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章

 

开示四十一
这五蕴不空,所有的痛苦还得受,五蕴就是个执着心哪!空了就度一切苦厄,苦就没有了,我们就是五蕴不空,苦啊,躲也躲不了,这还没到地狱,到地狱那比这苦的多。古代有两个饿鬼,他不晓得几万年都没有吃过东西,他到京城里能不能找点东西吃呢?这两个饿鬼就在城门那里,说:我们找到东西,还到这里集合。两个就分头去找东西吃,这些饮食、众生吃的东西,都有善神守护,他吃不了,这一个饿鬼找不到吃的,就回到城门口等着,等了好久,那一个还没出来,后来总算出来了,就问:你找到吃的没有?那个饿鬼说:找到了一点,妇女产生流了一点血,善神没有护好,被我吃了这么一点。那个饿鬼也问:你在这儿等了多久啊?这个说:我等啊,我看到这城门楼修了坏,坏了修,修了七次,我在里头找东西还不算,又出来等了这么长时间,你才出来。假若我们堕落了饿鬼呀,那苦就没有头了!就是多少年,一点水都吃不到,饿鬼连水都不能吃,天人见水是琉璃宝地,饿鬼见水是火.
世间法与出世间法,说是一个他也不是一个,说是两个他也不是两个,是不一不异,我们这些修行人,在世间这一切里面,没有染、没有爱、没有贪,虽然你在世间,你也是个出世间的人。世间法就是一个染,一个爱,出世法就是没有染,没有爱,好象人人都能做,做起来也很难,前面的这个村庄就是世间法,男男女女的,他不是世间法呀?我们在这持戒坐禅修行,这就是出世法,并不是另外找一个世间法、找一个出世法,当体自己不染不爱那就是出世法,这就是方向,这就是修行,不这样去做,不这样去行,那就不是的!看见这社会上的男男女女,不要染,不要爱,你出家了,光穿和尚衣服不行啊,你得实行,你看见了,你要染,你要爱,你还是个世间人,你说你看经,经上讲来讲去还是讲的这个,千佛万佛,说的是一个法,出世法、世间法,要叫我们善自体会,没有什么,也不要什么学问,也不要什么知识,了不起的长长短短的,你只要不染,就行了。
古代啊,凡是丛林,都有个梵刹,现在可能就是我们这里还搞一个,我在云居山我说要搞一个,一诚和尚也不说话。梵刹永安宁哪,就是这个,这是道场的标志,刹上面不是安一个幡吗?上面安那个旗子,是谁安了这个旗子,那不是风刮一下它动一下吗?动一下就是一个转轮王位.有这么大的功德!那个刹一天到晚动多少次也不晓得,这个刹要是坏了,变成徽尘,一个微尘是一个王位.佛教的这些事情要谈起来功德都是不可思议,风动一下就是一个转轮王位,你安的嘛,你做了这个功德.这就归你受用了,放个三年五年,它昼夜不停的动啊,表示了佛教的不可思议,我们要好好想想,佛教这么的不可思议,我怎么闻到了?这穿上和尚衣服就是佛的弟子啊,我怎么穿上了?你看这多高尚啊?这么好的佛法怎么叫我碰到了?虽然是没有同佛出家,佛的法还在呀,我们依法起修,同样可以了生脱死。
跟着前面的祖师规定,一年六个月是一期,从正月十五到七月十五,这是一个期,七月十五再到正月十五,这又是个期,期头要选人,他那些事很费脑筋,祖师规定要辞职,辞职是堂佛事,辞,辞掉执事,初八要辞,这里边有很多事情,纲领执事都是方丈请的,初八都要到方丈那里辞职,客堂里请的都到客堂辞职,他为什么要有这个辞职呢?这一个期六个月,人员的改变,到了期头,期头就是期尾,或是你这个人平常做的事情不符合常住的规约,常住也不能说马上就把你弄下来,不叫你干了,他不是这个样,那就是到期头他辞了职,善良的、柔和的、不说明白的,不给他圆职就算了,初八辞职,方丈请的到方丈,客堂请的到客堂,到方丈辞职,班首、书记都不辞职,他们这是终身制,班首代理维那、代理当家的要辞职,辞了职并不是马上不干了,不是的,要等到常住选好人,安排好,你才不干,他圆了你的职,你还不能不千,是这个样,你要遵守常住的制度,丛林下圆了职,就再不要说我不干了、我已经辞了职了,那并不是那个样子,圆了职就是照常做事,就是辞了职,还没有圆职,你不能说你也不弄了,那不是那样。道场嘛,要护持常住,大寮里做饭的,斋堂里添饭的,要到客堂跟知客辞职,库房的库头,要跟当家的辞职,禅堂里边的香灯、悦众向维那辞职,这个行单上,多数的人向客堂辞职,都是初八,下了晚殿,抽衣穿海青,客堂里知众带领八个纲领到方丈辞职,纲领执事一起向上,说:顶礼和尚,跟和尚辞职。和尚就说:问讯。大家就问个讯,和尚招呼说:坐坐吧。说:不坐,回去。就这个样辞职。#p#分页标题#e#
