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一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一章

 

开示四十三
 他这一说话就露出来了,这个很容易,那一年解放了,赵朴初、巨赞,他们几个人在北京,意思啊,想拥护佛教,发的心倒是个好心,因为虚老和尚大家都知道啊,他们跟虚老和尚去信,说时代不同了,要老和尚改变他的宗旨。老和尚说:你们要改你们改,我这里一个字也不能动!佛法来说,有个什么时代不时代!迦什佛说的法,释迦牟尼佛一个字都不改,这不是常住的吗?这有个什么不同呢?这弥勒菩萨龙华三会说的法跟佛四十九年说的法一个字都不改,那有个什么时代不时代的?你是个修行人嘛,好像是说这话呀,对于佛教也没有个认识,那就是这个社会上一变动,我们马上就不修行了?不是那个样子,社会上改变它改变嘛,它改变也不过是把我们佛教的庙扒了,佛像砸了,经烧了,它要烧嘛,你有什么办法?这出家人哪,得有个主宰!不管是老出家的,新出家的,你一定要知道你为什么来出家,出家是干什么的?那就最主要的,不要把你在家里所染的,所知道的长长短短,你不要带到寺庙里边,带到庙里不行,社会上没有别的,就是吃喝玩乐呀,说说笑笑啊,我们佛教可不弄这个。你要知道出家是为了了生死,为了修行,古人说为法忘躯啊!你有这一点困难你都过不去?释迦牟尼佛往昔劫修行,要舍一千个转轮圣王头,这菩萨行菩萨道,头、目、脑、髓都给啊!我们在庙里吃一点苦头都不行啊?那么,不管你是观点、想法怎么样,佛教的制度一点都不能改!这千年万年都不能改啊!你一个人怎么能改的了呢?改不了!你就很大的本事也不中,你这个人也不过就活那么几十年嘛,你做的事业,是善是恶,后人会有一个很好的评论。
这现代人知道好多,就跟虚老和尚说:学问装了一大肚皮,涨死了!他背了好多经,研究了好多戒律,他都知道,知道是知道,他是对付别人的,他不是自己行的,有什么用呢?佛法里边得不到一点利益,就是学一点嘴巴皮,能辩论,你辩它作啥呢?佛法是常住不灭的,你怎么弄也弄不了,这谁也弄不倒!
我在云居山,人家把菩萨、把经书都烧了,喊我们几十个和尚开会,有的干部说什么:你们当和尚我们不怪你们,这是历史的责任,那么最主要你们要改!过了一个阶段,他们又是三查运动,又是这运动那运动,你们年青人没有看到过。我在云居山是放牛的,云居山喂了二十多个大水牛,我吃了早饭就把牛赶到山上,牛找一个地方在那里吃草,我回来弄点饭吃我又去,我回来的时候也就是下了殿,把牛赶回来了,牛在那儿都有房子,我们三个人放二十八头牛,慧通师、性天师,牛赶回来关到牛栏里面,回自己房去了,正好走到那山门口,唉!山门口就是大批判、大斗争,就在门口跟前,谁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那厂长啊,书记啊,一天到晚都讲的很好,不晓得怎么把这厂长、书记弄住了,叫他们跪在那里,说你是当权派,你的问题向人民群众交待,不交待对你不客气!后来不晓得怎么搞的,又弄了七八个和尚也在那里跪着。他们说时代不同了,这真是时代不同了!这现在我看也不好弄了,街上,帮我们修房子的王居士,他有个舅在吉安市当市长,行动都是小包车呀,美的很哪!开车的把他送到会场里,另外一个当官的公布了,叫他下来了,一下来回去走路回去,车子不让坐了,被他提拔的人统统卜来了,他的儿子、他的媳妇、他的亲戚,凡是和他有关系的人,一下子都下来了,把他气的呀,也算是好,还没气死,放不呀。
我看还是当和尚好,不管怎么搞,和尚不会这样,这和尚也有些放小卜,文化大革命打菩萨的时候,就有些和尚跳江死,自杀的也有。时代不同了,有个什么不同呢?佛法还不是这个样吗?现在人也不少,庙比古代的考究.就是人的修持、戒律比不上古人,没别的,那就是说的多,做的少。会说的人不少啊,学的多是多,记住了,凡是在群众之中有些事情与他合适,拿出来了,对付别人的!戒定慧三无漏学也是对付别人的,不是自己踏踏实实来修行的。你真正的修行人,管他这个干什么呢?他是他,你所用的.这个功夫,一天到晚叫他在,他那个就钻不进来了。本来自己出家,割爱辞亲,背井离乡,你不是打了这个底子吗?