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五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五章

 

开示三十
    生在这个社会,那就是这个社会所有的利益要贪求,所有的灾难,也要分担,我们哪,就是光想得利益,一点痛苦也不愿意负担,这个不行。现在社会上灾难重重,多的很,社会上发明这些火车、汽车、飞机,我们也得到交通的利益,可是也吃了这个交通的亏,火车也会出事,汽车也会出事,为了贪求这些利益,我们不免也要吃亏!
    古今我们这个佛教,叫我们出家人,不要贪社会上的便宜,贪了便宜啊,就要吃亏。你们大家到这里来,都算有福报,有这个福报啊!你们都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,象我这真是没福报,受了一辈子罪,什么都叫我赶上了!因为造了这个业,你得受这个苦,文革之间,我在云居山,看到好多出家人,有的被打死了,打死了几个,逼迫跳井死了几个,还有跳水跳河死的,还有抓去的,那为什么这个样子呢?因为我们在这个社会上存在,也算是造了这个因果,要不造这个因果,哪会受这个报呢?文化大革命以前,是社会主义教育,你们更小知道,教育之后又反封建,反迷信,要弄住和尚,但是他是这样的,打击的对象是住持长老,象虚老和尚就是打击的对象,老和尚也是个右派,右派要斗,后来说是年纪大了,没斗他,就把他管制起来,这我都在那里,人家老和尚是过来的人,人家可不在这里用心用意,人家不管这个,随便!
    佛法在世界上存在,世界上有灾有难,我们也要跟着受灾受难。象高旻寺,解放了,来果老和尚他很怕,他走了,他不管高旻寺了,他跑哪儿了,他跑到上海一个什么静七茅蓬,到后来他圆寂也圆寂在那儿。他一走,有个和尚叫智东首座,是温州人,他在那里住的年代可不少了。一解放就成立一个农会,专门弄这个,说什么,高旻寺是一个大寺庙,里面的金子、银子也不晓得有多少!后来地方政府就到高旻寺找来果老和尚,来果和尚没有在,就把这个首座和尚弄住了,拉到那下边村庄,说:方丈和尚不在,这都在你身上啊,高旻寺有多少金子,有多少银子,这你知道,你拿出来!他说:我不知道。说:那不行,你一定会知道!叫拿出来,他没有他拿啥呢?没有嘛!那就是不客气,就吊起来,打呀!吊起来,人家首座修行好啊,就跟虚老和尚差不多,即入那伽大定.这个那伽大定就跟舍利弗入了金刚大定,鬼打不了,打也不知道,这智首座可能有这个本事,一部分年青人拿着棒子打来打去,就跟打被套一样,怎么打他也是那个样子,打了之后,就怕他死在哪儿名声不好,说是把老和尚打死了,就把他弄回高旻寺,回去他一点事也没有,说:您老人家吃这么大苦头!他说:不知道!打那么厉害都不知道!
    佛教假若要是见了性的人,一切痛苦都没了,没有障碍,死去生来没障碍,有病无病没障碍,就是被别人掌刀砍,也没有障碍,此界他方没障碍,说娑婆世界到极乐世界这么远,没有障碍!法界藏身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在哪儿呢?也就在这,禅堂里也在,禅堂外也在,此世界他世界也在,因为是法界藏身。《华严经》二十层华藏世界海,这一层就是百亿日月,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在十三层华藏世界,这无量诸佛都是一身,十方诸如来,不一亦不异。