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七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七章

 

开示三十五
    说是垮台,一下子都垮了!你想把这一切事情都弄起来,那不是一下子能弄起来的,再说我们这个人,在社会上染习太重了,染的习气毛病抓住不放,佛教的这些清规戒律还不容易治,他虽然是有一点善根,你要说是用这个清规戒律呀,他可不于!因为他染习太重了,他一生下来懂事情他就染上了,尤其这个禅堂,更不容易弄,要想把这些制度上正规,没有个儿年弄不起来,你急也不行。就说这个跑香,跑香是个活的,跑长跑短,要观察人,如果都是老参,腿子坐的也好,香就跑短一点,要是才来出家,腿子疼的,这香要跑长一点,按说禅堂里这些制度,维那师要很熟悉,要不熟悉就弄不来,以前的禅堂里面都有几个班首,都是老参师父,维那师父要是不懂得规矩,班首师父他会教,代理维那是班首代理,现在就是有这点样子,还在这跑香坐香。要想把禅堂弄起来呀,他不是个小事情,还得有这一班子人,没有这班人也不行,你说这个搞两天走了,那个过两天来了,这怎么能行呢?到这个时代,禅宗这些制度可能扫地了,这些人要是没有个确实的信心,这些规矩他也不想学,再说外边的境风吹的很厉害,外边钱多,吃的好,随便,如果对于禅宗没有个相当的认识,谁肯盘着腿子在这里坐?外头多舒服啊?
    你说禅堂的事怎么这么多呢?在静中打扇子,那也得教好多天,扇子怎么打,对打扇子的应怎么着,这些事情啊,现在多少年了,就是大概的一点意思也摸不到了,跑香是乱跑的,外面乱,内里也乱,这个功夫就不容易用了,因为他这个禅堂根本就没有住过.这里面的事情他不知道,禅堂里面的事情跟社会上完全不一样,社会上哪有我们这个样子?社会上哪有打香板的?没有这个,犯法犯严重了,着枪把你打了,还用香板啊?
    现在开期就在这名利上搞,受这一堂戒得好多钱,原来的受戒就是人多了,道场里面有困难,就是收几个生活费,哪像现在这也要钱,那也要钱呢?没这个!因为他有一个观点,我受这个戒,费了这么多钱,我是不是要捞一点呢?没有钱的地方不想住,一点道心也没有了,尽在这个钱上。说你生活在这个时代,那有什么办法呢?再说自己也没有确实的惭愧心,以为我受了戒了,我拿一张戒碟就可以到处混,这不但是出家人,就是在家的居士也是如此,现在寺院里,这居士还来挂单,我根本在我出家的时候就没有这个,这居士怎么能到庙里挂单呢?你看现在怪里怪气的事!社会上杂七杂八的把我们包围了,自己的道念又不坚固,方向不明,就避免不了被社会上这些所左右,你就是坐几枝香他也不知道,可是哪里有这有那的他可知道,哪里生活好,哪里钱多,哪里随便,打听这个呢,这完全没有道心啦!整个被社会上赤化了!这还有一个特别的事情,你象南普陀,光孝寺,这都富的很哪,既然这么富,社会上都在找钱,他不得不向你庙里插手,这一回有水灾,南普陀出了五十万,现在有些事情被社会上抓住了,庙里钱多了,修桥、修路、修学校,有的庙还是穷,按说修行人哪,这都是打闲岔,总来说还是自己放不下,要自己放下来,踏踏实实去用功。
    要认真了,这个制度严重的很,没有这个不行,没有就乱了!从四月十五就结夏,禅堂里广单上面要把单草下来,什么时候呢?七月十五就把这个单草搁到外面晒晒,弄到广单上铺好,那结夏己经结束了,禅堂里也不打扇子了,天凉快了。今年还闰一个月,不闰一个月就到九月了,我在灵岩山住,四月十五结夏,把念佛堂里面的凳子搬到外面坐,还是穿袍搭衣,坐那里念佛,一到七月十五就不弄了,就在念佛堂里边绕佛、念佛。念佛堂制度,你要在念佛堂里不出声念佛不行,他说什么?念佛堂以音声为佛事,念佛就是佛事,不做佛事不行,你要不念,那班首、维那师父他不答应,你要是不愿意念佛,你到高旻寺去嘛,不是请你来的嘛,你到这儿干什么?你明知道这个地方是念佛的嘛,你就是参禅的,你对念佛堂里有意见,也不准你提,不但不准提,还叫你走!要不是这个样子,你说个东,他说个西,这怎么能行呢?
