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六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六章

 

开示三十三
    世尊说这些因缘,都是提拔我们后人,按因果行事,佛说法一切的表示都是表示因果,他对我们后人最关心,只怕我们不修行,怕我们不用功,怕我们堕落了。虚云老和尚圆寂了,看他抽匣子里写了一张条子,他说我己经老了,在世界上已经没什么了,你们修行要依四念处就不会堕落。观受是苦,你得到的这一切,享受的这一切,用的这一切,你仔细观察观察,这都是苦啊!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,还要观身不净,这个身体你怎么样洗,天天洗,他还是不净,有的人好些,有的人他上出一些特别的气味,这气味呀,很不好弄,跟他挨着的人好难过!我们怎么吃的好,穿的好,都为这个身体呀,人要没有这口气了,热天很快就变了,一股气味,人人看见不喜欢,怪好的同参也不行了,就是在家人亲儿亲女也不行,要实际的观受是苦,这是助道的,免得这也吃不来,那也吃不来。
    我们出家人在这个清净寺庙还好一些.有些庙里弄的也不合适,前几年东林寺出了事,原来是果一和尚的徒弟叫德心,在东林寺弄的不怎么样,我们也不能完全听外面说长说短,他要一点事情没有也不会引起外面说,可能说的严重一些,或是跟他不对,加一点。不管别人怎么说,自己要正正派派,在那儿持戒坐禅,别人要说没地方说,说不起来,你做的事情不合适,也避免不了别人说。
    禅堂里用功要忘身忘体,你这事那事放不下,功夫就用不上,被它打闲岔!按说禅堂里是最好用功的地方,跑跑坐坐,吃饭只管吃,茶水别人烧好提上来,你说现在社会上这个样的到哪儿找?这都是佛的光明,历代祖师的余德呀!我们享受啊!既然是自己离开了家乡,就不要再想七想八嘛,不管你在家怎么好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不要想它了,不要留恋了,我们要学古人,要学佛,佛从皇宫一出来,他也不会回家看看,就是来找他,找着了也不回去,我们学就学这个,学他放得下,丢得开,不被这名利财色所约束,你要放不下的话,你这功夫到什么时间用得上呢?能把这一切放得下,当体就是正念,为什么放不下?修、修啥呢?就是妄想烦恼嘛!前面的祖师看我们烦恼,不得己说一个话头,说一个念阿弥陀佛,念观音菩萨,我们既然有这个善根,闻到佛法了,那就要认真哪!要踏实啊!踏踏实实的用功,只有这个用功的心在,其它的长长短短使它不在,要把功夫做的行不知行了,不会不得好处的,你东想西想的功夫还没用,这事那事还丢不开,这到哪一天呢?不要哪一天了,现在放得下就是功夫,你把妄想放下来,看话头一点也不费劲,要认真,要把他当个主要的事情来做,你做一个阶段你再看看就不一样.那怎么我还没做上呢?你还没做呀,不是做不上呀!念阿弥陀佛怎么没念一心不乱呢?你根本来说你还没有念,你只顾打妄想了,放下来!要单单的的观照自己,主要是放下、丢开、认真!
    妄想来了,按说这都是好事情,从来不知道打妄想,现在知道打妄想了,你没有到禅堂来,你没有坐一下,你怎么知道打妄想昵?你跟同参说长道短,你怎么不知道这是妄想呢?进了禅堂,得了好处,晓得妄想了,能够晓得妄想,这个人他已经在那儿用功了,他要不用功的话他不知道,不管用什么功,你知道打妄想就赶快用功,有妄想就没有功夫了,赶快把功夫提起来,这热天用功不要太紧,要善调身心,自己考虑自己的身体,自己调养,尤其夏天,人的火气大,多吃点凉性的东西,吃饭不要吃太热,从林下,斋堂里边夏天有好多事,夏天饭要添早一点,饭菜冷点,念供养咒念慢一点,吃了饭结斋快一点,多吃点茶水,因为经常出汗,你要不多吃茶水呀,就会上火,做什么事情慢一点,不要弄的太急躁,这是调身的,看话头,天气热,不要用力,不要紧追,囚为这个话头不属于有,也不属于无,你起心动念都属于生灭,话头是个不生不火,你急躁,话头就看不上,心里不容易静,不要着急,不要怕妄想,看话头这叫无心道人,心平气和,功夫越细越好,清清净净的使它在,就不空过了。
