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二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二章

 

开示四十五
五比丘得了道,就问世尊,我们得了道.要作人间的福田僧,我们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呢?世尊说:穿百衲衣。百就是一块一块的.衲就是用针衲.我们要吃饭哪?说你们要日中一食.我们住在哪里?说树下一宿.这就是人天的榜样,那己经摆脱了这世间上一切名利财色.托钵乞食,日化七家,不管吃饱吃不饱就这七家,可能也吃的饱,这个样子嘛,给后来人打下了安全的方向。你穿的是破衣服,你在树下住,你日化七家,你说社会上这个样子的人.谁来搞你?你不为名也不为利,世尊前面作了榜样,世尊生在树下,修道在树卜.转法轮也在树下,涅磐也在树下,树下就表示清净,我们要学佛啊,你猛一卜有点放不下,象古今这些修行人,那都不是一生两生啊,他累生累劫都在那儿栽培,为什么他出世为人跟别个不同呢?
这也是想起来我呀.我自己,我在家的时候我可不是说想出家成佛,不是的。我是听人家说这个成神仙,成神仙那就是第一条,不能跟女的有来往,来往就成不了了,我在家的时候啊,我十来岁我就眼睛不看女的,怎么呢?我是那样想的,我要看了女的我这个眼睛修不成啊,假若我这个手要是挨了女的,我这个手修不成,这也算是不管是想成佛啊,想成仙啊,他有这个因。我小时候,跟我们那个村庄的人不合拢,我到现在还有这么一个习气,不愿意跟谁在一起,就这孤单一个人,因为他种了这个因了。我们那个村庄里,男的长到十八、二十岁的时候要结婚,我呀,没有去看过,我不去看,我看那作什么?这天气要是热天,我一个人在哪里?或在树下,或在路边,我也不在房里边,这个也属于习气。因为一个村庄的人嘛,娶媳妇,新娘子来了,大家都去看,我不去,我就是这个习气,不愿意去。那是怎么回事?就是思想不愿意去看,或者是我呀,不是那个地方的人,或者是我自己也知道一点,我自己是深山里边的修行人,我哪能长期住在这个地方呢?我过几年我大一点我就要走,我不会在这家里,那看不惯嘛!这想起来嘛,家里这个事,小时候我现在想想,就是往昔劫种了这个因,我一个哥哥,他的老婆来了,老婆来了,我不说话是不说话,我也会看,对不对我还是知道.嫂子一来,我的哥哥呀,对我父母也不好了,我小的时候,有什么事情我哥哥都是很忍让我,对我也不好了,那就是女的没来,对于父母也好,对于兄弟也好,他这老婆一来,他就另外不一样了,变了。这也是他们要推我呀,赶快走!那就是我决不干这个!一个村庄里这些小孩长到十八九岁,都想娶老婆,我说了,我可没这个心,你看我才十来岁,等我大一点能走了我就走!我不在家。那是什么思想呢?怎么那个样子?什么思想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那个样。叫我跟村庄的哪个人来往也不来往,谁也不来往。我穿的衣服啊,母亲给我做,别个做我都不穿它·我自己也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。这七八个村庄都知道,后来我人点了,到十多岁了,我井不知道这去当和尚,不知道,我也没见过和尚,反正我是要到那个深山里边去修行,深山嘛,就是修行的地方,叫我在家我不干!看这个样子这个人哪,村庄人也莫名其妙,这也算是个因哪,你没有这个因他也不会这个样子,这很坚决,我谁也不听·我就是这个样,反正我大一点我就要走,我不会在家,我到深山里边去,我跟村庄人没有来往,于我没有关系,那就是前生种了这个因,一出世为人,就跟别的想法不同.他的石法是他那个样子,种了这个因他就要结这个果。他们说什么,若知前牛因,今生受者是,若知来生果,今生作者是.这佛教就是讲的因果,不管你说的怎么实际.就是佛教讲的实在。我们要晓得我们前生干什么的?今生受者是,你的思想作为就是你前生做的事,今生受。将来怎么办呢?今生做者是。这修行没别的,就是因果呀.有世间因果,有出世因果,世尊说法四十九年就是说的这个因果,因果不昧,三世诸佛成佛都是因果成熟了。
 出世法跟世间法是怎么回事呢?没别的,就是我们所做的社会上这一切,有染有爱,有嗔恨,有贪心,你所作这一切呀,都是世间法。你比方我们这个和尚,持戒坐禅,没有染没有爱,要成就戒定慧三无漏学,受戒要持戒,这就是出世法。这一切的行动,思想上没有染、没有爱,所作皆办,具诸佛法,那为什么我们出家人要离开家呢?因为那是世间法,你不割爱辞亲,你脱不了,他缠住你了,剃发染衣,出家受戒,这就是出世法,可是你要还是有染有爱,你虽然穿上了和尚衣服也不行,怎么?你还有染心爱心,虽然说这一切佛法是出世法,你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,应当知道这个道理,我们的方向、我们的目的,就是不染一尘,不生一念,这就是出世法!#p#分页标题#e#
大家有好多的菩萨在那里看经,这经好多啊,有时间看看也行,三藏十二部所指,就是明心见性,这是我们的目的,不要弄错!那你在这个世间上很难搞啊,不对了就被他们转了,这男男女女的,长长短短的这社会上啰里啰嗦的事把你包围了,要有一个很好的区别对待。反正现在我们也有饭吃,也不求谁,求他干什么?我们时时刻刻,知道我们是个佛教徒,我们是佛的弟子啊!佛生在皇宫他都不染,我们也学嘛,也不染嘛,不就可以了吗?