我们的方向就往这儿去,要学习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,要学习法界藏身阿弥陀佛,没有障碍,虚老和尚没有障碍了,因为他见了性,见性之人,他这个自性等虚空界,不障碍一切,万事万物哪一样不在虚空中存在?虽然在虚空中存在,虚空没有障碍,万物属于生灭,虚空不属于生灭,见了性的人,不属于生灭,可是仍在生灭之中度众生。阿弥陀佛法界藏身,不属于生灭,今天如是,明天还如是,世尊就是用一切生灭法来度我们这个生灭。我们念观音菩萨,观音菩萨大慈悲,我们自性也是大慈悲,念观音菩萨能把我们自性本具的大慈悲引发出来,这样就是佛法,要不这样就不是。很简单,很容易学,很容易做,这世间一切事都不容易做,唯有这成佛最容易,你只要不在生灭之中不就是佛法了吗?佛法就是一个不生不灭法,因为我们一念不觉,有染心,有贪心,有爱心,就把我们自性的不生不灭法盖覆了,说我们出家修行,持戒坐禅,学习佛法,这些虽然是生灭,究竟达到不生不灭,我们就是这个样,这千佛万佛出世,都是这个法,没有二法,认识这个呀,就好修行了,你不要分别这个,分别那个、你自性的本体就是个佛,就是你有染心爱心。《楞严经》上说:但尽凡情,别无圣解,我们把这习气毛病除尽了,如如是佛,到哪儿找啊?极乐世界在我们清净心中,走,走到哪一天?那么远!清净心、自性本体即是极乐世界,这是理上。事上来说,确确实实有个极乐世界,你得相信,要用自己的智慧,信心、愿心生极乐世界,十万亿土不离当下一念!说阿弥陀佛他有法界藏身,我们也有法界藏身,我们就是染心、爱心没去,我们的染爱,贪心、执着心去了,我们也是法界藏身,相信这个就是信佛,不相信这个就不是的!不是光用嘴说说,你把那经读吧,读过背也不行!佛说阿难,你旷劫以来,读诵三藏十二部,不如一日修无漏业,什么是无漏业呀?现在就是看话头,话头不属于生灭,这就是无漏业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例如我们修行,背着一捆干草,这干草见火就着。什么是火?就是欲火呀!财色名食睡这五欲烈火,我们背这捆干草,这是习气,习气见火就着。为什么佛制这么多戒律?修这么多苦行?都是避免这个五欲,财色名食睡,地狱五条根,这财色名利它往地狱那边扎根子啊!戒定慧三无漏学,这叫菩提根,你扎了这个根子,有朝一日会成佛,你扎了这个五欲根,有朝一日会下地狱,这是直来直去。修行在平常之中,不要贪名,不要贪利,不要贪色贪则,假若这些事不去,想修行那也是个白!我们背井离乡,割爱辞亲,就是避免这个,这个亲爱就是五欲,凡是我们想了生死,想修行,一定要离开恩爱,你恩爱不离呀,道业难成!
    既然是道场里边准许我们出家,准许受戒,那得说明自,那就是断欲去爱,这三坛大戒要具足,才说了生死,才说得受益,道场要成就了生死、成佛道,道场就是成就这个的,既然自己发心了生死,那就得认真干,自己不下决心成就自己,道场怎么样成就也起不了作用。有些菩萨从外省来,到这就问问:这里吃的怎么样?这里一个月有多少钱?这里房单怎么样?问这作啥!这就是想享受,不愿意修行了,象这种人哪,你就到那钱多的地方你好快活吧。这里不管你怎么样,说是菩萨戒、比丘戒守不住,沙弥戒你要守住,你守不住你就到那方便地方去,一人如是,众多亦然,就是这个样!一个人多好参禅哪,这个禅堂一个人也好坐也好跑,人多也行,人少也行,修行不在乎人多少,在乎修行!道场嘛,一定要做到成就,有饭吃,多多少少还得有几个零钱花,没有零钱怎么能行呢?你象有些地方一个月多少钱多少钱,你成就那个作什么呢!