打了这个底子不是很好嘛,你这才是学佛的,佛也是割爱辞亲哪,长长短短的他也不管了,背井离乡,离开了自己的本土本乡,想必是有个重大的事情,修行啊,修行是大事!你自己决定一个法门,你们可能都看过《华严经》,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那些菩萨都是久远劫以来,恒河沙劫不改不变,以这一个法门自利利他,我们也学这个,这一个法门,三十年、五十载不改不变,得一个实际,你已经割爱辞亲了,你家里也不会管了,你也管不了了呀,人家也不请你管,那就一定的在佛教之中得一个水落石出,得一个实际,那就不辜负自己的出家志向啊!一定要修行,一天一天地有所进步,不要嘴说说,说说有什么用啊?没有用!最后还是哄住你自己了!#p#分页标题#e#
一个事情弄错了,终身要吃亏。太白顶有个真可老法师,他想着收皈依弟子也有好处啊,佛教度人呀。时代不同了,你得注意,你不注意收个人不合适就危险。真可法师他是唐县南边三十里,有个净业寺,他有两个哥哥也出家了,都是很有文化,收了些皈依弟子。那个时候土改很认真,土改的时候,那个真可老法师收了个皈依弟子家里是地主,土改的时候,河南那个地方挺野蛮,越是苦的地方对于地主越厉害,这个地主跑到那里,真可法师本来也是个好心,就给他弄个和尚衣服穿上,说:你走吧,躲了吧!过了好几年,地方查出来了,你没有做就没事了,你这一做啊,要不叫人知道那不容易。有些人知道了没有事,有些人知道了他会说出来,那就麻烦。村庄那地主多少年都不见了,跑哪儿去了?有人知道,就是净业寺那个老和尚搞的,乡政府马上就去找他,土改的时候你包庇一个地主,那就很有问题了!把那个老和尚逮捕了,劳改队里弄了二十多年,今年什么时间人也不在了。我跟他很熟,那就是在这个时代说话做事.你都得明白呀,不明白吃了亏还不知道。
寺庙收人是个很大的事情,你收到个不好的人,凑到因缘成熟就麻烦了,那就是全国都知道的云门事件,那是个大事情,云门事件,死了几个和尚,就是为了收个人没弄清.那就解放了,湖南郴州,里面都是山区,那里有个寺庙叫苏仙岭,那里有好些人,我以前在旧社会那个寺庙里边见了不少人,阿弥陀佛在那里显过圣.也是收徒弟引起来云门事变。原来那个地方的保长,他身边有些人,也有武器,后来越弄越紧张,他在苏仙岭站不住脚,穿上和尚衣服了,另外有个师父在云门寺住,他是在苏仙岭出的家,就叫他回云门寺的时候把他带去。云门寺的出家人嘛,带去知客也没有怎么问他.就住下来了·那虚老和尚在那儿嘛,解放了,也不能出去化缘了,地也不能收租了,大家都在那里开荒地,我也在那里,就看到从那边马路上走过来好多部队,离我们开荒地不远,部队分成两支,就把我们这一百多个开荒地的和尚包围了,就喊;你们和尚赶快回去!大家都回到云门寺去,前边有个放生池,山门那里有个场地,叫大家都站到场子里边.部队始终把云门寺围起来,喊虚老和尚也出来,叫老和尚坐到中间照了个相,从那边有个公安人员带了个老和尚,说:你看这一百多人哪个是你徒弟呀?他看了看说:这个是我徒弟。那公安局马上就把那个人抓起来了,那就是苏仙岭地方的保长,把他一抓去呀,那云门寺都出了问题了,跟虚老和尚说:你这一百多和尚都是干啥的!叫老和尚签字,那就出了事。每个人都要登记,老和尚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他还是知道,就跟那个前几年圆寂的满觉首座,他是最相信老和尚,这现在说说没有什么了,满觉首座他出家前在西北胡宗南部队里是个军官,老和尚就跟他说:你可不要说实话呀,这现在登记呢,你要说实话就危险!他要说他在家是个工人,做什么工或者就没事了。老和尚又跟他那个徒弟叫妙云,他是国民党一个当官的,教他:你就说你在家是种地的,你不要说你是大学生,在政府里干过什么事情,可能就过了这个关.他说什么呢?他说:比丘不能打妄语啊!要给人家说实话唉。嗨!这一说实话,在云门寺里边登记,妙云登了记,我看哪,把他登记的上面划一道,记住了。他说他在家是当官的,下一个就是我登记,公安局说:你是哪里人啊?你到这里来干什么的呀?你是河南人你怎么到广东来了?来的原因你讲讲!你为什么来?我说:我以前听说老和尚很有道德,,来亲近他的。就把来的原因说了,也没有啥事,说:你家里有多少亩田地?我说:我我家里有几亩早地,也种人家几亩,收成了有饭吃,天干了、淹着了吃饭都成问题。