲呀,我哪里讲的不对?他提出来说:有一节文佛讲的是大乘,你讲到偏见二乘了。一说那就是的,倓虚法师他说:哎呀,多亏您老人家指示呀。你看看,那是开了悟的人,这真空法师还没有文化。他在北京,我没见过,真可老和尚去,我没去,老和尚总赞叹虚老和尚啊,他说高  星寺的老和尚他有点智慧,他没见性,那是真空老法师说的,因为他看过他的书。快解放了,别人都走了他不走,陈铭枢说:这些寺庙里的老和尚都走了,老法师您老人家有定力呀,您老人家不动。陈铭枢站起来,长跪合掌:老法师,您老慈悲,开示我们几句好吧?真空法师就讲几句,讲几句不讲了,您老人家大慈悲呀,再给我们说几名句。又说几句,他不跪那儿他不说。李济深去见他,跪那儿给他顶礼,真空老和尚就坐在那里,动也不动,有人就说:老和尚,他那么大官,您老怎么不站起来客气一下呀?真空老和尚说:我要是站起来扶他呀,我怕他受不了啊。真空老和尚,解放那一年他圆寂了,我在云门寺,佛教月刊登出来,说弥勒院的老和尚圆寂了。
 在家好多事情放不下,没有儿女也放不下,家里弄不好也放不下,你象这么多出家人他有什么放不下呀?他也有他的放不下,他东走西走的还不是放不下吗?放不下跟在家的放不下不一样,在家你做生意、做买卖,儿女不如意也是放不下,这要谈到我们来修行,你这些事你都要放下,你放不下,你那个修行不得现前,你不管做一个什么事情,你的目的都是想做好,或是自己的儿女都是想叫他孝孝顺顺的,顺顺当当的,这个不行,他不会满你的意,你说什么他也不会听你的,这就是众生知见,总在一起就是八苦交煎。
虚空千年万年,虚空不会改变,佛教的信仰等于虚空,他的见解、他的认识,他的实际,等于虚空,这样才对。说是皇帝那么厉害,他坐了江山他想弄谁就弄谁,你说这厉害不厉害?毛主席他厉害吧?跟他在一起,不管怎么出力报效,南征北战,他要弄就弄了。佛教可不是这个样,佛教怎么能做这个呢?就是不做这个,这才千年万年存在!不是讲出来了吗?与世无争,仁活万物,这是他长远的基本,这个不动,他仁活万物,不管你什么动物,他不害你,他不吃你肉,你说什么他不跟你争,你不就没劲了吗?那不是说光我自己好,叫别个不好,没有这个心。他不跟你争,你不就不气了吗?你不气了你就安然了。维摩居士跟文殊菩萨谈论佛法,说什么是不生不灭?恶法不生,善法不灭,这是不生不灭,这就是修行,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,学佛就是这样学,不是另外弄个样子,他想把他打倒,他想把他收拾掉,不弄这个,弄这个自己也不会长远,你看文化大革命把佛教弄那个样子,怎么现在又存在呀?他有存在的道理呀,他有存在的理由,他应该存在!那是人民信仰啊,这国家还不是靠的人民吗?要没有人民还有什么国家呢?你就是周恩来、毛泽东,他们也是人民,他跟我们一样,他那个思想、他那个作为都一样,你别说他们高啊,高什么呢?#p#分页标题#e#
 莲池大师规定,一个比丘,每天八、九个钟头的坐禅,看经学习一、两个钟头,这个坐禅的时间一定要超过看经的时间,那为什么阿难尊者久远劫以来就读诵大乘,他怎么还没有证果位呢?就是他的慧多定少。百千万亿见解人比不上一个行解人,行,他是做到了,行解相应,定入祖位。有人问南泉禅师:当时有五百人依止黄梅,为什么黄梅的正法眼藏传给了卢行者呢?南泉禅师说:人有五百个人,四百九十九个是学佛法的,.只有卢行者他不学佛法。
 马祖担了一担子水去种树,往前面走,走了四十里,碰见一个人问他:你到哪里去?马祖说:我去浇树。这人说:你的树怎么栽这儿了?你晓得这是什么地方?这己经离开你那里几十里路了。马祖又把一担水担回来,这都在道中啊!哪里不是修行啊?说搬柴运水,迎宾待客,都是修行,马祖己经到了这个样子了,担起水就不知道了,行不知行,都在定中,古来的祖师都是在劳动之中做功夫啊。
 我们就是没认真哪!被富贵荣华所约束了,又怪这怪那的,啥也不是!因为只顾着享福了嘛,要多弄钱,多弄东西,要住的好,吃的好,要随便,要钱多,现在就弄这个了,把那个实际的修行丢了。我们学古人,能不能学一点,沾一点?免得这些麻烦,相国寺要是没有钱,钱少一点,也没事,就是这个钱多了,有了钱就把这个庙修好。现在就是这个样,没有什么,我们就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时候来信佛,来修行,外面乱我们不乱,社会上乱,我们佛教徒不乱,这就是一个清净世界,不是在哪儿找一个,社会上你到哪儿找一个清净地方?哪儿都找不到啊,你在这社会上持戒坐禅修行,不就清净了吗?