    旧社会我在南华寺住过几天,虚老和尚在那传戒,老和尚他不准夜晚吃饭,他那里打禅七,碗筷不准进禅堂,下午下了晚殿,他在大寮里坐着,他坐大寮里作什么?那时修房子的工人在常住吃饭,大寮给他们单独做点饭菜吃,他就是坐那里看着,看谁敢去吃,你看,他一百多岁了,那样子成就!因为这是个制度,谁叫你受了这个戒呢?你受戒不是说吗?是你师父要你来啊还是你自己要来啊?你要是说是我师父要我来的,噢,你师父不叫你来你还不来呀!打一顿。你要是说我自己来的,你师父没有叫你来你就来呀?也打一顿。现在可能不搞这个了,可能也搞不通了,在我旧社会受戒的时候是这个样,打不是用香板打,用柳条子,打什么地方?打头!现在为什么不打了?接受不了啦,我来受戒,我得了戒牒我到外边方便,不是为了我要修行,我要了生死,现在是这个样子了。我出家的时候,受了戒,自己到哪儿去都要背个被窝,不背被窝不挂单,挂单嘛,挂单得有被窝,没有被窝不挂单,这现在到哪儿去提个小包包,有两件换洗的衣服就去了,这样子也方便些,这个社会也凑来了,到处通火车,通汽车,好多青年有了钱还不愿意坐火车,坐什么?坐飞机,飞机来的快,就这几十年啊,你看他变的!本来佛法有什么变呢?我们跟着佛祖的言教,勤修戒定慧三无漏学,安心办道修行,就行了。
    夏天是有些方便,可也不是你们这样搞啊,这样搞不行。禅堂里边打下站板,这首座,班首师父要讲开示,你都得进来,不进来马上迁单,这是个制度。说那什么时间到外面坐呢?不说你们也不知道,跑香还是在禅堂里跑,禅堂班首师父讲开示你得进来听  不听不行,讲了开示催板,打下站板,大家挂腿子坐,止了静,轻轻的到外边坐,开了静,禅堂里跑香进来跑,真正的禅堂,班首师父讲开示他是四枝香,那不是你坐了养息香就走了,那不行,是这个样,是个什么样就是个什么样!夏天这个方便,以前禅堂里都有,后来到云居山,可是也没谁知道了,慧静老和尚,慧通老和尚,说起来他们都算是宗门下的人,我在云居山,文化大革命之后,全都搞光了,说是既然还允许佛教海在,我们这个禅堂规矩是不是还要立起来?后来说还要立起来。要按说中国的禅宗啊,是最正确!佛教的各个宗派都有制度,都讲修行,各宗的修持最详细、最细致的就是禅宗!你还要知道,这个各宗,不管是教下,还是净土、密宗,他来弘扬禅宗不行,这禅宗的人哪,要弘扬哪一宗都可以!你象永明延寿禅师是禅宗法眼宗,他弘扬净土,象那杜顺和尚都是开悟的,见了理的,他弘扬五教,那慧文、慧思、智者大师都是发明心地,他这些人不管弘扬哪一教都行。禅宗的制度跟其他的不一样,其他的这些制度到禅宗里有点弄不了,禅宗的制度到任何哪个宗都可以,坐禅嘛,你不管哪一部经,都合乎禅宗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禅宗到后来,看这些人的根机差了,就立了好多制度来约束,堂里堂外都有制度。禅堂里坐养息香,维那和监香还没有进堂、这个僧值先从东边转到西边,他作什么?他看外寮当行堂的,做饭的,各处的香灯,有没有进来坐香,要是三回两回不来坐香,他就要讲你了,讲你赶快要改啊!你就是外寮的,这养息香也都要到禅堂里坐,那不是你转一圈又走了,禅堂里坐养息香,班首师父他要讲开示,你就是外寮的也要听开示、不听还是不行。
    以前禅堂里的制度,现在都不晓得怎么弄,云居山慧通老和尚,一天到晚讲什么“三茶四饭”,后来我问他,这三茶四饭怎么搞,是什么时间搞?什么时间吃?他弄不清了,怎么?他没有弄过,他是听说有这个,抓住不放。他这个禅堂的制度,这些事情是活的,象夏天天热了,到外边坐坐,这也有个规格呀,不是随便什么时间想去坐就坐,这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,因为我十多岁幼年住禅堂,我是最喜欢住禅堂,就是我在山里面,我经常的跟禅堂的老参师父也有来往,你说禅堂的制度啊,我是知道一部分,不是完全彻底知道,夏天的规矩,冬天的制度,我知道一点,就象刚才我说,不管是外寮的,禅堂的,班首师父讲开示,都要进来听,不进来听,维那就不答应,前边的首座讲开示,后边的西堂、后堂、堂主他也有责任,他看哪个要不进来呀,他要叫你进来,不进来还不行,东单由维那负责,西单由后来堂主师父负责,不是说谁想怎么就怎么,这一切都有规格,都有制度。这现在多少年了,禅宗好像没有这个了,有些地方把禅堂修起来,怎么搞法也弄不清了,你没有相当的规矩,你这个功夫也用不上,一定要遵守堂里的规矩,规矩就是治你的身,话头就是治你的心,这是治我们身心的。