这算是登了记了,没有什么。一登记,把你住在哪个房子也登上记,把你门口弄个号码,大家都登完记,就说什么:你们夜晚房子都不要关门,这大门也不要关,绝对没有土匪来,我们在这儿保护!登了记他有号码,他夜晚查夜,他到你那门口一看号码,到房里问问,是你没有事,要不是的成问题,这越弄越紧张!有一天下殿,我们都在斋堂里面吃饭,我在云门寺当行堂,给大家添饭,我们这几个人,还有同安寺的那个慧参,还有智悟,还有了悟,这些人可能都不在了,都看到窗户外面站着几个当兵的,手提着枪从外头进来,说:不要动了!你们吃饭吧!我们把饭一吃,人家进来了,进来就抓人。那天哪,抓去十个人,逮捕了。 那诸法因缘生啊,要不从那一个人身上引起来,也不会发展这么严重。#p#分页标题#e#
佛教在这个时代存在,虽然是现在这个时代很好,也没有什么事,那你也得注意,要错了还是不行啊。要时时刻刻的说话做事,特别是来人,来这些人要注意,要问明白有没有身份证、戒碟,从哪里来的?到这里来干什么的?我在云居山客堂负责的时候  那就是第一条,你把你家里电话号码赶快交出来,马上就跟他家里去电话,这都是公安局的安排。我们现在也不弄这个。现在呀,这个道、那个道很多,尤其是法轮{功,他们有些人着急了,他会把和尚衣服穿上,对佛教很不利呀,要注意!要是有几个隐藏在我们里面,政府弄出来了,那就麻烦。你看着现在没有事,说有事就有事了!全靠太家,大家要护持常住,每个人都有责任,不是光这几个执事,常住以无事为兴盛.古代外道隐藏在佛教里面的好多啊,印度那个狮子尊者被皇帝杀了,那就是外道弄的,从古到今,这些外道总想钻佛教的空子,佛教出了事情,每一个人都要吃亏,就跟云门事件一样,那么多的人吃亏呀,有的死了!有的弄残废了!这都是出了事情,你在这个范围你就有责任哪,这叫同业别报,希望常住安稳,不出事情,大家好好修行。
说是一时一日一月一年,光阴易度,我们用功夫就在这一月一时一日一年之中,道场成就就是成就修行人,这个吃饭、穿衣、住房子,这个别人可以成就,你的功夫,你的见解自己去做。不晓得七月十五到了,七月十五是个期头,期头是有些事情要常住安排,修行人你只照顾你的功夫。我们天天要吃、要用啊,这都要有个规划,有些菩萨师父们,有的人种了好多菜,是不是要过过秤?有的人他自己休息的时候也去种菜给大家吃,跟着市场的价钱,常住给几个钱,因为他辛苦了嘛,以前是这么弄的。到后来,这有些出家人是想几个钱,有些出家人他不想,叫过秤他也不过秤,就拿到大寮里给大家吃了。出家的人要学佛学祖啊,佛菩萨往昔,都是常修供养,要行菩萨道,那就更高尚了。要真正的行菩萨道,满众生愿,那头目脑髓都要舍,何况这几斤菜?一个菩萨要内舍外舍,外舍就是金银财宝这一切,内舍就是制心一处,内舍、外舍、大舍、一切舍,这修行人不能光靠别人给唉,六波罗蜜开端就是舍,你自己种的几颗菜供养大家,这也是舍呀,了生死就是能舍呀!
我们是学佛的,要制心一处,你用的功夫,要时时刻刻现前,这妄想烦恼,人我是非都要把他舍掉。说是这样说呀,我们的习气毛病以后还是要放下,要时时刻刻的警觉自己,白天夜晚,时时刻刻在那里修行,在那里用功,它妄想烦恼、人我是非它不是少了吗?古代人在山中修行,用功用的落堂,什么是落堂?就是不断了,踏实了,我们现在一会儿有,一会儿又没有,这是间断,说要打成一片,赵州禅师三十年不杂用心,他就是功夫成片了,我们要学就学这些祖师啊。白天如是,夜晚如是,行住坐卧,二六时中,功夫都要时时刻刻现前,这是道场,道场就是这样,修行就是这么样搞,那就不管他人长长短短的,你只照顾你的功夫。虽然是你做点什么事情,你是身动了,你这心要制之一处,不被身动所约束,长期就是这个样,这不就是一个道人吗?到哪去找修行啊?修行不是找的,就是自己。