    禅堂有禅堂的制度,禅堂里不准念佛,印光法师在那里辩论,说赵州祖师不准念佛,这青原山下边的祖师不准看经,赵州祖师别人问他:你天天吃的用的,都是国家给的,檀越布施,你如何报佛恩呢?赵州说:我念佛。赵州祖师念佛报恩,要知道,禅宗是理上的念佛。这药山祖师不准看经,他自己一天到晚看经,他一生看《涅槃经》,说:和尚,你不叫我们看经,你怎么一天到晚看呢?他说的那个话我们不懂啊,他说:假若你要看经,牛皮也得穿!那就是我看经我是过来人,我是真看经,我看我自己的经,你看的是释迦牟尼佛的经,见了性的人真是看经,你不要说禅堂里不准看经,不准念佛,不是的,这样弄也不对,禅堂是最上乘,还不能看经啊?还不能念佛啊?可是按祖师说,你还不会看经,你还不会念佛,禅堂里这一切制度都属于佛事,为什么你要学?你学的是佛事,禅堂的制度是祖师的制度,有这个制度,那么就不能把它去了,没有的你随便加一个不行,祖师立的制度你想去一个,那你有罪啊!你想加一个,你又不是祖师你怎么加呢?这戒律是佛制,清规是祖立,这要紧的很!在大众之中,自己不能随随便便的弄个什么样子,吃饭穿衣上殿过堂达到一致,禅和子不如一个随和子,随是随缘,随什么缘?随善不随恶,随正不随邪,祖师立的清规这是正的,要随这个,自己另外弄个什么样子,那是邪气。禅堂里跑香坐香有规格,不能自己随便,这七月十五一过,大家都到禅堂里边去坐,到禅堂里边行,不要在外边了,明天就是秋分,马上冷了,单草已经上了广单,夜晚要盖被子了,那就不能在外面坐了,自己不能依自己,要随常住制度。开道场,执行清规戒律,是令人了生死的,不是谁想怎么就怎么,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那就不行!到客堂里得听知客师父招呼,你不要说什么,你也没有什么理由可说,常住的二时粥饭、上殿坐香,你不能另外说一个样子,那就不对了,那就扰乱群众,不能随缘是你自己打你自己闲岔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禅堂里边,巡香、监香这是照顾大家修行的,监香就是当家、书记、知客、僧值、寮元、衣钵、典座、副寺这八个纲领他是监香,监香是半个警策,他跟班首师父不一样,班首师父能讲能打,哪里都是这个样,你一个地方知道了,到哪儿都知道,这就是参学,没有当过参学的,你一说话,一做事,人家看你就是外行,当参学那就是知道的事都要去做,当值、散香这是轮的,每个人都要当,按制度,进禅堂三天要当值,就那个钟板,一天还学不会呀?一扬板就是“若人欲了知”嘛,一听不就会了吗?一定要依从常住,不能个人弄个样子,那就不行,不但是在这不行,在哪都不行!散香、巡香任务不同,都是警策,散香为什么敲三下?这是警策呀,叫你看话头呀,你忘了,你跑香的时候话头不在了,这都是善知识,到哪里去找啊?巡香有好多事情,打香板这是肯定的,打轻、打重、不打,这都是活的,就是专门说说这个养息香,养息香之前下了殿要睡觉,要休息,这养息香是最容易用功、最好用功的一枝香,叫慧命香,禅堂里走圈子,这养息香有的地方走三个圈子,有的走四个,比如这个养息香坐一个半钟头,我们这儿坐不了,不是不坐,没习惯,我们这里坐一点一刻,那就是上半枝香不走圈子,怎么呢?他清清静静的在那用功,你走了打闲岔,养息香都挨着坐,这都是有缘哪,都是助道啊,他要是冲吨了,打呼了,监香下来走圈子。禅堂里打香板,各人打的不同,方丈的香板,一首座、班首、维那、监香、书记的香板都不样,这是打七的时候,这平常也有好多事情,巡香有四种香板,监香有八种香板,监香是警策,散香是同参道友互相结缘。这一枝香,午板香是六个圈子  要是双班行的话,在你面前要经过十二次,他过来过去的,你睡觉的时间也没有了,因为刚吃了午饭,人的昏沉大,禅堂里是活的,你昏沉大,睡觉多,就要加圈子。