    百年三万六千日,不放身心静片时,我们这人活不了好久唉!百年只有三万六千日,从父母生我们到大,都没有放下,自从懂事情会说话就有贪嗔痴,虽然我们这些人是信佛的,是不是完全放下来了?可能还不一定,片时啊,很短的一个时间都放小下!这一百年中,白天是妄想,夜晚是梦想,你看哪有一个放下时间呢?各有各的业障。要按说,人哪,在这社会上极苦啊!生病,这个病苦到身上就没有办法,世尊说法四十九年,就是我们放不下呀!世尊在皇宫比我们强.他自觉自愿的给众生作榜样,到雪山六年苦行.这是路头,学佛就在这学,就从这开始,人家丢不开的事情他能丢开,大家放不下的事情他能放下,我们也要这个样,佛放下的我们也要放下,佛能忍让的我们也要忍让,这是学佛的开端,一定要这样学,不这样学成不了佛,要努力赶快成佛了生死,不要在这个社会上贪染了,不要爱,家里不管怎么样好,老婆孩子都要放下,世尊不是带头了吗?世尊亲有净饭王,爱有耶输陀罗、罗睺太子,有国王位,我们有啥?我们有什么位啊?我们啥位都没有,你还放不下呀?把自己放不下的事情要学佛放下,修行没有什么巧,也没有什么妙,就是放下来!放下什么呢?你所贪,你所染的这些放下来,一定要这个样子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我们信佛的人只管信仰,只管修行,这佛法的存在不存在我们管不了,我们就是持戒坐禅修行,你管,管什么?你能管得了啊?就说那个山门口卖香的,看相的,政府叫我来管,我说我怎么能管得了呢?人家不会听我的,他不会听是不会听,你得说说,我说:说说倒行,说也白说。别说在山门外头,人家还想跑到山门里边呢,南昌佑民寺门口你看多乱哪,到处都这样,你说我们出家人什么都不管,把山门一关,你现在关得住啊?他现在规定寺庙是国家的了,你和尚在这里看着,得看好,这今天来了几个人,把我们这个树都照了相,登了记,叫我签字,以后出了事情就要叫我负责,你看这多麻烦。北宋年间,现在的宝峰,地方官要把宝峰里外的树砍了,和尚不答应,把和尚抓起来了,这样比较起来也算好,政府保护嘛,他们说了:这净居寺卫生搞的不好!现在修建嘛,木板到处都是……
    没有哪个地方不是我们修行的地方,没有哪个时间不是我们修行的时间,道家指定子午,我们不管,我们佛教就是什么时间也能修行,什么地方也能修行,功夫不间断,因为你不忌讳这个地方,你不忌讳这个时间,你只关照你的功夫嘛!时间是时间,地方是地方,你管它作什么!处处要用功,时时要用功,把自己功夫照顾住,不被妄想境界所约束,这就是修行人,到哪儿修行呢?你所知道的,你在社会上所学的,这一切一切丢开,就是一个大修行人!你说你想找个地方去修,到哪儿找呢?找不到啊!古人说,处处是道场,没有哪一个地方不是道场,要这么认识,用功要这样用,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功夫照顾好,还要知道世事无常啊!你看我,十多岁跑到山里面去,这不觉不知七十多岁了,你说这快不快呀?你们年青人,你别说我还年青啊,说老就老了,我并不知道我老了,怎么?这一天一天过来了,也不忌讳这个,这不觉不知就老了!