做饭的、行堂的,抽了衣,一起到客堂辞职,初八辞职,到初卜、或是十一要圆职,我们这儿什么也不弄,我说一下,你们知道,我们佛教里面有这些事,初十或是十一,这叫圆职,还有个移职,维那移到库房当家,当家的可以移到禅堂当维那,这样叫移。还有个请职,或是请的班首、书记,这个班首、书店都代纲领,首座代理知众、都监,那说起来好多事情。方丈要是移职,或是需要哪个人移到哪个地万去,由待者请他们都到万丈里坐一坐,弄点茶食坐那儿谈谈。这八个纲领,维那是个头,上殿过堂他都在头前,这四个班首要拥护禅堂的维那,或是禅堂有什么不对,你班首师父赶快出来调和,东单在静中有了事,由维那负贡,西单由班首负责。这一切地方都有一个人负贡,大家都去上殿了,念到《楞严咒》放掌的时候,僧值出去了,他有事情啊,大家都在上殿,外边的责任归他了,走到客堂门口看看,上客堂、禅堂、各寮口看看,要礼四圣.到韦驮菩萨、祖师殿、伽蓝菩萨、监斋菩萨那儿,这主要是到大寮里看看火烛,到住人的地方看看,有没有点灯,有没有没上殿的,这都要去看看。
坐养息香的时候,僧值从东边走到西边兜一个圈子,看看外寮的谁没来坐香,要没有来,吃了早饭,或是在斋堂里表堂,或是叫照客把他叫到客堂里说说,这现在我在这里说一说,因为我是幼年出家,我十多岁我就在庙里边.这些事情我都见过,也经验过,我们这儿都不动了,也不要辞职,也不要圆职.就是谁干什么还干什么,就这儿个人,也不要弄这个了。到七月十五之后,我们这里总是禅宗道场,看看是不是演习一个大进堂,就是云居山那么多的人. 现在也不弄了,大进堂就是禅堂里面最主要的一个制度,我在云居山的时侯我演习过, 请的班首师父、纲领执事还要看单,看单很隆重,开了大静之后,禅堂里面打三槌报钟,钟楼上敲三糙大钟,这夜巡板要打板,打这一圈子,大概要一刻多钟,禅堂里边有首座跟维那带班,外寮的上客堂有寮元,大寮里有典座,把自己所管的人统统都带到客堂里,要给新纲领、新班首看单,钟鼓齐鸣,那就跟上堂说法差不多,这堂佛事啊,我还是幼小的时候一,在天童寺看到过,天童那是大地方,大从林,又是进堂,又是看单,开期传戒,整个常住的班首执事,大众师父,禅堂外寮一切都行动,请的纲领执事进行看单,钟鼓齐鸣,这个钟鼓都打起来了,班首带头,新请的维那要把大众师父带到禅堂里边,给维那师父看单,维那师父要集合禅堂里的大众,站到禅堂里边,首座和尚和大众一起都到禅堂里边,这个首座要讲话,维那是个什么执事,是个什么责任,要给维那师父交待好。看单,大众师父还要到维那寮里,看看有没有被窝,看看有没有洗脸盆子,都要看看,看完了,首座就说:大众师一起向维那师父告辞!维那就说:禅堂师父送首座师父、大众师父!这钟鼓又齐鸣了,弄了几个钟头,是这样的,或是到客堂里给新请的知客、僧值看看单,好多你们还没见过,我这不过说一说,佛教在我们国家几千年的历史,我们佛教这些行动跟国家的皇帝差不多,和尚还要升座说法,班首还要秉拂小参,这都是事,一天到晚忙的不得了,这都是佛事,因为有了这个佛事,把社会上这些俗事啊,染的、爱的、亲的、恨的,辗转的去掉了,这就表示我们佛教在社会上,在尘不染尘,他虽然是一会弄这,一会弄那的,他生灭是生灭,可是他的目的可不是生灭,看经、拜佛、坐香这些佛事,集中在一起目的就是明心见性,就是这个事,目的就是明心见性、成佛了生死啊!你们初发心得知道,你们得依从这个!