 以前宗教局不是叫卖五块钱吗?现在卖一块钱门票,我跟卖门票的说了:没有钱,进去!烧香拜佛嘛,要人钱作啥?卖一块钱,吉安市政府说:哎呀,这个钱太少了。我说:不少,我们只要有饭吃,饿不死就行了。人家都说:这老和尚怎么这个样?他穿的衣服怎么还是那个样子?吉安政府来过青原山,都知道我,说:这老和尚就是那个样子,宗教局长说:你怎么修的这个房子啊?修房子这钱我不知道啊,这钢筋水泥都不是我弄的,人家送来的呀,谁送来的不知道,人家堆这儿一大堆,说是给老和尚修庙的,人家走了,我晓得从哪儿弄来的?你跟我算帐,究竟是谁拿的都不知道,你叫我说这钢筋多少钱,我哪儿知道多少钱?几个单位的头头都知道,这老和尚在这儿盖房子,这个钱不会少,至少也得一千万。我说我没钱,我哪有钱,人家送来的呀。
  我从云门寺回到太白顶的时候,我在火车上坐着,我在那里念观音菩萨,这一个火车上的人都在念观音菩萨,不管什么人都在念,那不是的,其实是自己在念,他们没有念,念佛要是念的纯熟了,这音声色相都是阿弥陀佛,这是有些相应了,禅宗说:尽山河大地都是一句话头,跟那个一样。
 
  附录
多年以来,老和尚的法脉传承一直是个谜,有人说他接过法,有人说他没接过法,老和尚本人对此也不置可否,就连老和尚的弟子,也都认为他没有什么法。有人问:“听说老和尚开悟了?”老和尚笑笑说:“你听谁说的?”有人问老和尚:“有没有法?”答曰:“没有。”有人向老和尚求法,老和尚说:“所谓求法者,无法可求,是名求法,你要我给你什么法呢?”并且援引虚云老和尚的话,公开批评滥传法的风气,终其一生,也没有听说他有传法的事情。
2005年7月25日,妙安法师出访马来西亚,幸遇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副会长、妙缘莲社住持素闻法师,素闻法师告诉他说,老和尚当年在广东云门寺与现在的香港荃湾竹林禅寺住持意超法师,一起接了虚云老和尚的法脉,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五世,并将法语展示如下:
示本达禅人
本觉真空一体同    达来万法悉圆通
印空印水印心地    玄幽玄妙玄真空
素闻法师说,他到云居山时,曾亲自问过老和尚,并且得到了老和尚的认同。
2005年10月12日,“虚云老和尚生平思想座谈会”在南昌召开,香港意超法师应邀赴会,妙安法师借此求证于意超法师,意超法师说:“确有此事。”一言之下,令人疑虑顿消,真相大白。 
妙安法师,早年依老和尚座下出家,参禅学教十余载,现为江西省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。老和尚在云居山禅堂开示时曾说:“妙安哪,他前世是我爹呀!”一句话,满堂皆惊,众人刮目。记得在青原山,妙安法师从中国佛学院暑假回来,老和尚正在大殿旁给我们讲六祖的故事,一听妙安来了,马上站起身来接到门口,并亲自送上毛巾、水瓶,这一举动,使我们在场的几个师兄弟目瞪口呆,老和尚历来绝少人情,对人对事二都没有什么情面可讲,平常我们给他磕个头,他都爱理不理,象对待妙安这样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,因此,更加相信老和尚话无虚言。谈到老和尚的神通,可谓是有口皆碑,众所公认,在云居山,人人都能讲出几个故事来,此次,在本书即将流通之际、妙安法师又带来了老和尚的受法偈语,其中因缘,实难思议。 #p#分页标题#e#
老和尚虽为临济正宗,却深藏若虚,自甘如愚,从不以法自居、传法为荣,乃至对于徒众也绝口不提半字,五十余年,了无其事,人不能知。观其一生行履,唯以真实本分示人,虽然德高望重,却从不应酬赴请,满地浮华,弃之不顾,为法竭诚,独守山林,其一生宗旨,全在于真修实践,力行佛法,并且以此自行化他,自利利人,日常开示,字字句句,殷勤恳切,无不以此为归,过来人方说过来话,若非亲蒙实益、于法自证者,谁能出此真诚肺腑之语?返观当世,高谈阔论,讲道说禅者遍天下,手执法卷,自命临济正宗者无不是,其中几人肯踏踏实实,牺牲片暇,到水边林下静坐一时?相形之下,老和尚虽不传法,却现身说法,以身表法,以实际行动来倡导佛法,教育后学,在他身上,集中体现着数百年来丛林之中的传统美德和出家人的高尚品质,他一生过午不食,自奉简约,终年衲衣蔽体,不离禅坐;枯木寒灰,宴坐于千峰影里,腾蛟起凤,进步于百尺竿头;早岁出家,追随明眼知识,晚年垂范,接引无怙学人;爱语可亲,慈悲无任,但依佛法,不近人情;在云门寺,坚韧不拔,作佛祖儿孙,住青原山,农禅并重,树僧人榜样;日常早晚随众,不辞劳苦,唯其年老躬行,最为感人,其所作所为,自始至终,不正是在真真正正的传法育人吗?一部《开示录》,洋洋二十四万字,饱含着老人一生的阅历智慧和殷切期盼,这不正是老和尚传给我们的一卷实实在在的临济正法吗?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四章 完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