    禅堂里,班首师父讲开示,你不能东走西走,说是到外面看看,这就犯了规矩。这我在这里说一说,不管怎么样啊,我这个人也老了,总是暂时的在你们前头,在你们前头,我也有这么一点责任,也不得不说说,你象我哪有资格在你们前头呢?没有这个资格,怎么?象我懂得什么?你说禅也不通,教也不通,讲什么呢?我没有什么讲,也就是在幼年的时候,在丛林住,听人家说说,在这儿又来重说一下,其实这有什么用呢?他虽然是没有用啊,听人家讲的这些事,有些是实际啊,知道的制度要说一说,一个出家人,持戒、遵守清规是我们的本分事,我们就依靠这个为信仰、为修行,假若你也不守清规了,你也不守戒律了,你以什么为根据呢?要按说,佛教的这些规矩就在禅堂里边,以前正规的丛林,没有住过禅堂,当行堂不能当,因为你不懂,你不晓得供养.你不晓得坐禅,你就是说到客堂里讨单,说我想讨个饭头,你在禅堂里得住一个时间,维那师父说这个人规矩学的还可以了,你才能当饭头,否则你不晓得尊重禅堂,你不晓得禅堂是我修行了生死的地方,你也不晓得修行,一定得会修行了,才能当行单,在做事劳动之间,还要会用功    散香是干什么的?巡香是干什么的?监香是干什么的?散香跑香的时候随着大家跑,靠着位子跑,怕大家功夫打失了,走到那个角敲三下,就是“看、话、头旦”警策呀,这就是佛法,你得用这个。止了静,巡香走一个圈子,以前是几枝香走几枝圈子,是怕你睡觉啊!监香事情就多了,巡香就是“东倒西歪,前趴后仰,冲吨打呼,轻昏点头,”这都要打香板,夏天你在外头坐,巡香也要走圈子,你说在这禅堂里边你还不想坐,你一个人在外面,可能都是伸着腿,有的干脆睡觉了,这巡香走到那儿都要打香板,打香板他要是不服气,或嘴里嘟嘟嚷嚷的,随即报告维那,通知客堂把他迁单!这是制度,这不是哪一个人说的,这都是前边祖师立的,警策你,提拔你,这是应该的,你睡觉,你伸着腿,巡香打你香板,这就是度你,这就是尽到同参道友的责任,你得知道,你不要放不下,说我睡睡与你有什么关系!与他有关系,他负了这个责任,他应该打你,你们得知道这打香板的好处!监香那个范围就广了,交头接耳他要打你,静中讲话也要打你,东张西望也要打你呀,松散放逸,弹指抓痒都要打你,这巡香不打,监香要打,你要是不服气,东单维那师父要下位,打三个香板,这叫罚你,西单堂主师父下位子,打你三个香板,怎么?监香是常住请来的,负责助大家的道的,你不服气,那马上就迁单!这禅堂里不论人多少,哪怕一个人呢!也是常坐常行,不是一定要多少人哪,不是人多,闹闹热热的,那不行,一定要修行!人多也修行,人少也修行,人多了,大家同参道友都在这里修行,不是更好吗?那就排除这不遵守制度、不遵守规矩、不一心用功的人,那就把他弄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我以前大进堂,不管有百把人、几十人进堂,起七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要走,因为进了堂就要讲一切规矩,不遵守就不行,象那在外头赶经忏的,住小庙的,东走西走的:虽然是大进堂,不要两个礼拜都要走,他吃不消嘛,那极狠哪!禅堂里边四个班首他也要打你,要说起七了,这监香半个警策,打不说,这班首、维那要打、要骂,不听就把你弄走,没有这严格的规矩你用不上功,你白白的进到禅堂里来,一定得有这些制度,没有不行!那说要这个样子我搞不来,搞不来你就走嘛,没有谁叫你来!就是这个样,催板!