我们佛教在这个社会、在这个时代生存,有些事情啊,你不随这个时代还不行,因为你要在这个时代生存,你不依这个时代你就生存不了!解放初期,我在云门寺,国民党搞不赢走了,解放军还没到,这个时间很乱,国民党一个连到云门寺去,想抢云门寺,虚老和尚就出来招呼,连长对虚老和尚很客气,还有一点米,给弄了一顿饭吃,第二天早起,部队就走了,也没有说要东西,也没怎么样。他也有点怕,怕地方老百姓弄他,他从云门寺西南角那条路走,因为路不熟,被那几个村庄包围了,村庄也有武器,就打起来了,把部队打死打伤几个人,这部队来了两个代表,给虚老和尚说好话,让老和尚到村庄说说,叫他们不要打,我们把枪缴给他们好了。地方都有地下工作人员,虚老和尚跟他们说好,这一百多人要缴枪的话,给他们几个钱,叫他们回家好了,这就是共产党的政策,后来这些人缴了枪,又回到云门寺,连长紧感谢虚老和尚,连长是广西那边的人,带着钱走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那就是那个时代不一样了,虚老和尚看这个时代不好弄了,发动大家要开荒地,云门寺靠南边有好多地,划开,一个人开三十方丈荒地。开荒地我也会弄,因为我在家当小孩就是种地的,我两三天就把三十方丈地开好了,我又敲敲打打,把草皮什么都弄出来,烧点灰,我看很好搞。跟我挨着那个地方,是广东省李汉魂的夫人开农场在那儿规划好的,一块地是一亩,它有几百块,我说:我就要这一块吧!开了一亩地,种的花生,种的红薯。后来常住没得吃的了,分开了,一个人分二十斤稻谷,分四两油,那时候小是这个秤啊,十六两一斤,分四两油,又分半斤盐,虚老和尚分的时候,老和尚在那里大哭一场,实在没有干过这个事啊!就是大家吃开水,也不能这样做,这样做呀,还能留住儿个人,要是光吃开水,就是不好弄啊!就是这个样,云门事件还没发生,后来又发生云门事件,那个更不得了。
  云门事件发生,就把这一百多人关起来了,常住里抓走了三四十个人,这都是在旧社会当过兵的,家里有几亩田地,就划成地主,在国民党时候当过兵的,把这些人都抓走了,有执事的人都不行。他们找了七、八个公安人员,那些年轻孩子,拿着那个棒子,拿着这个铁棍,一定要把虚老和尚打死!这老和尚他也了不起,说:不管你们怎么打,我不死!你看,他敢说这个话,身上都打伤了,他不死,那就是说,他是乘愿再来,那真是再来的菩萨呀!要死我自己死,你打你打不死的,不管你怎么弄!那外边人都知道老和尚己经圆寂了,己经死了,其实他没死。打完了之后,我在禅堂里关着,后来看看没人,我就出来了,我到那儿去看看虚老和尚,老和尚看见我去了,他说:你赶快回去吧,还到禅堂里去,假若是公安局一来,看到你在这里,他还要打你啊,你赶快走。后来我想想,老和尚这样说我就走吧,这老和尚在那里睡着说的,我看着他的鼻子往外流血,他这个骨头都断了。我一出他那个门口啊,看见老和尚在祖师殿那里招呼工人在那里修房子。你看!后来我又到他跟前去,老和尚这手一摇一摇,你不要来!你象这个样子,怎么能不相信他呢?那真是了不起啊!他真是再来菩萨的啊!那就不是菩萨也是菩萨,有什么事情都是他负担。
  解放那个时间,我们都在大殿里念观音菩萨,虚老和尚也在那里。土匪来了,来了一部分土匪在门外头喊门!老和尚说:你们大家在这里念观音菩萨,我去开门,让他们进来,就是我不去给他们开门,他进来还是找我呀。老和尚去给他们开门去了,开了门,老和尚往那里一站,一个女的,是土匪头子,她赶快跪下来了,她说:师父啊,您老人家在这儿啊。这个土匪头子她是虚老和尚的皈依弟子。虚老和尚那徒弟啊,土匪也有,皇帝也有,老和尚说:进来吧进来吧,夜晚弄点吃的吃吃。那土匪头子带着几十个土匪都拿着枪,她不进来,她说:扰乱师父了,我赶快走。这些菩萨,虽然是有灾难啊,佛受金枪之报,世尊受马麦之报,这都有因缘,这个婆娑世界呀,行菩萨道是不好行。这现在是如意了,现在这吃的用的都很好啊,就那个样子搞,那些修行人还是在那里修行,苦行得道啊!修行在苦中,这苦行得道,这婆娑世界就是这个样,大家就是这个因缘,生在了婆娑世界,还算好,总算是出家了,在庙里面是佛的弟子,得了这个好处,这个时代是个空子,在这个空子里面也没谁来干涉我们了,也有吃的,也有衣穿,就是赶快修行!