    这个打香板他是个很主要的事情,巡香、监香你要看对方的情况.或者他是刚出家,刚受戒,午板香睡觉了,巡香或监香,手要抓空,要轻,使他能够醒觉过来,香板要打的这个样。会打香板的,你打的他都不知道是打他的,得会打香板。禅堂里走圈子,自己扣香,古代没有钟表,按香走圈子,老参师父,香桌上这个当值的,他要很懂,那叫接香、捣香,监香走圈子要看着香桌上那枝香,班首师父讲开示也要看这枝香,那你不能在那儿紧说紧说呀,有些人一说起来长长短短的说好久,香到了,当值的一捣香,你不要讲了。
    禅堂里边这叫下签,现在这名字都不知道,下签的下法,看人、看时间,看离开静还有十分钟或者几分钟就要开静了,他还在那里打呼睡觉,这样么下个签,叫他下来跪跪,那佛前有个铺垫好长,把它铺开,在那棕垫上跪,这么一弄,再有几分钟就要开静了,或是引罄开静,或是鱼子开静,一开静,维那师父招呼:站起来!回到自己位子上去坐!是这个样子。因为他有一个棕蒲团,象这水泥地上跪,很疼啊,要考虑考虑,轮到自己头上怎么办?这个规矩是要有的,这个方式方法是个活的,禅宗的语句都是活的,不说破,参而自得,讲这个制度啊,说不完了。
    你得有信心,你得很喜欢禅堂里这一切,对于这一法很信,学的时候他就容易学,你要是感到没什么意思,对这一法马马虎虎,你学几年也不行.你这个样子直接形响到修行,那也就是勉勉强强的在这里住。禅宗这一法,是最上乘,是无相法.社会上这个道,那个道都是贪求心,妄想心,执着心,就是精进勇猛,搞无量劫也不行.因为他不是在这上面走嘛!很早了,我在云门寺住,有个师父在那儿住了好多年,他根本对于佛教没有一点认识,虚云老和尚是过来的人,大家都去请问他修道,他在那里那么多年,他没有说请老和尚开示过.这来了一个道人.他五体投地给他磕头.叫他传法给他.你看这糊涂不糊涂?那就是狐狸精跟着狮子王,百千万劫你还是个狐狸,因为基本上就不是一个种性。
    就说出家多少年了,戒也不愿持,规矩也不愿守,他另外还有一套邪知邪见,说能度杀猪的屠夫,外道你度不了!我出家的太白顶,有个老.行.外表很好,在高旻寺住,那是打七,也有点逼迫,不去问话还不行,他去请问来果老和尚.来果老和尚就说,你在家做什么?我在家呀,传善吃斋,那几个县,太白顶山前山后.不管湖北河南,大部分都是金弹门,金弹门、雪花堂、三花堂,他们也念《金刚经》,也念《心经》,老和尚问他:你弄这弄了多少年?他说:我弄了八九年.老和尚说:你要当土匪当强盗啊,我还有办法,你说你学外道学了八九年.那就没有办法了!这知见不行嘛,这修行人最主要的是见,见解认识.你就是在庙里住.你不认识佛教你住也没用,既然出家了,过去所有的观点、做法去了吧!重新学佛,要知道自己是个干啥的。一个学者问善知识,说是和尚你修行吗?善知识说我修行.我修行跟你不一样,你是在生灭之中修行,我是不生不灭,那就是你是先修后悟,我是先悟后修,你这一举一动都属于生灭,我不住一切,所有的观点、行动不属于生灭。这个嘴说不行,要实际行动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这些规矩很要紧,禅堂里边不准说话。两句半话,哪里都是这个样,禅堂里边多一句,禅堂是三句半话,怎么还有半句话?当值的、悦众、香灯、司水他有半句话,半句话就是他跟谁说就只能让谁听到,不能叫第二个人听到,听到了打闲岔,和尚一句话,班首一句话,维那一句话。这是禅堂里。斋堂里两句半话,斋堂里维那只能起腔,他可不能说话,僧值一句话,和尚一句话,当行堂的是半句话。大殿里和尚一句话,僧值一句话,香灯半句话,班首在殿里就不说了。禅堂里边维那大,客堂里边知客大,上客堂寮元大,大寮里典座大,你到大寮里不要乱说话,你没看大寮里有个饭头的香板,有个典座的香板吗?上客堂里一个佛像,佛像下边靠着寮元的香板,在他那个范围,他能说他能讲,都得听他的,知道这些,自己也得当当,是我们出家的事嘛,维那也要当当,起腔都要会,那没有敲的了,你就得去敲啊,你别说我不会呀,你是个干啥的人呢?你混在这里面,你这也不会那也不会,你不是混的吗?