佛教他是有些制度,在家佛教徒也要有制度,没有制度不行,七月十五要讲好多制度,丛林七月十五,正月十五有好些事,这七月十五请的书记、班首,班首就是圣位,书记就是贤,这个道场就是出贤出圣!丛林下请的这个班首、书记是终身制,可是这样,你要是犯了根本大戒,还是要迁单。道场里边要有养老堂,要有如意寮,如意寮是怎么回事?禅堂里边的如意寮,禅堂里边的人或是身体不好、‘在如意寮只能住三天,不能多住,那你要是身体严重就送到这个外寮的如意寮,实在这个病要严重的很哪,他另外还有个房子,要住到那儿,吃水吃饭常住还要派人照顾。丛林制,跟这个社会上都差不多,社会上干部到老了也退休了,庙里边有养老堂,或是一个院,或是几间房子,按常住制度,到七十岁,就送在养老堂,客堂里派一个师父给他们打饭打开水,有这个制度。这人哪,谁还不生点毛病啊?另外的还有些制度,当纲领,当行单,不是说当一辈子,老了也要到养老堂里去。这个班首的寮房,年纪大了,另外有一个房子,常住也要派一个人,那也叫香灯,给他们打饭打开水。我们这些出家人,都是别井离乡啊,在家老了还有子女后代啊,我们出家人孤身一人哪,你住在常住里,我们住在道场里要关心这个道场。大家去出坡,去做事,去种地,去砍柴火,你也要去搞一搞啊,不搞一搞也不好弄。互相之间同参道友别人有了病也得去看一下子,你不看一下,以后你生病了谁看呢?这都是因果。#p#分页标题#e#
有一个出家人,名叫海蓝,他就是性福和尚的徒弟,不管是老年人,是什么人有了病,他不去看,别人死了大家都去念阿弥陀佛他不去,这个我很知道,因为我在客堂多少年了,这些老师父有病,我招呼一下,或是派个人去招呼一下,他要是实在不行了,帮忙念佛,这海蓝他不去。后来他有病了,他要叫客堂喊人招呼他,他洗脸洗衣服都要用开水,你要招呼他呀,那可麻烦,他一天要用水洗这洗那的,总得二十瓶。后来我找了一个人,我说:海蓝有毛病了,你能不能去招呼招呼他?就是给他打个开水。这个人说:我招呼他!我只给他打两瓶开水,他要打十来瓶,叫我跑来跑去的,你跟他说,我一天只给他打两瓶开水,要不行我不招呼,你客堂一定要我招呼我就走!你看这弄的,送往生他不去,别人死了念阿弥陀佛他不去,人家有病他不招呼。我看云居山死那么多师父,就是他死的呀,顶苦了,我还没看过那个样死的,那也不晓得怎么搞的,他人揍没有死,还活着哩,他那身上就烂了,我跟大家说:这人己经不行了,大家帮帮忙,我看他还没有断气,他是那个样的,他是方丈的徒弟嘛,他平常有几个钱,都是买的好衣服啊,两双被窝,都是骆驼绒、丝绵,他这棉袄棉裤有几身,都是丝绵、骆驼绒,都是很考究的衣服,那天也很热,唉!他把这些衣服啊,都穿上,把他这个被窝都铺到底下,上面盖着,这么热他都那个样,我看他那意思啊,这东西都是我的,我要是死了啊,我都要穿走。过了两天,他真是断了气,那个房子里边那个气味呀,我招呼一些师父去安排一下,个把两个人也弄不出来,叫谁去谁不去,后来,我就勉勉强强的我进去了,他那里有个箱子,我把那个箱子拿出来了,还锁的挺紧,弄开了,有几件衣服,有四个海青,都是新的,客堂里收了几个沙弥,刚来出家,没有海青,我说:你们这四个人哪,弄点万金油把鼻子抹抹,弄个卫生口罩。把那个往生龛子抬到他门口,就不好抬了,他那个衣服啊,因为他身上己经烂了,没有断气他就烂了,后来我找了一个剪子,就把他那两床被窝给他拉下来了,弄到外头,赶快搁到佛印桥那个河里边泡泡,后来还是把他那衣服都给他拉下来了,我说:弄一个破被子,你们四个人在四个角兜着.往生龛子已经弄到门口了,我就招呼着弄出来,把往生龛子门开开,这个门朝上,把他一放就可以了。有一个人哪,现在还没死,叫寂祥,他是海灯法师的徒弟,平常那个人还可以,他在外边,他们四个人哪……
  我在云居山那么多年,发生的那么多事情,我真算是相信因果呀!朗耀和尚做方丈,做到最后他给自己修了一座房子,就是斋堂旁边那个勤息楼,房子也做好了,一切都弄好了,就准备第二天住进去,头天晚上他开会回来出车祸摔死了,你看这是不是因果?常住的土地,任何人不能给自己盖房子,搭茅蓬,你犯了就不行!作为一个方丈,丛林不振,教纲不张,现生或遭恶报,临命终时,堕落三途。你不要说我还没事,你有事,你要背这个因果。
 九旬结夏最后一天普茶:大家多坐一会儿,那么今天是七月十五九旬结夏安居,今天又叫佛欢喜日,佛在世啊,四月十五到七月十五这是九十天,这些诸大弟子,或在山林,或在树下,或在山崖石洞,入定了,这九十天不动,有的断了见思二惑,证了阿罗汉果,有的破无明见法身,证到菩萨,大家都到佛那里,说他们得到的实际,佛啊,很喜欢,这后来人就把这个日子叫佛欢喜日。后来佛教到我们国家来了,七月十五这一天啊,很隆重,得做很大的佛事,我们这儿就简单了,我们这是禅宗道场,不弄这花里花哨的。吃普茶很早了,在唐朝的时候,庙里就吃普茶,那就是赵州禅师,云门胡饼、赵州茶,金牛饭,德山棒,临济喝,这都是禅宗的。临济祖师呀,要有人亲近他求道,他先把你骂一餐!这德山,他得法在龙潭,你要问他佛法呀,他身边搁了一个棒,棒就是棍呀,不管你怎么样,他先把你打一餐!禅宗,不是打就是骂,到现在还是这样说。