这心也要调,这身也要调,身要饮食来调。现在我们吃这个饭,也有菜也有汤,还有米饭,还有馒头,还有饼子。要按说现在佛教的生活比古代些好些,就是我出家的时候想吃回面,在南方可不容易。我在云居山住,一个月吃一回面,弄馒头.大部分都走我去做.他们有些人不会做.蒸馒头面和的要硬一点。
紧张啊!他外面护他的人很多,他外护极强啊!那朱德是他的皈依弟子,你看,这周恩来他们都是头头啊,云居山和尚吃四十五斤米,一斤油,就是李济深他跟江西省委说的,只要有人哪,事情都好办,要没人做就难了……你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,你都会打妄想啊,你既然会打妄想,你就会用功。什么是妄想呢?役有用功就是妄想,你要是功夫用的实实在在的,什么是妄想呢,都是它!你不要说那个妄想是个坏东西,它不是坏东西,就是变了一下。怎么是正念呢?正念就是不邪,就是没杀心,没有爱心,没有嗔心,你实实在在的念佛看话头,这不就是修行吗?修行是个什么样呢?你要知道,这修行什么样子都不是,你说有一个样子啊,那个样子就不是修行,修行就是等虚空界,处处都好修行,你说看话头哪个地方不好看呢?在家也好看,出家也好看,古人说处处是道场,集中来这个道场里学习,把自己的功夫用好。说是住山住洞,不为衣食,人家大梅禅师,他吃的是松花,他穿的是荷叶,那个山里面有野藕,他穿的是荷叶子,春夏秋冬都不知道,一天到晚都在那儿用功。我们要学就学这些人,那是好样的!不要穿的漂亮,吃的漂亮,样样超过社会,社会上就要找你了。年轻的小和尚穿的漂漂亮亮的 ,到那宾馆里走一走,坐一坐,你危险!,马上就有女的找你,你穿的这个破衣服,她找你干什么呀?她晓得你没钱哪!安贫守道,以法为乐,要这个样那才行啊,那才是一个佛们的好宝贝!#p#分页标题#e#
 看这个话头,在这行住坐卧之中都在那里看,都有功夫用,看纯熟了,和那走路一样,也会走了。说那能不能改呢?能啊,你用这个功用的不恰当,你可以调一调,用功也是往昔劫用过这个功,他一用啊,他就上正规了,要是往昔劫没有用过这个功,你用多少年也不会用,没有用过嘛。话头看不好,调一调也行。
 我们这个国家呀,就是念佛堂、禅堂,文殊菩萨他是古佛呀,龙种上尊王佛,这文殊菩萨它要是不出世啊,佛也不出世,智嘛!文殊表示智,楞严会上,佛叫文殊选择圆通,文殊就选择观音的耳根圆通,观音菩萨是二十四,大势至菩萨是二十五,有些人执着,禅堂里不准念佛,不是不准,这古代的禅师,都是应机,还有的禅师不准看经,药山祖师不准看经,他自己没事就看《涅槃经》,赵州祖师不准念佛,可是赵州祖师天天念佛,赵州祖师他真是念佛啊!就跟那法达禅师得了道,六祖跟他说,你这才算是真正的看经僧人哪!因为你过去看的经都是释迦牟尼佛的《法华经》,现在你看的是你自己的《法华经》。佛教足心法,不管用什么法,都是为了明心见性,你看经也能见性,那智者大师看《法华经》得了道,慧思禅师看《大智度论》见了性,永嘉禅师石《维摩经》见了性。念阿弥陀佛也能见性啊,凡是佛说的法,佛说的经,你要一心一意来受持,都能了生死,你不要执着禅堂里不准这个不准那个,你在禅堂里念佛更好,静坐念佛,最容易得好处!古代那些念佛的祖师,哪个不是禅哪?持执名号,心不乱,你就能见自性弥陀呀,一样啊!你要守住了三聚净戒,也能见性,也能了生死,不管怎么样,你戒持的好.用什么功都行,你戒持的不好干什么都不行。古人说,佛法没有人弘扬了,到深山里面找一个挖地的和尚,就是住茅蓬的,找一个和尚撑着佛法就行了,不要弄这么多人,啰哩吧 嗦的,你光是嘴巴子说长说短,你弘扬佛法不行啊,要靠实际!就像虚老和尚那样的人.有一个就行!
  近来,就是旧社会、国民党、共产党,虚老和尚在佛教里起了很大作用,我们就学这样的人,学他的苦行,就是他做的这些事情啊,也不要说他是个什么菩萨再来,就是今生他所做的事就了不起,你看他青年时代在外面也都是苦行啊,虚老和尚在鼓山出家 ,当了几年行堂,他自己有几个钱买些酱油,买些辣椒面,买些醋,装到几个瓶子里,在腰里带着,你看他当行堂!圆瑛法师当典座,人家那个典座,一天到晚的在大寮里帮饭头、菜头把菜作好,圆瑛法师也是很有名望的一个法师啊,也可以说是行解相应。雪峰是专门做饭,伪山是专门当典座,你看这些古代的祖师哪个不是苦行得道啊?都不是坐在那里快快活活的,这修行不是很舒服啊,要苦行得道。不是我快快活活的,我吃的我住的样样都很富裕去得道,那不是那个样。就那清朝末年哪,我们禅宗道场,这冬天都打七,不管哪一个丛林,或打七个七,或打五个七,都有个把两个人得好处,你看现在弄的都是什么?这七都懒得打了,说也懒得说了,这现在就是光在这里东想想、西想想,东问问,西问问,问哪里随便啊,哪里钱多,哪里吃的好往哪里去,你这个地方吃的不好,谁在这里唉?为吃嘛!不是为道的,吃的好,有钱我就住这里,吃的不如意,我不住!