    这一句话说错了就不得了啊!云居山文化大革命,一个干部一个和尚的交代问题,朗耀和尚有个徒弟叫明本,他们问他:你为什么出家呀?他想在这儿讨点便宜,实际这一讨啊,上当了,他说:我不是出家修行的,我什么都吃,酒也吃,肉也吃。这干部不答应了,原来你不是个出家人,你伪装混到里面了!把他另外关起来,好好检讨检讨,人家都是出家的,打了佛像,烧了经书,好多和尚都在那儿哭,那人家是真出家的,你不是真出家你是干什么的!弄的不得了,他想摆脱反封建,反迷信,这么一搞更有事,我住的那个房子在他前面,这出家人你不要想赚便宜,赚便宜不行。我是跟他们干部这么说的,我说:我是出家人,你们把佛像经书烧了,那我不同意,我们相信这个嘛,我不同意!他说:你不同意,你有什么办法?我说:我什么办法都没有,反正我不同意!他们说:哎,你这还真是个和尚!那个书记说,他说打佛像烧经书他不同意,这是真话,他是实在的,我们是没当和尚啊,我们要是当和尚,他们打佛像我们也不会同意!对我还挺好,那你们打菩萨我怎么能同意呢?那就是干部一个一个说明白了,你们出家多少年的老师父,你们不要难过了,我们会给你们安排,你们的生活肯定要比当和尚好,你们何必要受这个委屈呢?吃这个苦头呢?你们这些出家人,这也吃不得,那也吃不得,我们不能强迫呀,因为人民信教是自由的嘛,怎么把这佛像打了呢?这是毛泽东思想,要前进到一个新阶段!这干部有好多还是居士,他也信仰,偷偷摸摸的他弄一本经书放那儿。
    佛教是人民信仰,这有因缘,谁想怎么样也不行!就是文化大革命,他想斗出家人  他说:你这个老脑筋,还在那儿乱说乱讲。一个体乾,他不是老在禅堂里当值吗?敲钟板……本来藏经是佛教尊重的法宝,那我们就是吃多大的苦头我们也得要这个法宝啊!这是我们的根据,我们修行修什么?就是跟着这个经,跟着这个法,没有这个法,佛教就没有根据了,依这个法修行,佛教就永远存在,没有这个不行,就是花钱、出力,也要把经书请到我们道场里边,一个保管,一个看看,体解我们的法宝。就是有些事情麻烦了,这现在多少年青人出家呀,有多少真正的发道心呢?有也有,少,在这一切行动之中,处处能表示出来没有道心。禅宗最注重跑香坐香,坐禅嘛,你看古来那些善知识,那些菩萨、罗汉都是坐禅,什么是佛法?就是坐禅哪!坐禅就是佛法,出家的目的就是了生死,坐禅就是了生死啊,不是再到哪个地方了,要相信,要认真,要把自己最初出家的这个志向立起来,古人说;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。就是你发的这个道心,始终如一,不要退,精进勇猛,修行就要精进勇猛,跑起香来,大步紧行,坐起香来,端端正正,上殿过堂都要认真,处处不能空过,你说我们这个出家人,你有什么事呢?听见叫香一响,叫香是什么?叫香就是喊啊,喊人呀,来呀,叫香打了好久,一个还没来,这怎么了?没认真,没踏实,这就是把自己的生死大事没认真哪!要是认真的话,哪能错过呢?哪能耽误这个时间呢?!哪能坐香的时候不去坐,跑香的时候不去跑?就是没认真,要认真哪!催板。
 
 
开示三十六
    天气凉快了,八九月的天不冷不热,正好用功,作息时间有些更改,不管怎么改,听到打叫香都来,早上打三板、四板就起来,也不要操什么心,道场里嘛,就是这样,成就用功,成就用功这一切,我们在外边要当参学,要真参实学,这修行人,受益见解很重要,没有这个不行,万一错了路头就麻烦了。你自己喜欢用什么功就用什么,你用的时候很容易得受益,那么你就是往昔劫用过,用的很纯熟,假若你这功夫从来没用过,你要是踏踏实实的用,还是行。现在用功不是念佛就是参禅,提倡的人很多,得实际的人也很多,不管用什么功都要踏实认真,虽然说念佛简易,参禅是最上乘,只要踏实都行,全靠自己,别人来说,也不过是提倡一下。用功的下手不同,比如念佛要念,参禅要参,参禅是个灭,念佛是个生,这还是生灭法,可是你要参禅参到一念不生,念佛念到一心不乱,这就不是生灭法了,一定把这个功夫弄个踏实,不要停。以前有人用功踏实了,就说:我呀,从今以后,再也不随天下老和尚舌头根子转了.这就是叫我们立个主宰,自参自悟,自解自了,不从外得,不要被外边说长道短所改变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前面的祖师,他们遗留下来一言半句,都是给我们后人作主宰。有些师父不要管,他自己知道遵守制度,一切如法次第,因为他己经对佛法有了相当认识,有些不行,非有人管才行。这说的是灵树禅师坐道场,常住住了好多人,他请了好多执事,那时候这些纲领执事也认真,道风兴起来了,这些执事,他就是不请首座,有人问,他说:首座刚生下来。过了几年他又说:首座现在在那里读书哩.又过了几年说:我们首座出家了  再过几年说:这首座受戒参方去了。最后过了两年,灵树禅师早上过堂说:大家吃了饭,一起到山门外面迎接首座和尚。这人是谁呢?就是云门文偃禅师!他到天台山参学,印度两个和尚认得他,说:禅师,认得吧?昔日灵山一会,你作了七世国王。这都是过来人,都是大菩萨,你象历代的这些祖师,那都了不得,这些事情只有他们这些人知道,他怎么能晓得灵山一会呢?他确实知道.