古代的时候,划地为牢,这现在你用大铁门你也堵不住,唐朝那时候建的制度,放到今天要加一些,不加一些制不住了。你看那高旻寺的规约他加了好多,金山还少一点,高旻寺那个老和尚人家很有智慧呀,是善知识,高旻寺打禅七,和尚、班首讲开示在里边转,本来是在外边转,他怎么改了呢?因为来果老和尚他有他的考虑,班首师父在外圈子走着讲开示,他这里边有些人靠着这个佛龛子睡觉,来果老和尚他就改了:禅堂里嘛,是时时刻刻用功的,我看到的时候是在里边,究竟现在还是不是,改没改还不知道。
那就是从林一定得有很好的教规,你光教规还不行,还要有人执行。常住里请出来的纲领班首,这纲领是专门管理教规,没有这几个人很好的管理的话,你光弄那个教规也不行,光靠纲领管理, 也管理不好, 还要班首拥护,班首的护持,班首要肯护纲领,纲领很尊重班首,这班首师父他处处都是护持纲领,从林里最主要的纲领,就是禅堂里维好,大殿里、斋堂里,出入往返是僧值,假若维那、僧值要是执行教规,你这班首你可得拥护他,那千万可不能说我们是子孙法派.那个不好。那你就把你班首的原则,任务,你把它丢了,那就自己要负囚果责任,那就避兔不了这个长长短短的,这个末法的人没有很好的教规管理,不要说了生死,想用点功都不容易,一定得有正确的教规,正确的纲领班首,才能把这个教规弄起来,大众要跟着这个教规来执行,上殿过堂坐香,出入往返,一切时一切处,时间久了,自己的修行,自己对佛教的认识就走上了正规。这一随便,就不行啊,有的事情也要两边说,跟大众也要说,跟纲领也要说,护持常住的一切教规,往前推进,没有这个不行,班首师父定要护持纲领,班首师父他就是跟方丈分座说法,和尚不在,那就是班首师父要负责,因为他是法位上的人哪,一定要精进勇猛的把常住的教规护持好!
不要从佛前走,佛前走那叫穿堂,那也算犯了规矩。为什么禅堂里有那么多规矩呢?这规矩外表是制身,实际是治心,你心一动啊,就有了一个隔阂。这禅堂里注重的就是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,有心即错,动念即乖,禅堂里就是这个样。那个意思就是你把你的,你自己的观点,你自己的想法,统统不要了,一点也不要留,干干净净的,你所用的那个功存在,要真是得到实际,你用的那个功也就转成般若大智了,你自己的本体自性发明了,看话头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见性,话头看的纯洁了,走路也是话头,吃饭也是话头,行住坐卧二六时中,都有话头在,把这妄想、昏沉、执着转成一个话头。你要念阿弥陀佛,完全是一个阿弥陀佛,你要持咒子,什么妄想也没有了,就是你那一个咒子,这是修道的开端,不这样不行,不然你老是那个昏沉妄想,那都成它了,你的正念就站不住了。那什么是开悟?什么是见性?你功夫要用的单单的的,狂心顿歇,歇即菩提,你那个妄想烦恼要休息,这般若智以现前,菩提心而不退,这都靠你这一念不生啊!你功夫不到这个一念不生、一尘不染的话,你这般若智他不会现前,那你只顾打妄想嘛!这也没别的,就是你这个妄想、昏沉太熟了,你这功夫啊,还没用熟,正用功他怎么打起妄想来了?就是没用熟啊,要知道,用功要生处转熟,你看这个话头、念这个佛号太生了,要把他弄熟,因为你这多少年,从父母生下来就会打妄想,弄惯了,你才出家几天呢?妄想昏沉太熟了,要专注一境,这样来做,把这个专注一境的功夫要做的很熟,睡觉它也在,坐香走路它都在,什么昏沉、什么妄想,都甩不掉它。什么是妄想啊?哪有妄想啊?就是你那个弄的太熟了,你把功夫用熟,妄想烦恼昏沉都变成了你这一句正念,自然就不在了,这就是用功。