 这修行的人要跟修行的人在一起,他修行你不修行,你跟他在一起,打他闲岔,道场里,常住要作主,那不问多少人,几个人也行,一个人也行,古代人在深山里一住就是多少年,得了道开了悟还没人知道,这才是修行啊!佛法里没人哪?有一个人就行!你看我们中国,古代没有佛法,摄摩腾、竺法兰他两个和尚一来就把佛教弘扬开了,只要真是修行,真正的修行人才能弘扬啊!尤其是禅宗,只有禅宗的人来弘扬禅宗,你对于禅宗没有一点认识,你弘扬啥?弘扬不来!你光是嘴说说,说不行啊!要认真,要踏踏实实,就光嘴巴子说说,那个不行,你所说的是生灭法,禅宗是不生不灭法,这才是修行。要坐的好,行的好,堂里堂外,吃饭穿衣睡觉都有功夫,打成一片,古人都是踏踏实实三十年、五十载才得到一个实际,不是你弄两天就想得到好处,要长远心来修行,要有个坚固心、不退心!香林禅师四十年打成一片,我们才几天昵?外面他们说长说短,我们不管,各人生死各人了,你自己不了,你光看外面干什么,他是他,不管他,我们自己管自己。催板!#p#分页标题#e#
 
开示四十二
衣食具足,福慧圆满就可以成佛。佛在世也有种人,他不求福,不求福就没有福。佛在世乞食托钵,托钵我们这里弄不了,托钵就是今天有食今天吃,比丘连明天的余粮都没有.那也有很多的好处。你看现在这寺庙里面都很富,这也是因缘所生法,这庙里被抢了,那庙里被偷了,你要没有他偷什么呢?老修行住个很穷的庙,很穷也有人来偷,夜晚月亮很亮,老修行在那儿打坐,进来一个人,到他房里去这里摸摸,那里摸摸,老修行在那里说话了:我自天都摸不到,你夜晚在这儿摸什么呀?这就是修行,就是没有东西呀。古人不是提倡吗?苦行得道!就是这个衣食不怎么具足,饥一餐饱一餐,饥一餐饱一餐这个人也很少生病.吃的很好、吃的很具足反倒有病。出家人以减食为良药,那怎么呢?这肚子它有点饿还好些,它容易消化,弄得太多了它肯定生病。
这世界上一切的事情啊,在我们出家人,你都要把他当成是助道的,就不烦恼了,你当他很不如意,很不如法,像这个天热的事情,那就不好办了。个出家人经常的也要看看佛经,说来说去,都是讲修行。一个出家人,要减少事务,减少五欲,这五欲太强了不好弄。现在有些地方,有些寺庙赶不上古代,古代常住的大众师父,管事情的这些师父,都是一心为道,都是讲修行的,这个时候他互相之间还不是为几个钱吗?这个修行人你要是不把钱看破啊,修行可难!不是说吗?勤修戒定慧,息灭贪嗔痴啊,这就是修行的路头,戒定慧这是成佛之路,贪嗔痴这是堕落之路。说那么吃不吃呢?吃还是要吃,我们这个出家人不吃荤,不吃荤就要得到长寿。那不受戒行不行啊?行啊,那古代很多人一出家他也不受戒,也成了祖师,这些人很多。佛教这些清规戒律,这都是修行的道路,我们要遵守,要在上面行,自己受的戒律要遵守,丛林制的清规要遵守,这不就是修行吗?修行是什么样子呢?就是遵守清规,遵守戒律,这就是修行。
现在这个样子还算可以,有饭吃,有衣穿,有房子住,这不就可以了吗?还弄个什么样子好啊?基本上解决了嘛,你就安心修行,不是弄一两天就算了,要几十年,要尽未来际,所用的法门不要改,有一天就会成就。
这个中岳嵩山,一个禅师在那里住茅庵,这个村庄的人在山里面打野猪,烧木炭,用破石头瓦块垒了一个灶,天天在那儿烧饭吃,他们挖药的、打野兽的都在那儿弄饭吃,这个破灶,他在那里神出神怪的,还给人治病,后来他们走了,杀只羊来供养它。禅师是慈悲心啊,有一天,禅师拄着拐杖到灶那儿去了,用拐杖指着那个灶:这个灶是砖瓦所成,生从何来?性从何起?怎么能灵验呢?你这个灵验从哪里来啊?他这一说呀,这个灶倒了,很快空中有个青衣童子,就说:多谢和尚与我说无生!这个破灶它见了性,了了生死。