    禅宗这些传佛心印的祖师,他为了重兴禅宗.所以现身说法.他们说虚老和尚是憨山大师的后身,那就是在云门出事之后,他们把虚老和尚关起来了.那时候上海一个老和尚给虚老和尚寄了本《观楞伽经记》.老和尚拿着那本书就说了:这个《楞伽经》是我坐水牢时候注的。后来有人知道了,坐水牢就是憨山大师崂山出事.充军到广东.罚他坐水牢,那时候著作的《观楞伽经记》,憨山大师本来叫德清.老和尚也叫德清.憨山是五台山那边的一座山,印度一位梵僧在那里隐居,憨山带了一部《楞伽经》去,梵僧看到了,说:这是我们国家的宝书,不知哪一年传到中华了,憨山就在那里住了一个阶段,有不懂的就问他,后来憨山的见解超过了池,梵僧就说:你赶快下山去,你要弘法利生报佛思。
    象这个祖师道场啊,你能住到这里也不简单,得有大善根,大栽培,我们只是有这个栽培,还要继续修行体会佛法,不能偷懒。要按禅宗来说,这个仰山的见解最高,沩山那地方大,住一千多人,沩山拿着一把锹,往这一千多人中间一站,这些师父都不晓得怎么回事,仰山马上站起来说话了:高处铲,低处平,开工!不晓得是挖地呀还是干什么?实际这是禅机,搬柴运水,无不是禅机呀!就用这个禅机把自己所得的佛法表示出来。
    我们这个自性本体有个什么呢?你起心动念都是贪染心,违背了我们的自性本体,不得已,才立这个,怕我们得不到实际,才立这些,为了修行,为了认识佛法,为了得到实际的福慧,我们就要继承祖师的清规戒律。
    班首、维那他们都是方丈请出来的,都是道场里边的领导,都是我们大家参学的方向,班首领导大家修行,维那领导大家学会清规戒律,维那对班首要恭恭敬敬,班首对维那怎么样啊?维那是禅堂的主人,班首常念维那辛苦了,领导大家修行,维那规矩不懂,请问班首,班首要实际的说出来,要没有这一个很好的团结呀,他就弄不好。丛林下禁止三个一帮,两个一派,道场里边要遵守六和僧.维那是坐禅主,领导大家学习修道,清众对于维那、班首又该怎么样呢?维那对于刚来的清众又当怎么样呢?那就是清众要感谢维那,很辛苦,很出力,你看这跑香他比别人还跑的快,是他在领导大家把香跑好.要按正式的禅堂,每一枝香维那都要喊:打起精神来!这班首要说:照顾话头。这不都是善知识吗?人非圣贤,谁能无过呀?或是班首、维那有点不如法,当清众的不要三个两个在一起说长说短,高旻寺的规矩,你禅堂的清众讲维那的长短,他不答应。你到这个道场里你要放下来修行,你不要看人家不对,你只看你这个话头在不在,禅堂里这一切事情你是不是做到了呢?当值·散香这都是佛法,这一切的制度一切的方向都是出世法,我们要恭恭敬敬的对待,那就是出世法了,你要是烦烦恼恼的,你虽然学的是圣贤之道,你还是个世间人,因为这世间的人就是贪嗔痴,那就是大家天南海北走到一起来了,要互相的提拔,不能互相的说长说短,打闲岔,闹是非。
    这个吃东西,一定得注意,按说一个真正的比丘,不是吃东西的时候不吃,能不能这样做呢?因为青原山是前边祖师的道场,不是哪个人想弄这些制度,有些人他确实想自己弄个什么样子,那个是弄不来的,现在有些师父,本来是好意,也想提倡禅堂,云居山我不在那儿了,搞了一个阶段,还不晓得怎么搞的,一开静就吃,打了催板到外面去吃,香不愿意跑了,只顾这个吃,那就是出家人要离五欲啊,财色名食睡,禅堂里这个制度,领导我们大家直趋无上菩提道路,那你是想走这个菩提路啊你还是想扎这个地狱根呢?外表是个和尚,究竟怎么样?自己问问自己,不要光说他人长短,要常思己过,莫论他非,这样子才与道相应,你光看这个不对,那个不对,你究竟用功没用功啊?你说别人长短的时候你那个功夫在不在啊?那么肯定不在了,说我这个思想里边你怎么能知道呢?