    日本鬼子投降,国民政府这些要人,想请虚老和尚修理大藏,场所设在南京,虚老和尚为第一名。老和尚说了,这个不好弄,还没有开始弄,国民党跟共产党打起来了,弄不成了。修理大藏,这各宗都要参加,哪一宗都愿意叫自宗的书籍语录加入大藏,这个一定得有政治的大权,没有这个不行。雍正他是皇帝,他修大藏谁敢说呀?谁说就要谁的脑袋!就象武则天那个开经偈,雍正不准入藏,为什么不给她入藏呢?这武则天在社会上名誉不怎么样,雍正不给入藏不行啊,韦驮菩萨现身了,说:你要不把这四句入了藏,我掌金刚杵把你打掉!后来还是给她入了藏。明朝末年有个汉月,他的文章盖世无双,他著了好多书,名称就叫汉月藏,汉月也算是天童密云悟祖的徒弟,密云悟祖有一个徒弟,就是开归元寺的白光明祖,又有一个破山祖师,他到四川去开双桂堂去了,密云悟祖身边没有合适的人,汉月他就作了主,密云悟祖他是开了悟的人,传佛心印的祖师,他看这个知见不正,贻误后人,没办法,密云悟祖发愿来生要作皇帝,一定要把他搞掉!雍正修大藏,一开始就下令,不管在家出家,大庙小庙,要有汉月的书,一诗一句,赶快交出来,不交查出来那就杀头!这北宋年间欧阳修也不讲理,禅宗本来是三千七百公案,他就给去了两千。虚老和尚说:他们都有大权掌握呀,这各宗的要是都来了,我要说哪一个不行,这怎么能成呢?第一,太虚这些著作,要是修理大藏可能不许存在,他也是个太虚藏,现在又出版了,太虚在佛教闹了一场大事,太虚闹金山!他作啥呢?他要把金山改成学校,把这禅宗道场都要改成学校,那时候这个禅宗有人哪,高旻寺那老和尚名望大的很!太虚下边有好多高级知识分子,他身边有个慈航法师,最有名了,他最喜欢的是釜山法师,法舫法师,北京那个正果法师也是他的学生,南昌那个心道也是,解放初期,上海玉佛寺苇舫也是他的徒弟,那要说把他去了可不好弄,天台宗有个谛闲法师,圆瑛法师,能海法师,他们这著作可能都不能存在,老和尚说,这些事情要叫我来弄哪,弄不来呀!你象能海法师,他有好多人,能海他把《四分律》也不一样了,早晚功课也不一样了,老和尚那时候北京开会就骂过他一回,这现在五台山可能都是他们那些人了,能海法师他还是提倡持戒,就是观点不一样.解放初期成立中国佛教协会,这圆瑛法师,能海法师,还有上海那个应慈,这些人都在北京,他们一部分人提出来,不穿和尚衣服,不穿海青,不能穿汉服了,就是我们这大领衣不能穿了,这能海法师他说了,他说本来这些汉服都没有,比丘就是三衣,那圆瑛法师他们都不管,上海的持松,苇舫,他们提这个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说是有一个菩萨出世啊,那就令我们这个佛教得久住世,不是菩萨来护持的话,佛教早就不存在了!一个东密西密,你象我们汉人出家他还不承认,那西藏那些人现在来说讨的都有老婆,他还不承认我们,我们受三坛大戒他也不承认,那政府人家不管这个,你们内部的矛盾你们自己解决。虚云老和尚在北京就是他不答应!他不答应,大家不在乎,说他一个人那么大年纪他能怎么样?我们要改他有什么办法?闹到政府了,当时李济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,他算是很虔诚的老和尚皈依弟子,他一生任着不要命他也要保护老和尚,保护佛教!李济深看这个力量太大,怕老和尚要吃他们的亏,就劝老和尚:您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,你放下!那时西藏班禅、达赖是两个小孩子,他们都是随缘,他们都是吃酒吃肉的,你这汉僧吃荤讨老婆他还管哪?就是老和尚不答应,后来开会一提,提的好,就算是这个样了,老和尚一提就说:这历朝历代社会上改衣服,我们和尚都没改啊,我们穿的大领衣还是汉服,历朝历代都没有改,在人民政府下改了不好。这中央就接受了,说:是这个样子,历朝历代都没改嘛,为什么现在要改?那你这些和尚可不能改,对于政府可不好!就提出来,就把现在和尚穿的衣服当成僧装,僧装、素食、独身,你们这些出家的和尚你们要是愿意结婚,你们赶快离开佛教!你看这多有力量啊,政府啊!说佛法的存在,一定要靠当时的政府拥护,要不拥护就不行,不拥护的话,光是穿着和尚衣服的出家比丘就把你搞掉了,就这么坏!