你说我们这些人都可以见性吗?是,都可以见性,因缘没到不行。现在我们到这个道场里面就是培养这个因缘,我们持戒坐禅,遵守清规戒律,就是培养自己明心见性,就跟老百姓种田一样,犁田扒田,田它不是米,要想得到饭吃,要犁田扒地,灌上水,栽上秧,费了很多手续,再等一段时间,把这个稻谷收回来,弄成米,才做饭吃,那不是天生就有饭吃,要经过很多手续,这吃一碗饭都费了这么大的手续,难道成佛就这么容易呀?这么快呀?不是的。这现在最初一步,就是从家里来出家,要割爱辞亲,别井离乡,进一步就是识心达本,解无为法,我们学的是无为法,破灶能明心见性,我们也能明心见性,就是时间有个早晚不同,我们在这里持戒修行,遵守清规戒律,这就打下了成佛的基础,没有这个基础,就光空口讲白话,不行!释迦牟尼佛来到婆娑世界八千返,他还要在雪山苦行六年,就说我们现在才出家几天呢?根本在庙里也不知道什么,要把这一切境界都守住,还不是马上就成佛,要远的来说,成佛要经过三大阿僧祗劫,你才几天呢?那就发个长远心,发个不退心,自己选定法门,这是长期的,是究竟的,不是两天、三天就算了,释迦牟尼佛来到这个世界成佛八千返,我们连一回也没碰住,现在我们碰到佛的法了,碰到了要继承,不要断绝了,不要退了。好象是现在我们这个寺庙里面,不怎么清净,尤其这些城市码头的这些出家人,不是跟他说的一样在那里专门修行,有些很乱,很不守规矩。
看起来啊,我四月份在外头转了一圈子,到处看了看,到五台山寺庙里面看看,或者是我在这寺庙里面混了几十年,有些出家人知道我,对我倒很客气,不管是大庙小庙,这清规戒律都差一些,尤其是那些学黄教的,他们仍然还是吃荤,那就违背了佛教。《梵网经》不是规定吗?一切出家人不得食众生肉,食肉者,你没有慈悲心啊!非沙门,非释种子,你看这多要紧啊!你要是吃了荤,破了戒,你也不算个出家人了,也不算佛门弟子了.既然好心来出家,要安下心来,要持戒修行,你戒律守不好,成佛到什么时间呢?那就说不定了,戒、定、慧三无漏学,这是出家的根本,光嘴说不行。古人说:一生不退,定入圣位!那你得不退,你退了就不行,一生不退啊,你要得到实际的好处,你今日三明日四,还是不行,怎么?没认真哪!信心不足,对于修行还没有踏实,嘴巴长长短短的不行,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,弄个踏踏实实。#p#分页标题#e#
出坡,你不要走,你要参加这个劳动,这叫普请,挂了牌,中午有人设斋供养,你不要走唉,供养你,结你缘嘛,或是有钱,有吃的,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你就没有结这个善缘了。有些师父不愿意劳动,你不劳动你就没有这个因了。宋朝云居山有个公案,有一个师父,他在瑶田那边准备上山,这师父夜晚住在了瑶田,没有上去,云居山的伽蓝菩萨给他托个梦:你呀,你要是上山去呀,你只有半碗锅巴稀饭吃。后来他还是上去了,经过了一个英雄岭,一个好汉坡,打虎岗,这三个路都很陡,不好上。到了客堂,客堂说:大众都吃了饭了,看看大寮里还有些吃的吧?饭头说:还有一点锅巴稀饭,总共打了半碗。古代夜晚吃饭都很严格呀,夜晚不能吃,哪里都是这个样。住下来了,自己想着,明天早起吃稀饭,我要吃它两碗三碗!打四板,上客堂里有师父犯了规矩,僧值通知迁单,凡是上客堂的人统统下山,不准住,不管什么人,你们在一起搞的,统统迁单,这叫迁普单,就是禅堂的人犯了规矩,也要迁普单,都要走。古代严格呀,云居山,现在的海会塔,到云居山住,开始不能住到大庙里边,要在那里先学半个月规矩,现在垦殖厂卖票的那个地方以前有个亭子叫换衣亭,上山的时候,大家背着背夹子,有的担着高跷担子,在那里要休息休息,进去挂单都要穿长衣服,换换衣服,这个样子。吃半碗饭这个师父叫赤脚禅师,是四川那边的,后来云居山没有方丈了,南昌府合是四川人,就请他到云居山担任方丈,从瑶田那边弄了个轿子,准备把他抬到山上去,他在云居山下边一个寺庙住下了,他想,我明天到云居山担任方丈,我还没有饭吃啊?他夜晚住在山底下,当晚就圆寂在那儿了,死了。云居山伽蓝菩萨就跟府台大人说了:这个赤脚禅师,根据他的道德,做方丈是行,但是他没有饭吃,这怎么?云居山以前高高洼洼都是地,住一千多人,这些个师父天天在外劳动,高处铲,底处平,把那个地平好一点,好种东西呀,不像现在拖拉机,以前都是锄头挖地,打板出坡了,道膺祖师都出坡去劳动了,这个师父他也去了,大家都是担土填地,大概是给他装了一担,他不想担那么多,他给弄下来一半,就担了这半担土到那边窝窝那里他就走了,这师父啊,也很好的修行,他就是不愿意做事,这个赤脚禅师就是他,你担了半担土你只有半碗稀饭吃,你想吃饱办不到!这就是因果啊,因果不昧,它是实际啊!我们不知道啊,这前生的事情怎么能知道呢?就是吃这一点东西,别人对你好与不好,你在这个道场里没有栽培,就是饭做好了,你也不能吃,怎么?你没这个因啊,这是因果。