你说是说非就知道你了,若知心腹事,单听口中言,一定没用功,作啥呢?人我是非,人我是非与道不相应,忍辱慈悲与道相应,禅堂里整个是一个大慈大悲,你一进来,你就弄个是是非非的,究竟你想做什么?你是不是出家的?要好好想想,不要说别人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禅堂里这些规矩,你没有个三年两年,你还学不会,你光会敲了,那里面很细致的事你还是不知道,这是外表的有形有相,话头是无形无相,起心动念.即乖法体,禅堂里是寂静无门为法门,那还说这么多事情干什么?或者是不说还不行.因为他从一个在家人刚到佛教里面来,究竟他在家是个干啥的?是个种地的?是个干部?是个少爷?是个老爷?这都不知道啊,各有各的习气,各有各的搞法,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.你在社会上干什么,你既然到佛教里面来了嘛,你把你那些能不能放下来?把你在社会上所染、所爱、所丢不开的事情能不能丢开?要知道,但尽凡情,别无圣解,这就是佛法.
    禅堂里跑香注重的是忘身忘体,要净除妄想六识,一个跟一个,不能乱饱,还不能跑进跑出,这一起香,到禅堂里就把自己的功夫提起来,你要看话头,那个话头就不要断了,不要执著,微细的使它在就行了,越细越好,不要用心用意,只是这个功夫在,功夫在,思想杂念就没有了,这叫制心一处,即是定,定中不被一切外缘所约束,不被一切所障碍,这就是慧呀,一切境风吹不动,这就有主宰了,你是不是这样用的呢? 要真是功夫不间断,踏踏实实,一天到晚功夫在,这人现在很难得!再一个,现在想找一个真正的善知识你可不容易找,你们有些师父经常东走西走,你看看那些庙里都是作啥的?现在各有一个名堂,为了弄些名利,把自己的持戒坐禅都丢了,看见这持戒坐禅的人不高兴。什么是戒?你把这习气毛病去了,这不就是戒吗?不就是戒这个的吗?这有什么巧呢?也没有什么妙,只使功夫在,行住坐卧、二六时中不被这一切外缘所扰所约束,你就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,你自己就是个善知识,到哪儿找?要赶紧,把自己的功夫用好,时时刻刻不要打失·马祖学生问他,如何是佛?他说:即心即佛。自心是佛,不要往外求,这就是路头。
    本来我呀,不喜欢到外面去,哪儿也不想去,不想去嘛,有些事情现前也不得不去一去,那边说给我们弄一部藏经,这倒是一个大事情,不得不去,其实去也没用,在深圳被海关扣住了,要钱,要钱我也没有钱嘛,我就回来了。后来这个经书放了很大的光,消防队都去了,以为这里着了大火,到了那里才知道是经书放光了,海关那个头头把这经书装了两个大汽车,送到这山门口,他们说是他送来的,我跟客堂说:给他们拿几个钱吧。他们不要,开着汽车走了。这个经它有很大的灵验哪,它会放光啊,这光大的很,外边以为这里着了火了,那不是的,这是经书放光。我们生在这个时代,这个时代他们做的事情我们要是不知道的话,我们就要吃亏,本来这个经书是我们佛教的事情,社会上怎么能管得了呢?也不应该管,不应该管是不应该管,你妨碍了他他就要管。