    现在呀,这沥沥啦啦的还不晓得出什么鬼名堂!把佛教的这也改,那也改,佛教的历史就给改了,这都是干什么的这些人!还要有大菩萨出世才能住持佛法,我们这些人有啥用呢?你是参禅的,你踏踏实实来参禅,你是念佛的,你就一心一意去念佛,不然者啊,站不住脚!佛在世不是说吗?对于这些不讲理的人,默然,不理他,不跟他在一起,他慢慢的就消失了,你看阿难尊者,那些大阿罗汉都没办法,阿难问佛,如来灭度  那些不讲理的人,犯戒的人,我们怎么办呢?佛就说:我在世我是慈悲心教育,令他们慢慢的改过,我灭度之后,你们就默然,远而敬之,有个时间国王也会帮助。历史上皇帝大部分都是佛教徒,唐朝二十个皇帝十九个皇帝是佛教徒,你说佛法怎么不兴呢?只有一个唐武宗不信佛,他只有几年。
    你说我们生在这个时代来出家,你要没有个主宰,还是要入邪道,一定要持戒、佛不是说吗?佛法存在不存在就在乎出家人持戒不持戒,到这个末法时候来了,这邪里邪气的人到处都有,伪装呀,出家之后事更多,你象这持戒坐禅在家人不干,很早起来上殿,在家人也不干,这都是事啊,你说什么工厂学校人家跑香坐香啊?说是不出家没有事,一出家这事情还更多。要知道,学佛法,学修行,丛林里这一切制度就是佛法,这一切制度就要去我们在社会上染的习气毛病,你一定得接受,二时功课,一定要学,不学就不行,这还有点强制!你到这里出家,你是想了生死的,这都是了生死的方式方法,你到这儿来,不用这些上殿过堂出入往返的教规来治你的话,你还是在家的习气毛病,这个清规戒律,你要学,你要行,辗转的进入佛教,这是佛教度人的一个方式方法,也是成就初发心的一个开端,你要不接受这个不行,那也辜负了祖师的道场,也辜负了你们来出家,你既然来出家,就要把你领到实际的修道这个上边来,这就是丛林的责任,丛林的义务!要改变你的行动,内改外改一切改,思想念头行动都是出家人,在内在外都是佛法,都是修行,表示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,你要是不按佛教的正规前进的话不行,就是住一个人也是这个样子,一定要这么搞!你们是来出家的,你不是来发财的,不是来学这杂七杂八的外道典籍杂论的,你不是搞这个的,那你要搞这个不行,这跟你们打个招呼,我要看到你看这个外道书籍,我马上就赶你走!不准在这住!这是学佛法的地方,要时时刻刻在佛法上走,把你在家的观点、思想、毛病辗转的消除,成为一个真正的佛教徒!你受了戒了嘛,你就是一个比丘,要持戒坐禅,要认真,一时一刻也不叫他放过,你这才是个修行人哪!三个两个在那说长说短,你说什么?都是人间的习气毛病,都是障道的事情,要处处都在道中,时时都在静中,不要染!
    出家人的目的要知道,就跟那《焰口》所说:出尘上士,飞锡高僧,清修五戒净人,梵行比丘尼众。本来我们出家人都是出尘上士,我们自己回光返照,是不是出尘了呢?什么是尘?如何能出?那就是放不下的事情能放下,丢不开的事情能丢开,不被人间的这一切名利财色所约束,这才说出尘上士,尘是尘劳妄想啊!我们现在都在这里过日子,不觉就是暑往寒来无常至啊!你们现在说年青,我呀,也在那个年青的时候过过,那就是一时一日一月一年,时光易度,幻体匪坚,这时光很容易就过去了,道业难成,为什么?就是我们放不下呀!染尘容易离尘难!丛林下这些制度,上殿、过堂、坐香、出坡,都是佛事,在这一切佛事之中,能够表示我们所做的出世法,你要以烦恼心、妄想心来接受,这出世的道场就被你变成世间法了。要常作佛事,就是在这一切行动之中,不贪不染,无爱无欲,虽然做的这一切是生灭法,生灭法也是出世法。