在道场里住要培福,这个福是自己的,谁也拿不走,来生要享受啊,因为你生死不了,你还要吃饭穿衣,对待人要客气一点,来生他见了你他也喜欢。你看有些人从来不认识,一见面他对他很客气,这就是因哪。就是日本人打中国,我们对于日本那些人也不认识,他来到我们国家就打死好多人,这是怎么?这就是冤缘,冤冤相报当然是了。我们这些人,哪能知道这些事呢?我们信佛的人就相信这个。你没有那个栽培呀,你叫别个喜欢也不中,对于人弄的太厉害了,他来生对你也不好,这就是因果。说这一件衣服、这一碗饭我送给你吃,这个修行你送他不行呀,全靠自己修行,福也是自己求啊,慧也是自己修的,你想赚一点,你赚不到啊,一定要觉悟,生死是自己的,别人插不上手,不象他人给你担担担子,帮忙做点事情,这个修行他帮不胜,你自己不修,靠他帮忙不中,就跟一碗饭一样,你吃你饱,他吃他饱,你说我不喜欢吃,你不吃不饱!这历代的祖师叫我们修行,我们应当修行啊,不是说我躲起来不弄,不弄不行。要信因果,佛说的就是世间的因果,出世间的因果,这个一点都不错,要错了,怎么能流传这么儿千年呢?社会上历朝历代的他也没有许久嘛,佛教三千多年了,他就是实际!我们实际来出家,出家要实际啊,不要弄那个虚虚假假的,虚虚假假的你也碍不住别人,你在这个寺庙你也不能怎么样,还是你自己吃亏。
古人说:从林以无事为兴盛,因果以明自为无过。我们住在到道场里面,喜欢这个道场安定,不要出事。近来社会上这些长长短短的人可不少.佛教啊,国家也很尊重,人们信仰宗教,都可以来出家修行,可是这个人复杂了.有些人他不是来出家的,这几天来的就有这些人,出家人跟那些装扮出家的有什么区别呢?这个也很容易知道,一个是不守规矩,一个是想要钱,这还不容易知道啊?那就是最主要的责任,还是在客堂,这个人不能住,要叫他走,他要是不听话,不管是老出家还是新出家的,都要帮助常住,帮助客堂,不能叫他在这儿闹事,不能不管啊,常住的事就是大家的事,常住要是出了事也就是大家的事,因为客堂是常住的,他到客堂里他不讲理,大家看到不要不管,要管唉!管就是维护了常住的安定.也应该管,客堂里人少啊,来人他要是不怎么样,知客要是弄不过,你们不帮忙不行啊!那就是不住的人要送出山门,这个卖票的人也要帮常住做事,不让进来了,进来他闹事嘛。就跟今天来这个人到处乱跑,跟这个要钱,跟那个要钱,那就不行,究竟他是干什么的呢?他在庙里要点钱,他到外边吃喝玩乐,什么坏事都干!要是人家真心实意的过来,我们还是要帮忙啊,叫他在这里住下,人家来出家的嘛,他有些不是来出家的,他不守规矩,这怎么能行?大家看见了可不能不管  没有什么,就叫他走就算了,他有些他还动手啊!#p#分页标题#e#
我在云居山客堂里,我在那儿搞了几年,九江澎泽县来了一个人,他说:我要到西藏跟喇嘛学法呀,我没有钱哪,你们客堂里你要给我些钱,我借你的钱我以后要还你,我还要多还你一点。他在那里魔里魔气,从兜里掉出一盒香烟,我晓得这个人就不怎么样,我说:你不管怎么样说,你学这法学那法的,我们这里是禅宗道场,你愿意学什么学什么,我们不管你。我说:我呀,留你在这里吃顿饭,你赶快就走,不走不行。他也还很厉害,你看他吃了饭他坐在客堂里不走,他还是想要钱。我说你要钱是没有钱的,我们云居山那时一个月才几块钱,哪有钱呢?他不行,他说:我不是要钱的,我是借钱,我在西藏那边有了缘法,还会把钱寄回来!我说:不行。他说:不行我不走!我说:你不走我把你拉出去!他说:你就是三五个人也拉不动我!我说:你不要吹,我一个人就把你弄走,你不行弄个试试!我抓住他一个胳膊,手用劲一握!他说:我走我走,我不敢惹你。我说:你呀,你不要说这长长短短的,你还不是吃酒吃肉什么都干?你赶快走吧,你不走我马上还要揍你!后来他还是很顺服走了,走了不就算了嘛。