用个三年五载,自己可以得一个实际,那不是说你想怎么就怎么呀,不行,你把你所用那个功夫熟中极熟,你那妄想生中极生,一天两天不打一个妄想,那就对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古人提出来,父母未生以前本来的面目,那就是伪山祖师说香严禅师,香严他聪明啊,他在百丈老人那里他最聪明了,问他一句他能答复十句,问十句,他能答复一百句。后来百丈老人圆寂了,他依靠的人不在了,他就是文化好,也很会说,按这个禅宗来说,会说,文化好还不行。他就到伪山,他有好多文章,伪山当时他们同在百丈,他喊伪山师兄,伪山知道他,就说师弟呀,你在先师那里问一答十,问十答百,你到这儿来了,我不问你多,我只问你一句:父母未生之前,如何是本来的面目?要答复啊,他答复了好多,伪山说,你答复这都不是,都不是我所问的意思,就不承认。他好丢脸,他想着我这好多年学习,这一句都答复不出来,我还学啥呢!把他的文章诗句用火烧了,他那意思呀,从今以后不学佛法了,学了这么多年没用,被师兄一句话问的都作废了。后来就走了,往北方去,经过湖北,到了河南香严寺,那时慧忠国师己经圆寂了.他就在香严寺里种菜,因为他有底子啊,他用过多少年功啊,种了几年菜,挖地.地里有石头、瓦块,它碍事,就丢到外边,有一天哪,他拣了一个瓦片,往外一丢,碰在那个竹子上响了一下,他心里就明白了,他说什么:一击忘所知,更不假修持。忘就是忘我啊,我执法执都没了,见了性了。他一见了性啊,他一切都通达了,那就是伪山再问他什么他都会答复,这一说出了一个人,那了不得啊!后来传传,传到沩山那儿了,沩山下面有个仰山,沩山就说:师弟他己经过来了!仰山有点疑惑,为了弄个明白,不远千里,从湖南走到河南香严寺,古代哪有汽车呀?他还在那儿种菜,一到菜园里,都是熟人嘛,就说,我听先师说你己经过来了,如来禅你是明白,祖师禅你梦还没梦到呢!香严就说:师兄,你听我再说,去年穷,还锥脚之地,今年穷,我连锥脚之地也没了。这仰山就恭喜啊:佛门又出了一个栋梁!承认了,不但是如来禅,祖师禅也彻底了。象六祖说的,祖师禅就是只论见性,不论禅定解脱,禅定解脱就是如来禅,那我们懂得了吗?我们现在还不懂,不懂那不能算了。
 我们用功,禅堂里有两个方法,一个是看念佛是谁,一个是参念佛是谁,这个是云居山大慧宗果禅师提出来的,他就在那里作方丈,他是念阿弥陀佛、观音菩萨开了悟、见了理,他提出来念佛是谁。虚老和尚多少年都是叫看念佛是谁,看话头也就是观心,观心无念。你观这个念佛是谁,静观来处,不要用劲,那不是用劲的事,你去劳动要用劲,这看话头你不要用尽哪!我们不是气功,越轻越好,越细越好,只要你那个话头使它在,这些修道的方式方法都是摄受初发心的,有些禅宗的善知识,念佛是谁?究竟是谁?到底是谁?拼命的参,用力用劲,这只是刚开始一个初发心,你不这样弄一下的话  他这妄想太多了。看话头要细,细中之细最难明,直到寻到无寻处,始知凡心是佛心。这个心要细,只观看妄想的来处,落在何处,你不管妄想再多再大,你追究一下这个妄想的来处,确实你找不到地方啊,这个样子对付刚用功是有好处,你要不用这个,那就只顾打妄想了,你想念阿弥陀佛也不行,用力用劲弄不好他会出毛病,实在来说不要用力用劲,它不是用劲的东西嘛,做事要用力,这个话头你要用力用在哪里去呢?你只要细心的看着它,使它在,开始也叫想,你想着它,如母忆子,就象妈妈丢了小孩子,又象小孩要找妈妈,时时刻刻,忆念不忘,跟念佛一样,忆佛念佛,现前当来,必定见佛,看话头也是忆兹念兹,念念在兹,这个忆就是个疑,只忆不念,就是疑情,只有这个忆的念头在,不要起心动念去想,只照顾这个意思,只照顾这个疑情,总来说不要忘了,走路也不要忘,吃饭也不要忘,做事也不要忘,这时间久了,会有一个水落石出,用就这样用。