这个七月十五吃普茶,遗留下来很多事情。这赵州禅师,有人到他那里去,那时候没有客堂,一到庙里就见方丈,把背夹子,高跷担子往那里一放,赵州禅师就问:你是新到的还是旧到的?从来没有到这来过,就是新到的,或是来过,就叫旧到的。说:我是旧到的。说:你吃茶去!他就开了悟。说:我是新到的。说:你吃茶去!也开了悟。他那庙里有个当家的,他有点放不下了,他说:和尚慈悲呀,我在你这儿住这么多年,你这里修庙我都操心呀,外面来的人,跟你一讲话,你说吃茶去,他怎么就开了悟?赵州禅师说:监院师,你吃茶去!这监院也开了悟。这古代的人,根机很利,闻到佛法一言半句,当下解脱。你看六祖这几个祖师,好多学者,一问一答就开了悟。你们大家也出家好多年了,这七月十五,九旬结夏,都是在那里用功修行‘,不是这个、那个的、是修行的,不是东弄西弄的呀!他们有些地方,这夜晚,还要作好多的佛事,我们这是禅宗道场,不弄这个,越清净越好.常住也没有什么,吃这个普茶一年十次,吃普茶古代还是有些制度,班首师父跟方丈,他这个普茶他不拿,他不拿是不拿呀,你这库房里还要给他送那多麻烦哪。凡是这个普茶剩下来的,大家带不走的,都归当行堂的,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当行堂的,帮大家添饭添菜很辛苦.这个普茶留下来都由行堂跟大寮里他们来吃。那一年我在云门寺,老和尚没有讲这么明自,他说说他就回去了,他这个侍者把上面的普茶拿回去了。老和尚说,你这个小家伙不懂规矩,我这个普茶我不拿我是供养行堂的,行堂的给我添饭,你赶快送回去。#p#分页标题#e#
最要紧的事情,这九旬结夏,要有相当的功夫,要了生死啊,为什么今天佛欢喜呢?这些在山林树下修定的弟子,有的断了见、思二惑,证了阿罗汉果,有的破无明,见了法身,这是菩萨,都得到成就,今天佛很欢喜。你看我们弄的这个样,有几个断了见、思二惑?今大要是有些在家居士拿些供养,供养大众师父,那就是有贤圣僧,是这个样。
我们这些出家人都是离井别乡,社会上最穷的人,就是出家和尚,出家人上无片瓦.下无寸土,这寺庙是国家的。这出家的和尚哪能一天到晚劳动呢?那不能劳动!我们这出家人尽量的减少事务,这世间的这些事尽量减少,这叫无争,做什么呢?他是专门修行的,这个和尚啊,他不怎么接待四而八方来的人,他不怎么管,因为他只顾的修行嘛,他管也管不了,他也不喜欢管.那就是在家佛教徒.尽量的在家修行,居士嘛,居家而修,囚为你到寺庙里面来,你的习惯一切都跟和尚不一样,或是不招待一些也不怎么好,要是招待嘛,他也嫌打闲岔。你们这些居士,尽量的在家里修行,大家没有吃完的,就装一装,弄个小袋子装装,回去再吃。僧值师父在中问说一句:没有吃了的,大众师父把东西带回去!马上就回去了,敲锤引罄站起来,问个讯,都回去吧。
开示四十四
可能要坐满能坐四十多个人,现在行,以后要是人多了就在底下坐,禅堂这个位子啊,班首师父要是多了,维摩龛那两边有几个位子,那是班首师父的位置,僧值、知客,东单头是知客坐的,要是在禅堂里有什么事情跟维那能说说.僧值在西单最前面的那个位子,僧值什么时候进来呢?就是打了抽解,大家去小净,维那还在外面.大家都进来了,差不多坐好了,这僧值从外面进来,从东单头慢慢走到西单头的位子,他走这一圈子作什么呢?那就看看,哪些人没有来坐香,是看这个的.这僧值权力很大.早课楞严咒放掌,他中间一问讯,他出来了,到韦驮臀拜三拜.到祖师殿拜了就到伽蓝菩萨拜.伽蓝菩萨拜了就到大寮里看看,一个是礼四圣.一个是看看.走客堂门口前.往里面看看有没有闲人,到大寮里火烛看看。僧值他是从林里防火防盗一个头,他礼四圣.主要是看防火防盗,有些人虽然是客堂里住下来了.究竟怎么样你弄不清啊,走到上客堂门口,往里看看,有没有人不上殿,礼了四圣回头来.楞严咒念到帝衫瑟帝衫,进来,从西单进来到东单,走一个圈子看看,把他的具放到前面第一个位子.放好之后就站到大鱼子跟前,站是这么站的.楞严咒念完了,或是有普佛.要招呼人敲敲犍槌,看看铛子,磬子,小木鱼子,都得有人敲啊.这僧值他是管大殿和斋堂,大家念阿弥陀佛身金色或是念观音菩萨.他就问个讯.从东单转到西单,站到那个班首后背.班首带班绕佛,他在后头看,有人走错了.不应该走那个地方他走那个地方.这僧值都有责任。人多了,还要插班.人走不好了还要喊,或是他隔两个位子不往前走.或是站班站错了。有些地方念《弥陀经》一个站法.念《忏悔文》又是一个站法.要听僧值师他招呼.或是排班,这是念《弥陀经》.跟班就是一个跟一个.准备念《忏悔文》.是这样弄的。现在我们这里也没有弄.没有弄也没有什么.大家还不是念嘛。