你看有些人根本还不懂得修行,他不愿意,一说上殿,在后边站着,看那个样子想念就念几句,不想念就不念,应当发起心,这是佛事,佛事是了生死的事,那就不是俗事,敲木鱼,敲铃鼓,敲罄,小木鱼,这都是音声佛事,占领我们烦恼心、妄想心的阵地,应当认识上殿这是出世法,要以出世法来体会这个,你偷懒就要堕落,丛林下有这个好处,你偷懒别人看到可以警策一下,自己没有力量,要靠大众慈悲摄受,大众在一起熏修出世法,要时时刻刻不忘菩提心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说是出家要识路头,路头若识得,生死当下休。什么是路头?分别是识,不分别是智,分别心、执著心、妄想心、人我是非、贪嗔痴,这就是识,有这个识,你这个智不得现前.你所做的都属于生灭法,也就是生死,你说我这不是多少年了吗?你多少年是多少年,没用!我们要以分别心、执著心来用功,百千万劫也了不了生死。说依智不依识,识就是分别心,执著我这个法长长短短的,你要是执著你这个功夫,你这个门道,你用吧,你白说今生了不了生死,你生生世世也了不了生死!有的在禅堂住了十年八年,你得识路头,你不识得路头,你住一百年也没用,怎么?分别是识,不分别才是智,什么是智呢?这个智就是在尘不染尘,有嗔心,有爱心,有分别心,你所用的功夫,那都不是的。达摩祖师说:明佛心宗,行解相应。这就是智,这就是路头,要想今生了脱,一定要行解相应。
    世尊现八相成佛在定中,佛以无分别说一切法,我们怎么才能接受这一切法呢?我们要以清净心、恭敬心来接受佛的法,那才相应,你要以妄想心、分别心、人我是非去看经、打坐,你以生灭心想得到如来的不生不灭,那是没用的,怎么?这根本就不相应,就是出家十年二十年也起不了作用。在常住不要有分别心、执著心,常住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大家修行,你要恭恭敬敬的在这个道场,你吃一顿饭也要恭恭敬敬,你做一点事也要踏踏实实,你这才算个修道人哪!不管哪个祖师建道场,大致都是这个方向,目的都是一个。
    你们初发心到这里来,我呀,不能辜负你们的来意,我对于你们要有一个实际,什么实际?修行的方式方法要有一个实际,常住的这一切清规戒律,要用实际来教育你们,不是虚虚假假的,敷衍了事算了,你们要恭恭敬敬、踏踏实实来接受常住的一切事情,那你才能得到好处,你自己的观点,你自己的办法一定要改变,要跟修行人打在一起,不能另外一个搞法,那你不讲因果,你自己还要吃亏。现在社会上的灾难不得了,这灾难现前什么力量也挡不住,因为你自己造的嘛,一个初发心,一定要踏踏实实,在这道场,不要有一点虚假,你有一点虚假还是你自己不好,常住的一切制度消归个人,不是规矩制在那儿就算了,是叫行的,是叫做的,不是你想弄就弄弄,不想弄就算了,那你还是自己上当,你要是不这样,你自己承当因果责任,那一点也不会错,到阎王老子算账那一天,你后悔也没用了!催板。
开示三十四
    修行人一定要善调身心,禅堂里就是善调身心,跑香调身,坐香调心,调身的方法多得很,凡是身一动作,就是调身,你调身要不会调,你调心也调不好,你跑香跑不好,你坐香也坐不好,禅堂里当值、散香、监香、大规矩小法则,这都是调我们的身心,禅堂叫作般若堂,禅堂里会发生智慧,金山叫大彻堂,还有叫选佛场,禅堂里边就是禅宗的一个大学校,你开了悟,见了性,你算毕业了,你善调身心,二六时中有功用,你在选佛场这个大学校算是有点门道了,禅堂以发明心地为目的,善调身心是指在禅堂里边,如法次第跑香坐香,坐香功夫在,跑香功夫在,出了禅堂功夫在,去吃饭上殿功夫在,出去劳动功夫在,你要是这些地方都在,你算是善调身心,道业可成,不这个样子啊,你就是住禅堂也不中,你没有按照禅堂的去做嘛。剃头的时候不是说了嘛:金刀剃下娘生发,脱去尘劳不净身,圆领方袍僧相现,法王座下又添孙。这是事啊,什么是金刀?就是金刚王宝剑,斩除你的妄想习气,把头剃了,和尚衣服穿上了,看看外表象个和尚,你那个思想上是不是象呢?思想要做到在尘不染尘,染没染?你要是染呀,还等于没剃!法王座下又添孙,就是佛教里面又多了个佛教徒,你自己考虑考虑,你算不算个佛教徒?佛教徒要割爱辞亲,你的亲还在吗?