这用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,为什么难?一个是没用熟,功夫太生了,弄不好就到它那边去了,打一阵子妄想还不知道呢,想起来才晓得,开始用功就这个样,把你的功夫想起来,不要忘了,时时刻刻想着它,忘了赶快想起来。世上无难事啊,就是我们这个修行要难哪,有的弄了几年还搞不到一个水落石出,怎么?就是我们妄想太熟了,烦恼太多了,一动就被它转了。古人用功都是三十年五十载,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,这一天吃一粥一饭还动念头,你看这用功难不难?人家赵州老人是开了悟之后啊,我们这不管他开悟不开悟,生死了不了,你总要踏踏实实的把所用的功夫时时刻刻的弄稳当,外面的音声色相你不要被这个转,你虽然是没有离开这些色相,你不要去染它,出家人最要紧的要去爱,你要有这个爱,这功夫可是不容易用上,爱了嘛,变了,它不是那个东西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我们这个地方还好一点,现在有好多地方你不要说这个了,人家不是弄这个的,你到这里来了嘛,就要发道心,自己过去的长长短短,不管了,不要继续了,要自己决定行门,行住坐卧都把你那个功夫用上,这要很细心,很注意。
佛教里这一切规矩就在禅堂里边,三千威仪、八万细行都在这里,这个禅堂也小,住禅堂的人在外寮睡。按说禅堂大了,维那师父有个寮房,他不在寮房睡觉,他在那个香桌,靠他坐的那个位子,他在那里睡觉,禅堂里四个班首,堂主师父在西单后边那里睡觉,也不回寮房,作什么呢?禅堂里广单有人说话,他要管呀,不能说话,夜晚也要管,夜晚维那师父要查单,以前当值的有手罩,维那师父手提香板,那个手拿着手罩,你鞋子没摆好,他香板一拔,他有帘子,他把那个慢子一拔,看你睡觉有没睡好,睡觉吉祥而卧,这是学佛的,不能趴那儿睡觉,趴那里是畜生,仰着睡是修罗,这一举一动都要上正规,堂堂的比丘,人天的师范,不是个小事啊,不是随随便便的。禅堂里样样都是生的,跑香不会跑,坐香也不会坐,盘腿子不会盘,放腿子不会放,摆鞋子不会摆,你看禅堂里你这一动,都错了。你穿个鞋子,穿个袜子也有规矩,为什么有这么多规矩呢?就是制伏妄想烦恼的,三千威仪、八万细行这都是佛法,你这个烦恼,无明都是违反修行的,应该用这些微细的规矩来治。
比丘啊,可不是个简单的称呼,这修行人,要久住丛林,亲近有道德的,这里边住的人多,他里边就有修行人,什么是参学啊?看见哪个师父的修行好,就跟这个师父学,这就是参学呀,看那个人一举一动都有规矩就向他学,这就是参学,不是乱的,想怎么就怎么,思想上正规,你的烦恼、习气毛病,归宗一个正念,这样才身心清净,为什么这烦烦恼脑的,东走西走啊?功夫没上正规,烦恼、无名火,看这也不是、那也不是,光看人家不对,自己的贪嗔痴一点也不防御,这当什么参学呀?人家虚老和尚走遍天下,他走了一千多个县,差不多的县他都走过,他说:走遍天下寻知己,未识这个是知音,挑雪填井无休息,龟毛著处兴丛林,耗费施主钱和米,空劳一生遭苦辛。他说的都是比喻,善知识绝没有妄言哪,说的都是实在,踏踏实实,真实不虚.那么后来的人不能忘了善知识教导,一切时、一切处,就是吃顿饭,做点事也要踏踏实实的,就是一个实在,不要弄的虚虚假假,长长短短,说是说非,一出了禅堂门口哇哇讲话,那就没有功夫了,有功夫哪会这样?白天是妄想,夜晚是梦想,这不都成了这些玩意了?确实的功夫没有用,自己要深生惭愧!要认真!催板。
 
开示四十六