    有很多人他还是很喜欢禅堂,禅宗嘛!我们国家大部分寺庙都是禅寺,你看某某禅寺,某某禅寺,那就是禅宗寺院,我们国家千百年来,住持佛教的是禅宗,其他的宗都是禅助持,禅宗一兴起来,其他的宗也兴了,杜顺和尚见了性,他弘扬华严,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,他也是见性的,不管哪一宗哪一教,那就是见了性,通达了禅宗,再弘扬哪一宗都行,这个禅宗的事只有禅宗来弘扬才行,其他的这个宗你弘扬不了。要按说禅宗他没有什么语言,他的问话就是实际,问在答处,答在问处,其他的宗他可不这样弄,这历朝历代的禅宗善知识,他都能弘扬其他的宗派。旧社会,印光老法师,他也是见了性的人,他有他的愿力,他观察这个时代,人的因缘善根,他是应时应机来弘扬净土,解放后,虚云老和尚,他真是禅宗见了性的人,他也讲经,他也传戒,他在鼓山弄了个华严学校,那就是不管你弘扬哪一宗、哪一教,都要见性,不见性你弄的那个还是生灭,不能彻底。
    这个地方原来叫安隐山安隐寺,后来北宋年间改成了青原山净居寺,宋徽宗到后来也很反对佛教,这些历代的皇帝将相摧残佛教,加起来是“三武一宗”,再加上文化大革命,那个更厉害,说这个干啥呢?这都是过去的事,不说不知道啊,这佛法受摧残、我们要知道,我们佛教在社会流传,不管社会对我们佛教怎么样搞、我们总要以慈悲心来对待,使人民能在佛教里种点善根,今生来世也可以了生脱死。
    这个道场.七祖他对于中国禅宗有很大贡献,他传法给石头希迁,希迁后来到南岳,在一块石头上搭了个茅蓬,人家就叫他石头和尚,到现在还是石头和尚。永明寿,云居膺都是青原下边的祖师,古代的出家人对于这些祖师、善知识不肯称呼他的名字,就称呼他那个山名、地名,青原是行思禅师,南岳是怀让禅师,南岳下面出了马祖,马祖是他在家的名字,他姓马,叫道一禅师,马祖的文字记载不多,这些祖师他并不是不立这些文字,或许是在他当时并不需要这个。马祖、石头他们那些人,学者来问话,就是答在问处,问在答处,很明白、很彻底,现在不行了,可是禅宗这些法还是依旧,那动不了!这现在这个道、那个道很多,大部分都是知识分子,假若对于佛教没有相当的体会,不管他知识多高也起不了作用,他没有信心,他信什么?他就信他那个知识,能在世界上怎么样怎么样,我们这只有一个信仰,信、解、行、证,这就是我们佛教,不管哪一宗,哪一派,都是这个样,这个不改,怎么也不改!不管哪一个善知识都不能动,都不能改呀!这叫定法,以这个定法成佛了生死,没有这个不行,达不到实际。我说这话,叫你们年青人对佛教有点认识,以后就不会有其它的错知错路了,有这一个方向,没这个方向不行,这啰哩叭嗦说这么多干什么呢?目的就是这个!用起功来什么都放下,放卜来用功嘛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现在这个地方要成就初发心,初发心很难哪!怎么难呢?一个没习惯,跑香坐香、盘腿子没习惯,再一个看话头也没习惯,看不上,还不晓得怎么看法,规矩没学会,话头没看上,你身心不安,道场要成就所用的一切,我们这里一定要成就了生死,不要讲排场,不要光讲舒服快活,要知道这个舒服快活都是生灭,都是生死,这样搞不行,那就把这个道场的宗旨、目的给去了!今天我看你们几个刚出家的,跑香还不会跑,跑香不要张嘴,嘴不要张开,只有鼻子呼气,开始还不要跑的太快了,不要跟跑马路一样,那样不行,开始轻轻的,就跟平常走路那个样子,维那是禅堂主,他说了就要算,他说跑,大家一起跑,他让站就站,我们这个禅堂就象一个般若大船,维那是掌舵的,往哪开要识风看浪。
    要按理上说,这禅堂可了不起,佛说三藏十二部,祖师立的一切观法、观行,都在禅堂里,我们既然进来了,既然受了三坛大戒,就是真正的佛教徒,《梵网经》说:众生受佛戒,即入诸佛位,位成大觉己,真是诸佛子。你看这说的多好!你守了诸佛的戒  你就是真正的佛子啦,可不要小看你自己!那就是佛的这一切法呀,都交给你了,就跟那担担子一样,你要担起来!担就在禅堂里面担,要担起来禅堂里面这一切事情,去学去做,这就是佛的家业,这就是真佛子!