这个客堂他是我们道场里最主要一个地方,走人来人都要经过客堂,这杂七杂八的人,南昌劳改队里也跑进来一个年青妇女,满觉首座一个徒弟叫演德,现在在普陀山,他在山底下把这个妇女带到客堂里,这女的说要出家,我说我们这个地方不留女的,我看这天不早了,这怎么办呢?我就说:演德,你一个人你不能把一个年青妇女,这大山这么高,你一个人带着,这与佛教可不好啊,后来他没办法,就住下来了。南昌劳改队里有公安局,就来了三个公安局坐了一个小车,人家考虑了,就是云山大庙是个空子,象白沙、虬津都有派出所,他不会往那边跑。他们开着小车子笔直就往云居山,到了差不多快止大静了,到客堂里问智见,智见他把这个妇女留下的,智见就跟我说南昌来了公安局,我说那你就叫那个女的下来去见见他们,一看认得,马上公安局就说:走吧!她说:我房子里还有些东西。她跑到客堂楼卜把门关不出来了,这几个公安局上去把门弄开就抓走了。这有些师父说客堂里不应该说出来。后来第一天早上吃早饭我在斋堂里说了,我说:按我们的清规,象演德你带一个妇女到这里来,按说马上就把你撵走.把你迁单,她要是跳井,死到客堂楼上怎么办呢?道场里面出事还不是客堂里边来来往往走人、来人出事?旁的有什么事情啊?就是禅堂里住住人多了,杂七杂八的也会出事。道场是大家的道场,尤其是客堂里撵走的人、迁单的人,不管是准,他要是来了,你不要带他进来,因为客堂里,他有这个权力呀,出家人在寺庙里有个什么处理啊?也不过是把你迁单  没有死刑啊,不像国家,要把你枪毙,这佛教也不过把你撵走就算了,旁的能把你怎么样啊?
我看哪,这现在在外面很乱,道场坐不象古代,弄不起来了,弄不起来不是现在弄不起来啊,这儿几十年前都弄不起来了!从林下有一百零八职,究竟这一百零八职谁也弄不清了,这些从林的制度,从林执事的名称,有一部分在,在是在,那个事情不在了,有一部分就不在了,就足说从林下四季的说法,有的都不知道了,弄也弄不起来了。宁波天童寺那是个当参学的地方,这现在也参学不了了,天童寺他是我们国家一个三教并行的从林,是模范从林,是出家人当参学的地方, 那怎么叫三教并行呢?现在天童寺可能也不弄了,也不知道了,那些人都死了,现在人也不愿意弄那个,那都是上正规啊,好麻烦。现在你说弄,谁来弄唉?这参禅的这一切事情要有禅宗的人来弄,你叫人家佛学院的人到这禅堂里来立规矩,人家不干啊,一个是不干,一个是他们也不喜欢,再一个他们也不是千这个的,他不是参禅的,你叫他弄怎么能行呢?这个佛学院的人要是在哪里作了主,他就不弄这个了。
要按说,南昌佑民寺那是真正的禅宗道场,那是那是马祖最初开的地方,百丈就在那里住。百丈建立清规,他是挽救这些出家人的,因为你没有守住清规,你消耗信心檀越施舍的斋饭,房子是人家拿钱修的,衣服是别人供养的,不守清规那要下地狱,他为什么说一粒米有须弥山那么重呢?披毛带角那是牛啊。古人说,一念顿真金易化,一念顿真直下见性,还有消不了的东西啊?伪山说:老僧打一坐,能消万担粮!这句话就是沩山祖师说他自己啊。我们历代的这些的清规戒律,总的就是叫我们放下来,好好的修行,旁的没有什么,就是要你放下,自己思想上、行动上,所作所为的这一切,都是妨碍修行的,能不能把这些放下来呢?比如这个吃饭,饭好了就多吃一点,饭差了就少吃一点,这都属于妄想心,别人说一个很好听的话,心里很喜欢,说一个不对,气的要死,这都在生灭妄想之中过日子,这都不是修行!说我的钱少,他的钱多,他们的房子好,我们的房子差,都在这里分析,这就是生死,一了生死了什么?生死有什么可了的?就是你那思想里边的这一切,起心动念处这都属于生死,了就了这个,你旁的了什么呢?把这些都了了,不就了了生死了吗?前边的佛菩萨,祖师善知识,千经万论,说事说理,也无非叫我们这后人要实际来用功。说了生死,生不知来处,死不知去处,我们是父母生的,父母没有以前,如何是我本来的面目呢?从这里要下结论哪!生从何来不知道,那么死到何处,这个要弄清楚,死不知去处那不行,催板!#p#分页标题#e#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二十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