都是这个样子过来的,我们要学诸佛菩萨,也从这里走,这是个老路。老路是什么样子呢?也就是从生灭达到不生小灭,这个样子来修行,免得走冤枉路。虽然是我们吃饭穿衣,一举一动,要按说应该知道这是无常,早上吃了饭中午还要吃,不吃行吗?不吃不行。我们要知道,我们吃饭,为的修行,为的不生灭我们才吃饭,我们道场的目的是修道的,修道的目的就是不生不灭。整个社会上所有的行动,乃至国家建设,这都属于生灭,我们在这个幻化世界上达到不生不灭,我们修行的过程还不能违反了生灭,因为你的生活,你的住处,就连我们的信仰,跟这个社会不是分开的,虽然不是分开的,也不能染,这才没有问题。你要是有抵触,一定要分开,分什么呢?因为释迦牟尼佛说的,众生都有佛性嘛,我们跟他们分什么呢?一个有觉悟,一个没有觉悟的问题,这没有什么争,争什么呢?好象是在这个争的时代,有些事情不争还小行,我们争是为了修道来争,不足贪名图利而争,我们在这个幻化的时代,有些事情你要是不争啊,这些事情你也弄不成,你不得不争,那就是人家要摧残我们这个佛教,前面这些善知识,他也不得不争一下,争也就是为了我们佛教能在这个时代存在,旁的有什么呢?我们在这个生灭不停的时代,我们赶快修行,要努力,天气凉快了,要把你所用的那个功夫啊,一时一刻也不要放松,松了你就偏离到那个生灭之中了,你应该知道,我们学的是不生不灭,虽然学的是不生不灭,你搞起来还是生灭,北方看话头,你一会在,一会不在.那不就是生灭吗?念阿弥陀佛·一会念了.一会又没有念,你还是生灭,一提不再提.一枝香 ,一天一时一日一月一年·你所看那个话头在,虽然是你这个身体属于生灭.你用的那个功夫他不属于生灭,这才行,那就是要发真实道心,把这些长长短短的习气去了。要按道场,一进八月,那就是要认真了.到九月,要加香,那就越弄越紧张,到十月要起七,起七就是万缘放下,单单的的要做到克期取证,这才是真正的道场,不是吃喝玩乐的,扯七扯八的.我们要认真,在这一年,在这一个月,要得到实际行动。#p#分页标题#e#
禅宗讲见地.我们有佛性.这是自性法身,不是修来的,有佛性就会成佛,古人说,水清月现.古月照寒泉,泉中且无月,月自在青天。天上那个月亮照在泉里边,泉中可没有月.月在哪几.月自在青天。这些佛菩萨拿着有形有相的东西,把我们自性的本体表达出来,我们跑香坐香为的这个,我们吃饭穿衣也是为的这个,这一举一动都是为的修行.为的修行才吃饭,这色身他虽然是个幻化,幻化空身即法身,从这幻化之中得到实际,这修行就是这个样,你说修行是个什么样呢?这修行什么样都不是,你要有一个形相就属于生灭,《金刚经》说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哪有什么样子呢?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佛出世说了种种的办法,都是要让我们见到这个佛性,这个佛法就是怎么样也对,怎么样对是对,你有一个执著心,怎么样也不对,在这一切行动中,没有染,没有执着都对.你不管说什么,你有一个执着心,有一个妄想心,你有一个嗔心,你在那拜佛也不对,念佛也不对,修行人要断尽贪嗔痴,贪嗔痴要不甩掉的话,你修什么也不行。佛说的这一切修道的方式方法,以净心,以净缘成就我们自性,自净其意是诸佛教,自己看经拜佛,一定要达到见性,目的要晓得。
~一他在那个铺上睡着,鼻子往外流血,嘴里也流血,老和尚看见我去了,他就摇手啊,说:你赶快走啊,你赶快回禅堂,你要不赶快回禅堂,公安局来了还要打你呀!他这手指着说:我这骨头都断了!你说要不是菩萨,没有相当的护法呀,你有几个也不中!他有愿力呀,不管他有什么业,有什么因,这菩萨他有愿力,或者是这一个阶段没有那一个人也不行。那就是应该放心,佛法是永远存在的,就是怎么样摧残,他是因缘生法,好象是应该存在,这不是说另外靠圣贤,不是,佛教是人民信仰的呀,有人民就有佛教,就是你怎么样摧残,怎么样破坏,人民还是要信仰,这就是佛教存在的第一条,哪里有人民,哪里就有信仰!