    感觉我们出家呀,很幸运!这当和尚这么样的好,这么样的好事情我怎么当来了呢?受戒这么了不起的三坛大戒我也受了,自己觉悟,我呀,一定有这个大善根!我既然有善根,我今生就要了脱,要发这个心,发精进心、发勇猛心、发修行心,目的没达到  没有得到实际,不能随随便便放过,跑跑香,再坐坐香,我们就是千这个,别的也没有啥事,要知道,一个道场要很多人成就,就是劳动也不是一天到晚劳动,劳动那么多的事干什么?我们的生活,也不是光靠我们这些和尚啊,我们哪有这么多钱修房子?我们吃饭穿衣,并不是完全靠我们自己,僧伽嘛,他有人供养,成就修行,他是好意啊,他叫我们赶快修行,不要做好多事,修行成功了好度化众生。不管出家在家,目的都是一个,都是为了佛法常住不灭,为了修行人修行了生死。
    我这个人哪,也不懂得什么,不懂是不懂呀,他在这个佛教里头经风雨、见世面,他弄了这么几十年了,古代的时候,都不是一天到晚的坐在那里,你看马祖,马祖他最喜欢栽树,后人叫“马祖栽松”,未成佛道,先结人缘,这些古代的祖师,尤其是禅宗的祖师,他们都在那儿劳动。还没解放,我在云门寺,虚老和尚天天在外头栽树栽花,自己种菜,那时候,现在美国的法云给他当侍者,老和尚栽的树,别人可不能给他弄坏  弄坏了可不行,老和尚他会打人的!那你犯点规矩他不说什么,你把他栽的树弄坏了,那可不行,这就是说历代的高僧祖师都是以劳动而为实际。
    丛林,道场,有次序,有规格,没有这个就乱了,上殿、过堂、出坡,他都有个规格,没有这个规格,他上殿就乱了,过堂也乱了,上客堂里也得有规格,按说丛林里上客堂站的地方,过堂吃饭的地方,他也有制度,禅堂里这个位子,班首位,维那位,是丛林下方丈送位,两边的师父是维那送位,他有了位子,他就上正规了,禅堂里西单第一个位子是僧值的,东单第一个位子是知客的,你要是在后边,你过堂吃饭也要在后边,你坐香也要在后边,因为现在就这几个人,也没正式的安排,到了冬天把这点事情弄起来,管他人多人少呢!我看有些年青的,是当参学的,参、学,学什么?学就是学我们道场里这一切清规,上殿、过堂、出坡、出入往还,禅堂里边的大规矩、小法则,当值、监香、散香、巡香、盘腿子、放腿子,这些制度上正规了,到外边去上殿也上正规,去吃饭也上正规,禅堂里要是上正规,外边也会上正规,禅堂位子是乱的,那上殿也乱了,吃饭也乱了,为什么乱?他没有人招呼,大殿里、斋堂里都得有僧值招呼,禅堂里有维那招呼,库房里有当家、副寺招呼,上客堂有寮元招呼,这现在好象是丛林的这些制度规矩百八年来没有了,你现在要把他弄起来呀,不容易!因为现在不懂的多,不容易弄的事情,要细心的、认真的,我们要知道,我们修道人,要没有清规戒律来管制的话,不行,乱了!外头乱了,内里边那是肯定乱了,你外头乱了,就说明你内里乱了,内里要不起心动念,外头他不会乱,他心里有什么东西,外头他会表现出来,威仪即定,定即威仪,你外头乱了,别人就知道你思想也乱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以前我住禅堂的时候,有些老师父,他当巡香,他走一个圈子,你哪个人用功没用功他都知道,怎么?那个样子不一样,他这个功夫己经上了正路,身安心安,他坐在那里也跟别人不一样,他在思想上、行动上走上正规了,他个人就安定了,太平了,啥事也没有了,一天到晚都在功夫上,这个人哪,那就没什么话说了,还说个什么规矩啊?我们这个思想是乱的,烦恼妄想多,功夫站不住,没有别的,就是没踏实,上殿、过堂、出坡,这几种事能把我们的信仰修持体现出来,纲领看就看这个,讲也就讲这个,你的功夫没上路,上殿过堂之中你总有点错,或是晚去了,或是功课还没做完,你走了,说那我的思想你怎么知道呢?就在这儿看出来了!出坡是修福的,坐香是修慧的,道场是福慧双修,以前住两年禅堂,规矩熟了,功夫也会用了,他到外面培福去了,或是做饭、种菜、烧大火,给常住做一些苦事,名字叫行单,修苦行,学普贤行。我们这一切福一切慧都是我们自己修来的,不是白白的给的,那就是别人结缘这几个钱,这是我们有这个福啊,你没有福谁给你,说今天有人供养吃豆腐,这是福啊,用功见解这属于慧,这个福慧全靠个人。世尊福足慧足,成佛了,我们要知道,福能融慧,你要是一点福也没有,你吃饭没有,穿衣没有,住房没有,你还修行什么?你要是有福报的人,一切具足,就能拥护我们修行,没有智慧,不明白道理,修道的方向不知道,这修行也修不成,所以一定要福慧双修,催板!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七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