大殿里边,有个告假,还有个销假.还有临时告假、销假,这都是身体不好.有点毛病,你不上殿都要向僧值告假呀,在什么时间去告呢?三阵大木鱼.僧值在功德箱那个拜垫上拜三拜,他从西单要转一个圈子的时候.你在那一边站站着,向他合个掌,也不说话.这僧值也不说话了,就是晓得你这是告病假。告了假还要销假,你身体好了,跟大众一起进大殿,你看到僧值拜三拜要过来了.你就在那个罗汉位子那里站着,向他合个掌,这就是销假。
斋堂里要按以前的制度.僧值看到你三天没吃饭,才允许请假。这斋堂里、大殿里僧值作主.你要出山门有事.得到客堂告假.为什么有这些制度呢?没这些制度不行,有人随便!你有什么事情不是说一定不叫出去.这是道场嘛.是修行的.你到外头跑什么呢?外头一跑都是生心动念,外面也就是男男女女的,出家是个修行人嘛,你到外面作什么呢?这有饭吃,有房子住,有衣穿不就行了吗?你到外边跟在家人常来常去那是作啥昵?自天是这样,夜晚基本上不能出去,你万一有什么事情,出去也可以,你得有事啊,客堂要说你这是个小事不能出去,你也不要烦恼.他是助你道的嘛,不叫去就不去,或是允许你去了,你回来要到客堂去销假呀,晓得你回来了,你不要怕麻烦哪!这都是为了修行,要帮助修行,才有这此制度,要不然要这些制度干什么,没有这些制度,你到处乱跑,你的功夫用不上!这都是为的修行,不是为了修行,佛菩萨也不能立这些清规戒律,你得知道这个都是好事,这都足你应该遂守的,不足麻烦,就跟经上说,应如是降服其心。你心动了!你心不动,怎么能到外面去呢?你要知道这都是打闲岔的。客堂里、禅堂里,知客师父,维那师父这都是善知识,助你道的,你可不要说管的厉害了,不管不行行。不但我们这些人,就是证了果位的这些菩萨,一时一刻不能离开了佛,离开了佛,弄不好就会堕落。#p#分页标题#e#
说常在从林,遵守从林的制度,为什么遵守这个制度呢?这个制度啊,都是提拔修行人的,你得知道是好事,你得很尊重啊!这是实际。规矩跟戒律差不多,你既然受了这个戒嘛,在思想上你甘愿、应该,你想了生死非守戒不可,不要说哪来这么多事呢?为什么这么多事?你咋这么多妄想、习气毛病昵?这些制度就是要治你!这就是道场里面的责任,没这个责任不行,成就不了修行人。说一个出家人要久住从林.遵守清规戒律,到外面跑跑.你心动了,祖师说: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。你正念已经失了,就是你思想上已经动了。你打了妄想,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,我们非这个样不行!这就是路头.这就是修行的道路,说是修行人得知道路头,什么是生死?就是你这啰尔吧嗦的,东想想西想想,你这些妄想、执着,这个就是生死!你这个不了啊,你想了生死不行。开始一个初发心,要吃得苦,要耐得烦,要受的委屈,成一个好法器,成一个真修行人,这才行啊,你不是你住在这个丛林干什么呢?就是为了了生脱死我们才住丛林,一定得念念在兹,时间久了,规矩也学会了,功夫用的也很纯熟,这不就是老参师父了吗?什么是老参师父?就是懂得修行、懂得规矩,遵守常住的清规戒律,这就是老参师父。
从七月十五之后,就是准备打禅七,打禅七要吃饭吃茶,大寮里吃的都要有准备,以后天凉快了,还要准备柴火,准备菜,就是说到街上去买,大部分都打了药水,我们还是自己种些菜,油盐弄好,有吃有住,四缘具足好修行啊!这修行都得有一个外缘帮助,有房子住,有饭吃,这不就是因缘成就嘛!丛林就有这个好处,你一个人住到深山里边,你真有相当的见解,路头清楚可以,你见解不明白,你路头也不知道,你住在深山里面怎么办呢?你出了问题怎么办?