    我这个思想啊,在和尚里边染了些习惯,什么习惯呢?这出家有出家的习惯,上殿、过堂、坐香、念经、拜佛这是出家的习惯,我现在还是这个习惯,怎么?我昨天我也作个梦.作个什么梦呢?我在云居山当僧值,虚老和尚和大众过堂吃饭,我看大众都吃完饭了,按制度僧值站中间结斋,大家在吃饭的时候我看啊,还不是真如寺那个斋堂,比那个斋堂大得多,人也多,老和尚在上边坐着,我说:今天大家结了斋,不要去绕佛了,外边下着大雨,好深的水,你们慢慢的禅堂的回禅堂,外寮的回外寮,不到大殿去了,雨太大!你看,这梦还是和尚里边的事,那怎么呀?这就是染了,就是在家的习气,染成出家的这一切,这习气虽然也是习气,那跟在家的习气可不一样,这因不一样了。说出家有出家的习气,拜佛是出家的习气,念佛是出家的习气,跑香坐香看话头,这是出家的习气,有这出家的这一切习气,把在家的习气辗转的消除,这也可以说是净缘成就,净缘是向涅槃上面走的,在家的习气是从贪嗔痴那边来的,我们出家要把在家习气去光、去尽,就是做个梦也是出家的梦,这才算染上出家的习气了,你就做个梦也不会穿着在家的衣服,也不会男男女女的、啰哩叭嗦的,不会有这个了,你这个人哪,就是死了,再转个人,也会弄个好地方,这就要在佛教里边深种善根,要踏踏实实的坐香跑香看话头,要上殿,要做出家的这一切事情,这一切佛事,在脑子里边、行动之中都是这个,你这个人哪,就不会堕落了,你死了也不会堕落了,你己经做了佛事了嘛,你有这一个阶段的薰修,八识田中已经种了这个根基,就是死去生来也没有事,跟脱一件衣服一样,那你还是男男女女的在一起,仍然跟在家人一样,那你死了还是搞这一套,还是个在家人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看话头怎么个意思呢?古人说一个比喻,一个和尚犯了法,县里叫解差押到府上处理,解差就拿了些衣服,拿了把伞,叫和尚给他背着,他在后头跟着,天亮就走,走到天黑了,解差很累,就叫和尚坐下来休息,这个解差一休息呀,他睡着了,这和尚身上带了把剃头刀子,就把解差的头发剃掉,自己跑了,过了一会,解差睡醒了,他摸了摸头,剃光了,说:这和尚在呀,包袱也在,雨伞也在,我呢?看话头就这么个意思,这叫追思,包袱、雨伞、和尚,我呢?我不在了,怎么送法呢?和尚他不能送他自己啊,我要送,我呢?这是古人说这么个事情,看话头看不上就照这样看。
    天气热冷没有形象,不是青黄白黑,我们的自性也是这样,那就是用这个分别心、妄想心知道了这是热,你要是没有识心,这个热就不会知道,禅堂里功夫得力,就能够不知冷热,不被冷热所转,现在我们都是妄想,为什么人们都东走西走呢?那不是这个身体东走西走,是你的心在走,与你不合适,与你不如意才走,确确实实现在也有地方、走到哪儿都容易,你说现在到哪个地方你都不用走路啊,都有车,你要有钱还能坐飞机,这是怎么回事呢?这都不是修行,但能无心于万物,何妨万物常围绕,这才是修行人.今日三明日四,这不是修行,观察这不对那不对,这也不是修行,这饭不好吃,饭不好吃,这不是修行,怎么才算修行呢?吃饭不知饭味.吃茶不知茶味,这是什么?这是定,他功夫得力了,专注一境,没有这个定啊,见不了性,你说的再好还是妄想执著,执着自己的一切,对于佛法的清规戒律不管,只管自己想怎么就怎么,不如自己的观点就东走西走的,都为这个原因,说这个地方热,不行,你在这个娑婆世界太阳所照的地方,这个热天都热,你跑吧,你不要说娑婆世界了,就一个中国你都跑不完,你跑哪个地方不热?五台山很凉快,只有一个月不下雪,热是不热了,冷又来了,其它的不如意事情还多,弄不成,这就叫凡夫知见、凡夫的做法,你想去掉,非见性不行。
    这现在要说靠得住的坐香地方,我看还没有,就是有一个地方坐香也不想坐,为什么不想坐?或者是与他不相应,一进禅堂不准说话,眼睛不准乱看,他不愿意接受,这枝香他能不坐呀,他就不坐了,上殿他能不去就不去,能够不上更好,这都不是修行,这都是懒惰,这都是堕落,这都违犯了常住制度,出家以遵守清规戒律为原则,是我们的本分事,要消归自己,与妄想执著那个道路断绝,只有遵守清规戒律,走上修行道路,这才是出路,这才是了生死,不这样就不行。
    用功啊,不是说到禅堂里再用功,那不是的,虚老和尚说:你要是等着到禅堂里再用功啊,你就是哄鬼的!怎么呢?到禅堂才有多少时间呢?没有好多时间,更多的时间在外面,去睡觉的时间也多,你不要等着到禅堂里去用功,你在禅堂外边不用功,你还是在那空过,就是你到禅堂里来了,跑香坐香之中,你是不是有功用啊?可能乌七八糟的什么念头都提出来了,那还是不行。这个用功啊,你说是容易也还不容易,止了静,你坐下来了,你的功夫是不是现前了?或是念佛的,你这个阿弥陀佛还在不在?你坐这一枝香,仔细觉照一下,你有多少时间是打妄想,你有多少时间是用功?你在禅堂外头跟这个说长说短,你根本没用功,有的人可能用过一个时间的功,只有到禅堂里才能用一下,在外边,这个境那个境一现前用不上了,这真正的用功了生死啊,还就是在这乱七八糟之中才能锻炼出来!