要按说一个真正的佛教徒,在什么环境,在什么时候,就是我们这个身体受刀山剑树之苦,信仰不能放弃,这就是信仰!要知道这是究竟法,信仰是彻底法,是究竟法,就是外边怎么样摧残,我们信仰不能丢了,这叫真信,真心实意的信!含外面有一点境风,就不信了,那不是真信.要真信哪,外面有一点境界,马上就放弃了,我见过不少,解放初期.有一点境风,哎呀,我可不是佛教,放弃了。发菩提心.是真正的信仰,随缘发心,随缘来出家,随缘来不信仰,这现在有啊,文化大革命、社会主义教育,一遇着境风,好多的都不信了,到现在有一点好转又来了,这不管怎样也算信仰,不过不是坚固信仰,坚固信仰,那就是不管什么风起来,信仰不能放弃!就是说我们为了信仰,受什么苦我们也不放弃!要真心实意的信仰,不要弄的虚假,佛教是真实不虚啊,你弄个虚假就不行,你终究站不住脚,我们要一信到底,直至成佛,这才是真正的信仰!
都是禅宗道场,原来的禅堂现在坐香不坐不知道,以前从高旻寺出来到金山,你从这个禅堂出来到那个禅堂,这禅堂里住的人,十个人就有八个懂得禅堂的制度规矩。杭州那里的西天目他也是坐香,现在没有了。以前天童他也坐长香,解放以后他中断了,因为那些人一住都住几年,他什么也知道了,坐香腿子不疼了,功夫也会用,他就很如法了,你现在他在禅堂没有住几天就不住了,腿子也没有练好,规矩也没学会,功夫不晓得上没上正规。现在啊,确实困难的多了,禅堂里住几年,他没有妄想了,他经过几年的锻炼,妄想也少了,功夫也纯熟了,那才是真正的用功啊,这现在他这个地方去几天,那个地方去几天,他在禅堂一坐,这个腿子疼,算了,他不坐了,再跑到别的地方看看。你就是以前的念佛堂也坐香,因为念佛绕佛,坐下来止静,你还要盘腿子,腿子不疼才能安心念佛啊。这历代的祖师开道场,好象是这个念阿弥陀佛要方便些,百丈禅师建立清规他就提出来了,修行以念佛为稳当,外面有佛加被,念佛法门有信愿行就行了,那就是参禅跟他有点不同,怎么不同呢?参禅的人也不靠什么加被,也不靠什么支援,虽然是不靠护持,还是有护持,你坐禅得有龙天拥护你呀,这坐禅是诸佛加被呀,你虽然没有那个要求,这诸佛菩萨怜悯众生,如母忆子。就是你不容易信仰,你那功夫不容易纯熟,跟本来说还没有踏踏实实的来用一个阶段,以前禅堂里打禅七,有的打三个七,打七个七的很少,因为他这一年来,在禅堂里过夏过冬,他功夫锻炼的有了一个踏实,再一打七他很容易得好处。禅堂里按它的正规,从大进堂,是学腿子,学功夫,学禅堂里这一切制度。这现在也很方便,有的不坐香,早晚上个殿就很不错了,现在弄成这个样子!现在新开的宝峰,大部分都是年青人,还算是强强勉勉上个殿,这坐香谁愿意坐?他没坐惯嘛,假若要是经过一个阶段,他得了坐香的好处,你不叫他坐,他夜晚他自己也要坐,你现在安排好叫他坐,他也不想坐,他不会用功,他腿子疼,制度也不熟,要知道他的困难多,道场里要成就初发心,初发心难,那怎么呢?他样样都不熟,最主要的他自己不耐烦,他很不耐烦住到禅堂里边,他不耐烦的原因,是他也不懂得、也不认识这个禅宗,或是出家在乡下小庙,或是出家他师父也不知道,或是他师公几代都不知道,你想你自己都不知道嘛,你徒弟怎么能知道呢?说勉勉强强的住几丛林,现在你走吧,哪里有规矩啊?你就是说这高旻寺,他这以前最讲规矩了.来来往往有人哪,说那里也不怎么了,金山来说,基本上没有了,都变成社会游玩的地方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古代的出家要容易一些,因为他道场里专门成就这个,这现在这个时代跟那时不一样了,这南昌佑民寺那也是禅宗道场啊,马祖建道场就在那里,这些禅宗道场年代多了,人也多了,都变成了市场,来来往往的人也不断,这个时代呀,你就是很发心,很有道心,或者是染缘太重了,净缘太少了,佛教这些道场改变成赶经忏,这就不好弄了,他小是修行了,他为钱,象那南华寺也是禅宗道场啊,现在也不弄了,就是弄一下也是外表,重要的还是想多弄那几个钱。要跟着佛教来说,这个钱多了它打闲岔,钱多了他就要另外弄个什么名堂,为什么现在不好弄呢?