我以前年青的时候,在那个太白顶,前几个月我还到那儿看了看,那叫刺沟,刺沟上边有一个茬篱园,住了几个出家人,我在那底下听说这几个人路头不明白,他这三四个人说什么呢?说:你是准备怎么走啊?他说:我在水里走!说:你准备怎么走唉?说:我要在火上走!问:老修行,你怎么走?我在刀上走!你看这胡闹不胡闹?后来这几个人都死了,茬篱园那边深山沟里有一个水潭,一两丈深的水,他一个跳到那底下浸死了,象住山都有砍柴刀啊,另一个把他自己砍死了,还有一个弄一堆柴火,他把他自己烧了,这些人哪,都是不明白,那一个他弄一堆柴火点着了跳到里面了,火烧的很厉害,后来他又爬出来,爬出来,己经烧的那个样子了,几天就死了。这没别的,就是路头不清,不明白。要在道场里住,懂得规矩,懂得路头,有参有学,知道修行,不会错路,那就没事了。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你执著心就是不对,一个人他什么也不懂得,你跑到深山里边可怎么办呢?说吃的也没有,什么也没有,你就是胡打妄想。一个出家人要有参有学,要听过经,要懂得教理,还要懂得道场的制度,你不然你自己弄的魔里魔气,就不行啊!要正正白白的,要多看看大乘经,千万可不要看外道典籍呀,这些道门书都不准看。你皈依三宝嘛,你受了三皈就不准了,有些人还看社会上这小说,看它做什么呢?这经书都看不了嘛,初发心,先看看律,不是说嘛,出家人五夏之前专研戒律,五夏之后方可听教参禅,有次序,不要自己弄的长长短短的。
出尘上士,这飞锡高僧,在我们国家古代最有名的是邓隐峰禅师,他夏天住到五台山,冬天住在南岳下边有个铁佛寺,那就是邓隐峰禅师他开的。邓隐峰禅师他老了,他就问,这死怎么样好些呢?坐脱立亡,司空见惯,他不是,他要头朝下,脚朝上,他死了,他穿那个衣服还不往下落,还顺着他那个身体。禅师一个妹妹,这都是过来的人哪,到那就说:哥哥,你这一生颠颠倒倒,你临死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呢?颠倒着死,按说他们这些人哪,都很自由啊,他愿意死就死,他不愿意死,他不死,他怎么样死就怎么样死。我们不用说头朝下、脚朝上死,就是我们睡那里、坐那里死,就还不容易死。古代的这些祖师,他都敢说一个什么时间死,他有这个把握,我们不行,我们都在这儿,我们都在这里空过呀!要死的时候不死不行,那你非死不可呀。
西湖灵隐寺,这很早了,印度那边也有个宝掌和尚,他是汉朝的人,他看那个灵鹫山上有一节山峰飞走了,他想找,他看往东边飞走了,他说我要找到了,我就在那里开个道场。古代的时候从印度走新疆那边不好走,流沙河,河里没水,风吹沙子跟流水一样,叫流沙河,他就从南印度走海路到广东,到处的寻找啊,找到杭州那边,他一看,原来灵鹫峰飞到这儿了,他就在那里住下来了,这是西湖高僧第一个。他打算在那里活一千岁就死,他在那里又是修庙又是怎么,弄的很有劲,到了一千岁,他忘了死,又过了七十二年,他想起来了,你看他们这些人平常不动心不动念,都在静中啊,念头不动死都不知道,你看佛教这个多深远啊!后来想起来,那得死了。宝掌和尚怎么叫宝掌呢?他这手心能现三千大千世界,他可不是一般的和尚,他身体上的骨头都长在一起,这西湖高僧传,记载这个的是莲池大师,很赞叹宝掌和尚。他为什么那样自由啊?我们也有,就是我们没有好好的修行,我们要是踏踏实实的一天到晚用功,看得破,吃得苦,我们也可以。赶快用功,这个时代有些事比不上古代,古代修行跟现代一样,不是说古代修行快一点,现代慢一点,不是的,快慢在乎个人,不在乎这个时代,这个时代是个什么样?什么样都不是,你说这一天一天是个什么样?修行是无形无相的东西,你不要执着那个时代,本来不生灭,要弄个生灭,这样不行。#p#分页标题#e#
禅堂里面一个月,维那师父要讲四回话,讲什么?讲规矩。维那师父只能讲规矩,不能讲修行。班首师父能讲规矩,能讲修行,是这个样。斋堂里面僧值师父一个月讲四回话,初八、十四、二十三、初一,僧值师父在斋堂里讲规矩,讲大殿里不要犯规矩,讲斋堂里面不要犯规矩,出入往返,这一天的规矩。这维那师父讲规矩的时候,班首师父都出去,为什么呢?班首师父,他是法位上的人,在丛林他是善知识,他以佛法教导大家,这纲领执事讲话他不要听,过来的人,是这样。僧值师父在斋堂里面讲规矩,方丈不去过堂,僧值师父讲规矩,彼此之间说的都很客气啊,往中间一站:班首师父慈悲  维那师父慈悲,两序上座慈悲!你看这说的多客气呀?自称学人,学人有两句话要说说,这听到不是很好吗?斋堂里僧值讲话不能提名,这个人就是犯了一点规矩也不要提名,只能把这个规矩说一说,说这个规矩是常住制的规矩,不能犯,你要在大众提他的名字,他心里好烦恼。这个人没跟客堂打招呼自己就出去了,在斋堂里也不要提名字,就是说,不能随便出门,进出要告假。禅堂里边维那师父讲规矩,就是某个师父犯了规矩,讲的时候也不要提名字,就把这个事说说,你要不提名字就是给大众讲的,你要一提名字,大家都知道他犯了规矩,这个也看看,那个也看看,弄得他不喜欢。道场里这些制度都是前边善知识他们立的,香板由维那师父管,你走头一个圈子,他在冲盹了,打一下,要走第二个圈子,他还在睡觉,就不打他了,有这么回事。佛祖制的这些规矩都是对我们有好处的,我们出家人不是当参学吗?冬参夏学,冬天要参,夏天要学。以前正规的丛林哪,夏天要讲讲经,请法师讲经,道场嘛,要成就净缘。你在打妄想,烦恼了,肯定没有功夫,要做到真参实学,得会参禅,语默动静、开言吐语都在净缘上面,把功夫用上,以悟为期,把自己的功夫一提,早晚开了悟,了了生死,才算结束!那就是不结束不行!话头不要放松,嘴不乱说一句,心不乱想一下,这不就是修行的菩萨嘛!