    坐下来用功,话头要在,你这话头要不在,你就是没有昏沉,没有妄想了,这功夫不是很好吗?这有什么好啊?你还是在那空过呀!没有昏沉,没有妄想,也没有功夫,这叫冷水泡石头,虽然不好,能做到这一步还不容易,现在社会上出现这个道那个道,就是没有昏沉、没有妄想,就这个不是真功夫还办不到,问问他们又是法轮[功},又是菩提功,你能不能到这样?道教提出来“三花九炼”他们都办不到啊,三花九炼还属于生灭,想了生死啊,梦都梦不到!这今天吉安来的萧居士,他以为他们做了好多功德,我说你还不如在家念阿弥陀佛,你以执著心、妄想心,印经造佛像,虽然这是佛教的事情,你这还是生灭,你就是做的很好,也是来生的一点人天福报,你想了生死,没有你的份!你们在家的好好念佛,庙上的事情你不要管,你管你也管不了,别人也不会听你的,你就安安心心在家念阿弥陀佛,都退了休了,你东走西走,现在也不太平。他在那里紧磕头,说我说的对,我说你要说我说的对,你就照这样办,不要出来,没有很好的什么大事情不要到青原山来,就在屋里念阿弥陀佛,或是念观音菩萨。他们三个人都是大学生,工作多少年了,就是光想弄点有相的功德,执着心、妄想心,都属于生灭,佛教是无相的,你以有心有相有作为的世间法,你想契入佛教,那还是不行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  我们出家人,你光指着我受戒了,你受戒能怎么样啊?你现在三百五百人在一起受戒,你说你守没守?你受三坛大戒,我看哪,一堂也守不住,就很简单的沙弥十戒就守不住,你受戒能怎么样!说是你有钱,你修个庙,修庙有什么用?修庙不修道,受戒不守戒,那有什么用啊?青原山现在要赶快持戒坐禅,弄上去,弄顺当,不要东扯西拉的。我今后啊,不管别人怎么样,拒绝外缘!作什么?修行!持戒坐禅,就这么办!你们要是同意这个样子,就在这里修行。看话头跟参话头有点不一样,看,不怎么用力,参要用力气,云居山这些修行人都接受了虚老和尚他那个看话头,还没有说话,还没有生心动念,这就是话头,看住这个头,不要生心动念。为什么要看话头?我们的心性不属于生灭,要用这个不生不灭的话头来见我们这个不生不灭的自性,他为什么也不看经,也不解义,单单的的的看这个话头,废除见闻觉知?因为话头自己身心都了不可得了,那还有个什么讲的!好像是很难看;那当然是了,不要说我们想成佛,你就说想研究哪一部经,!哪一部教都不简单,那圆瑛老法师研究《楞严经》研究的吐血,脑子都费成病了。话头要用力用劲就不行,不要鼓着劲来看,因为佛教跟其他的道不同, 其他的是生灭,话头是无生,它不是生灭,现在好多气功,那与我们看话头是两码事,你这个气功就是用的很好、很究竟,也赶不上道家,更小要说佛法了。看话头是直接见性的,《金刚经》说: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你见了吗?你要见了,那都是生灭呀,要废除见闻觉知,要这样的看。
    其实修行人处处走上正规,要这个作啥?《金刚经》说:法尚应舍,何况非法。那你自己没到这个地位,没有这些制度就不行,不要说我们这些人了,这十地菩萨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佛法僧三宝,弥勒菩萨在兜率内院,一时一刻向十方诸佛求忏悔,圆满佛果,何况我们这些妄想凡夫,离开了清规戒律,离开了道场,你想修行啊,那也是个想法。因为道场里面有制度,你还走不上正规,你自己随便想弄一个事情怎么能行呢?那么就绝对不能离开清规戒律,就这清规戒律你都守不了嘛,你另外还要弄个什么呢?这叫显异惑众,你比别人强,比谁强呢?禅宗是究竟法,要有究竟的人来接受,你以为我住到禅堂里头就是究竟法呀?那可不是!也就是禅堂这些规矩法则在你脑子里过一遍,站不住,因为习气毛病太重了,接受不了,看都看得出来跟人不一样。禅堂里一时一刻都有制度,因为你只顾守这个制度了,妄想烦恼执著不存在了,要从这些清规戒律之中来认识佛教,那就不会错,因为他这些清规戒律都是过来人制定的,这是他们的慈悲心哪,为了结后人的缘,不要走错路啊,你做的不对,才立这些清规。