就是你这个道场的负责人哪,他不是真心实意的修行,他要多弄些钱,他跟社会上的人再有来往,本来我们出家人割爱辞亲,自己的父母都不来往了嘛.怎么还跟社会上这长长短短的来往啊?你象那个佑民寺、宝峰那差不多的居上都是女的,要按说这个寺庙里边哪能长期住女的昵?那不能啊,不能他现在要住嘛,你看这谁也没有办法,谁也管不了谁,这个时代了,你就是想管,你没那个权力管。现在这些头头都是那个样,那你说象这个样算了!那个不能算,应当发一个很高尚的志向,就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都不修行,我也要修行!我是出家的嘛,就是这一个道场里边都不修行,我自己也要修行!不管他怎么样说。
祖师很提侣这个苦行,古人说什么:若参禅,卜痛砭,高峰死关闭五载,长庆坐破七蒲团!高峰妙禅师他在西天目倒挂莲花,上边大底下小,他在上边打坐,他不敢睡觉啊,一冲盹掉下来就摔死了,在上边坐的时间长了,他冲盹掉下来了,护法韦驮就用手托住了,他问韦驮:象我这个样精进勇猛用功,天下有儿个呀?韦驮菩萨就说:你不要以为你这了不起,象你这个样的人呀,多如牛毛,你这个骄傲心哪.我不护你法了!这禅师又继续打坐,打坐久了他又从上边掉下来了,韦驮菩萨又把他托住了,他说:你不是不护我法吗?韦驮菩萨就说,你有了惭愧心,我还是要护你。
佛教历朝历代的这些善知识,都是为法忘躯啊,死了算了。那个东林寺站在山门往南看,有个山峰很高,那上边有一个寺庙,这事好早了,古代住着很多人,人一多呀,没有相当的教规他就乱了。这个方丈很有道心,领导大家持戒修行,有一部分人道心就差一点,也就跟现在差不多,经常有些女居士到他那里去,夜晚住下来不走。这个女居士到庙里面,就是在客堂招呼一下,其他的师父不要去说话,你说什么话呢?这个方丈说他,他不叫说,大家有些不听方丈的,方丈的意思就是说,你不听我的,我跳山崖死了算了。吃了早饭,他准备走了,他那侍者看和尚这个样,就跟着,到了那个山崖,这和尚就从几丈高的山崖跳下去了,跳下去有一个大手把他接住了。后来这些师父晓得和尚跳下去了,就找了条小路,把和尚背回去了,这为什么呢?就因为庙里住的有个女的  其他出家人跟女的有来往,他说也不听,那就死了算了。这样一弄啊,这庙里的师父都有惭愧心哪,也不叫女的来了,也不接近了。
清净道场嘛,出家人割爱辞亲,爱就是妻子儿女,既然都离开了,怎么还在庙里长长短短的?这是不应该。这男女他能染,社会上这生死就是男女,出家人要远离名利财色,这是妨道的。一个出家的比丘,要持戒,要坐禅,因为你没有力量啊,境界现前你不染不行啊。有些人还特别要想染,这好多地方,男男女女的在一起,那就避免不了啊  我们一天到晚讲戒律、讲修行还避不了嘛,何况你在一起说长说短的?现在已经弄成这个样子了,还是下苦功,要坐禅,长庆坐破七个蒲团,这就下了苦功啊!他打坐不是一天两天哪,坐破七个蒲团,也不是三年半载。这占人都在苦中修道,高峰死关闭五载,长庆坐破七蒲团,我们不要说坐破七个蒲团,坐一个都没坐,可能也不想坐,你要了生死到哪儿去了啊?人家能坐破七个蒲团,我们坐都不想坐,要不是常住里有这个规矩呀,我看不想坐的人还不少。在以前也有,禅堂里跟维那师父告假,合个掌,这支香想不坐,告个香假,维那师父要是不准哪,他好气,维那准了,他好喜欢。这为什么呢?这就是往昔久远劫以来,在这个出世法上很少栽培,有些师父很好,很喜欢坐,有些师父不行啊,不想坐,你叫他坐呀,他还有意见。佛经说:若人静坐一须臾,胜造恒沙七宝塔。这是提倡,叫我们坐啊,能够在禅堂里打一坐,你就是往禅堂方向走七步,就有很大的功德。修宝塔的功德虽然是大,但他还是属于有形有相,静坐他是无相法,他是出世法,宝塔虽然修的好、修的多,他是有形有相啊,这坐禅是无相法,真正的出世法,须臾之间都得很大的好处,诸佛祖师叫我们诵大乘经,念诸佛菩萨圣号,不想念,为什么不想念呢?就是我,我不想念,禅堂里打坐我也不想坐,他也能说出来个不愿意坐的理由。要实际来说,叫你坐,发的是菩萨心哪,这个怎么也不能拒绝,别人叫你来坐香,叫你上殿,你应该感谢他,这就是现前善知识,得习惯这个事,要称赞别人,学习别人。#p#分页标题#e#