 用功还行,要是没有用功不就可惜了吗?东走走,西走走,这里住几天,那里住几天,你没有追一追,你的功夫怎么样啊?你是个出家人哪,你用功没用功唉?这修行人要一时一刻把自已的功夫当成最重要的事情!古人一用功就是三十年五十载,你在那儿东走走西走走,你用功没用功啊?本来出家是修行的,你有没修行啊?好像就是把和尚衣服穿上了,也方便,哪里也有饭吃,找点衣服穿也容易,这就不好办了,怎么?没踏实。假若功夫要有进步,他不会乱跑了,也不会乱打妄想.因为你只顾用功啊,没有时间跑了。就是说你用了,你用的什么功啊?随口答出来:我念佛!倒好啊,念没念呢?《弥陀经》持执名号,一日乃至七日,一心不乱,做到了吗?
这功夫用不上有原因的,一个腿子疼,再一个功夫太生了,烦恼了,东走西走,跑几个地方啊,更不好办。要跟着古人学,三十年五十载,把自己的功夫弄个水落石出,这古人用功可不是东走西走啊,住一个地方就是三年五载, 十年八年不动。功夫人还没有上正规,到外头是不是当参学呢?你现在到外头你参学谁啊?你参学什么唉?到处都差不多,放又放不下。丢又丢不开,提又提不起来,自己一个不在乎·要按说这里还好一点,其他地方可不好弄了,你对我有意见,我对你有意见,都是意见,他想收拾他,他想收拾他,为什么呢?为名为利,旁的为什么呀?说自己割爱辞亲,自己背井离乡,你到佛教里面为名为利你看多划不来!既然自己把这个和尚衣服穿上了,要作和尚的事唉,,迦叶尊者,七世荣华,乐在山林,抛弃荣华富贵,最初我们出家说看破了,看破红尘,什么是红尘呢?你贪的、爱的、想的、舍不了的,这不就是红尘嘛!红尘把你包围了,你以为你还很快活,你有什么快活?到处都是这个样子,能不能放下来作功夫呢?你选择一个法门,从生至老,一生做去,能不能这个样呢?可不容易放下,或者事很多,究竟你有什么事啊?住房子你不负责,房子弄好了你住,吃饭你也不要负责呀,你听见打叫香,你就吃饭嘛,有人给你添好,你说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呀?在家居士结缘的都有衣服,不是我刚出家的时候没有衣服穿,好象是你自己要找你自己的麻烦,你这也放不下,那也放不下,这都是你自己打你自己的闲岔!吃饭你不要操心,房子也不用你盖,那你的困难、你的事情都解决了,你自己要放不下嘛,东奔西跑嘛,你这是怪谁?是是非非的,你看这多苦恼啊,自己可能还不觉苦恼,因为只顾着搞名堂嘛,在那鼓着劲,你那是干什么?没别的,就是没有把修行当认真哪!因为社会上这名利财色很好,没有丢掉,没有踏踏实实认真,不就这吗?#p#分页标题#e#
历代的善知识都在那里说,叫我们放下,诸佛菩萨,语录、经书、论著,都是叫我们守规矩,放下用功,他们说的再多,人再多,一天到晚在那儿听,假若你要放不下呀,菩萨也没有办法,诸佛菩萨叫我们修行,我们要是放不下,不能老老实实的修行,也辜负了佛菩萨的言说。以前印光老法师,他是常惭愧啊:我们惭愧不惭愧呀:这么多的佛菩萨善知识给我们说法,我们还没有用上功,要惭愧!惭愧自己苦恼,赶快发心。你们还年青,老了就不行了,老了提也提不起来了,行也行不起来了,坐也坐不得,吃也吃不得,趁年青赶紧哪,赶紧用功哪!催板。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一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