    佛说法四十九年他没说一个字,终日吃饭未沾一粒米,怎么呢?他纯是一个大定!我们呢?妄想烦恼当家作主,盖覆了正念,众生所做的这一切,佛菩萨做的也是这一切,佛菩萨就是在这一切作为之中没有染,没有爱,没有贪,这就是出世法,到哪儿找啊?什么是六道轮回?你天天在那儿千这个嘛!尤其是现在,你看这个男男女女赤身露体,与修行多不相应,你看到这些事心里动不动?你是功夫现前还是他那个境界现前?要好好的在这里考虑考虑,好好的在这里用一番功夫。
    不管什么团体、什么单位,都要有一个很好的制度,和国家一样,虽然是一个朝代一个朝代不同,他的制度都差不多。我们寺庙里边也有制度,没有制度就不行,一个丛林里,客堂里、库房里、方丈、禅堂都有一个制度,不过我们寺庙里边这都是为修行才立这些制度,才立这些规格,因为我们都是从社会上来的人,做的都是社会上的事,都是在家搞了多少年了,你看在家人他哪个团体跑香坐香啊?象我们这当值、散香、巡香你在家里看过吗?我们出家人的目的、作法、观点跟在家人不一样,一定要把出家的这些事情学熟学会,你到工厂里,工人的事情你得会呀,学校里读书,去的时候一个字不识,住几年会识字了,这社会上都是这样。你这猛一下来出家了,禅堂里边的一看见什么都别扭,腿子一定要盘,规矩一定要学,你就是来看看常住的家风,或是当参学,这里面的事情你也要知道啊!云居山满觉首座,到鼓山去了,还要吃饭,中午大殿里上供,知客说:老菩萨,你来的巧,今天大殿上供,你去帮忙敲个犍槌吧!他说:我不会呀!你不会你出家干什么的?他本来想在那里住一天,谁知道这顿饭也不叫吃,就让走了。虽然这些事情不能当作修行,但是你的生活,你的住处,在这个范围里边,这些东西不会都不好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禅堂里边有这么个制度,以前都在广单上睡觉,在广单上睡觉,一听起香了,你赶快起来,不起来不行,当值的牌子,散香的牌子往你搭衣的地方一挂,你去不去啊?那你要当,不当怎么办哪?老叫别人当啊?禅堂里班首可以不当,因为他有责任,他不能去当,他不当是不当,他是当过的,很会当的,才来领导大众,外寮的也不当,外寮烧饭的,他怎么好去当值呢?
    得有个信心,有个长远心,有个坚固心,自己选择一个法门,一生在这修行,不能今天在这弄弄,明天在那弄弄,不觉就老了,一老啥也不行了,一定得有主宰,不要光听别人说长说短的,你自己不要叫人家帮你做主人!我们在外面当参学,就是亲近善知识,你现在外头想找一个善知识啊,你找吧,也许你有个好因缘找到一个,也许多少年也找不到,古代的时候,善知识如林,到处都有,现在你闻闻外边的音声,不是他长,就是他短,要得佛法兴,必须僧赞僧,现在也难怪,好像值不得赞叹,管他们呢!他们的长,他们的短,他自己负责,我们要有个主宰,你没有主宰的话,你跑来跑去你也是白跑,白白的花些钱,费些精神。你住在一个地方有饭吃,有房住多好啊,在外边行动是个很麻烦的事,再说你要碰到个不咋着的人呀,性命还危险!要有一个坚固心、长远心,决定一个法门尽未来际行去,今生不悟今生参,来生不悟来生参,你只管用你的功,把功夫用好,你不知不觉就明白了。你光这山望着那山高,把时间都耽误了,这初发心开始用功,一定不能东走西走,住一个地方把功夫用的差不多,走路也有功用,吃饭也有功用,在火车上也要有功用,你没有功用坐在火车上干啥?一定得有主宰,要体解,要体会,功夫做的有了受益,他自己就会发生见解,你今天这,明天那,别个说长就长,别个说短就短,那怎么能行呢?功夫用的明白了,别人不知道,只有自己知道,不要装模作样,装模作样是骗你自己。    要按制度,每人每天七斤半水,少了行,多了不行,为什么和尚这样了不起呢?他的一切行动作法超过人天之境!那是佛的弟子,佛是法王,僧是法王之子,为什么和尚不向国王礼拜,不向父母礼拜?因为他是佛的弟子啊!他能遵守佛的戒律,社会上不好的他都不做,他的境界,他的做法,超过了皇帝,虽然我们是父母生的,我们的做法超过了父母所做的一切,我们是佛的弟子,不能拜,拜了父母会舍福,一定是这个样,催板!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六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