入海算沙.不要说海,就是别人拉一车子沙,这辈子也数不完!自从识得曹溪路,了知生死不相关,他说了:若将妄语诳众生,自招拔舌恒沙劫。这些禅师都在保证啊,这都是真的,一点也不假啊,你得相信哪!这一天天的凉快了,大家赶快用功,人命无常,要加紧,要把这个生死当成个大事,这在外头出坡做事也得用功啊,处处都好用功,有个什么时间呢?你虽然是没有盘腿子,你在外头做事走路,锄草种菜,担担子,这一切的事务,你的思想都要在功夫上,不是说吗?禅堂里坐香,外寮里香坐,禅堂里打七,外寮里七打,都在功夫上。
只论见性,不论禅定解脱,这不是正法呀?我们要是这样子认识,我们就是正法,那你要是贪嗔痴,做这些违法乱纪的,这不是末法吗?这末法不是这个时代,就是这个人,人要是末法,你不就是末法吗?就像虚老和尚说:你们不穿和尚衣服了,你们要结婚,这不是末法是什么?以戒定慧三无漏学修行,这不就是正法了吗?你贪嗔痴,吃喝玩乐这些事情,到外面乱搞,有些地方,他有几个钱,他在街上买栋房子,老婆孩子在那儿住着,夜晚住那儿,白天到庙里弄几个钱,你看这不是末法呀?到哪儿找末法呀?有些地方,老修行一天到晚还是在那里修行,这不是正法吗?正法、末法,像法,不是那个时间,就是个人作的不符合佛的戒律,不持戒,不坐禅,这就是末法了!那一天到晚在那里精进勇猛,在那里修行,这不就是正法吗?你这执着心,不就是末法吗?闻到佛法不退,从生到老,尽来来际,都是修行,这自己的正法不是现前了吗?到哪里去找正法?到哪里去参学啊!你受了三坛大戒,不染世缘,常修梵行,这不就是正法住世了吗?
这现在这个样子了,你不要管他,你只管修行你的。那就是在这个社会上,混了这么多年,所染所贪,你把这都要放下来、放下来就是修行,不是另外还有个修行,没有贪心,没有染心,没有爱心,这样处处不就是修行嘛,修行是自己,不在他人。你说哪个地方不好修行、哪个时伺不好修行唉?你既然能打妄想就能修行,妄想是从哪里来的?都是自己要打妄想,自己要用功,不是别人给的,不是别人送来的,都是自己的,佛法叫心法。
现在各地方办学校,古代的善知识,他就是依止一个高僧,研究一下就行了,现在开这么多佛学院,能不能出个把人呢?这不好弄。现在搞什么?都是吃、钱,那个地方吃的好,那个地方钱多,这样怎么行呢?应该知道,这吃的好,这玩的好,这不是修行  要是吃的好玩的好是修行,释趣牟尼佛还在雪山修行啊?迦叶尊者七世荣华,乐在山林,这就是榜样啊!这修行人那都在山中,现在时代不同了,山里边的寺庙现在变的跟城里差不多了,云居山比其他地方要好些,那也是原来虚云老和尚打了个底子。这现在社会上的也想住在上面,没别的,就是有钱了,有钱社会就要占了,没有钱谁来啊?他就为了钱嘛,你兜里要是没有钱他来这里作啥昵?我们不管他社会上怎么弄,我们只管弄我们自己的,这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好处,国家制定的有宗教政策,你要用什么功你就用吧,你把你的妄想烦恼去掉嘛,你继续他干什么唉?这习气毛病要好好去了,自己染的自己去掉,要赶L快修行,用什么功都要持戒。《楞严经》上说,任你多智禅定现前,不持戒还是不行。现在这个时侯并不是不懂啊,懂得很多,都没用上。
现在要按说也算清净,我们这儿不搞其它的,也不传戒,也不做法会,也不攀缘,就是持戒坐禅,也不是没有饭吃,也不是没有衣穿,也不足没有房子住,那就放下来嘛!一心一意用功,常住尽量的少打闲岔,在外面做点事情动动身体也好,现在初发心多呀,一天到晚光坐你也坐不来,做事不要忘了把自己的功夫提起来,搬柴挑水,迎宾待客,这都是用功啊,哪里不好修行呢?把自已的习气毛病辗转的消失,自己的功夫一天到晚在这里搞,忘了赶快提起来,不要叫它丢了,行住坐卧都是修行,那还说什么呢?催板!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二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