 
开示三十一
    按说我们的本意,不管哪个人都想很舒服,人家孔老夫子还算很明白.他说什么?居无求安,食无求饱,后来人称呼他是圣人。我们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,都想求一个安静的时候,这个很不好求,吃饭总想吃很好,好到什么程度呢?没有什么程度,好了还想好,如意了还想如意,我们的痛苦啊,就从这里产生了!怎么呢?你有这个求,就不行!要说到佛法,佛以心为宗,无门为法门,要有一个很好的实际体会,免得自己放不下,如意了还想如意,社会上哪有个如意的时候呢?都是不如意,有的时间好那么一点,也不是长远的,我们要知道,这个长远的事情就是佛教!佛教存在几千年,不管社会上怎么变,不管什么时代,佛教还是存在,实际来说,社会上这个真理,那个真理,只有我们所信仰的佛教才是真理,历代的祖师也就是这个要求,知道佛教能够存在,一切众生听闻佛法,依法而修,就会得到实际。
    佛教不能离开社会,离开社会,这个法叫谁修呢?佛菩萨为了度我们这些苦众生,才不舍世间,我们是佛的弟子,我们要常随佛学,我们出家是来学佛.我们的目的是了生死,要严格说,起心动念,都属于生灭,既然是生灭,这就是生死啊!各宗的祖师,都有个修行了生死的方式方法,我们不要多,采取一个就行,要比较起来呀,参禅这一法比较简单一点,也不要学这,也不要学那,只要是话头看准确,行住坐卧之中不要放弃,不要怕苦,也不要想得什么利益,你把功夫用的这个样子,就是利益,你自己用功,从自己本分上得到实际,这才是真正的利益,不是从外得的,我们自性本体就是佛,有这个戒律、清规护持,有祖师说的这些用功的方法,我们就在这里用,就在这里信。这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用,全靠自己脚踏实地去用功,你用什么功都要实际,一天到晚都在功夫上,没有打妄想的时候,你说烦恼有什么烦恼呢?这个丢不开,那个丢不开,要知道这个就是生死。这也用不好,那也用不好,那是你还没得到实际。自己要认真,因为我是用功的嘛,我这个功夫不在我就没有用啊,一定要一时一刻的使话头在,念佛只有阿弥陀佛在,其它的都不在,下手用功就这样用!
    赵州祖师开了悟,要三十年不杂用心,香林禅师四十年才打成一片,长庆祖师在雪峰坐破七个蒲团!我们坐破几个哪?坐几天哪?香林禅师四十年才打成一片,你别说容易,我坐两天我腿子盘起来我就开悟了?没有那个事情,释迦牟尼佛是再来的佛,还要苦行六年!来到哪一个道场里,要随着哪一个道场,不要自己另外弄一个样子。古代真正的禅宗道场,不住沙弥,不开期,不做法会,为什么呢’专门修行,要不这个样的话,你怎么能坐破七个蒲团?你在禅堂里坐一下都不想坐,你怎么能坐破七个蒲团哪?三十年不杂用心,你有几天不杂用心哪?你在禅堂里还打不打妄想啊?那就是出家了,到这个寺庙来,你把你的一切都放下,把你的搁到一边,一心向道,常住怎么行就怎么行,不这样不行!庙里边的制度是铁打的,人的行动是流水的,来是你自己来,没有谁请你来,一定要遵守制度,不遵守不行!这就是“铁打的丛林流水的僧”,一定要做到无挂无碍,还不能把其它的地方怎么怎么,搬到这里来,那个不行,你搞不来你就走!道场嘛,前边祖师立清规,只有遵守,不能改变,还不能提意见!进入禅堂的人,得听维那师父招呼,不能说长说短,你怎么怎么,你要破除我,道场成就你什么?就成就你了生死啊!你自己不了生死,不照常住这个规矩来做,还长长短短的,你在这里干什么!谁叫你来的!你自己要不愿意成就你在这里干什么?你打闲岔!到禅堂来,一切地方听维那师父招呼,这维那他是三纲之一,不听怎么能行呢?这是祖师制定的制度,不听不行,还不能说我在哪哪怎么,你提他干什么?那你怎么不在那地方你到这儿来干什么?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一进青原山的山门,这是禅宗道场,你说我看不得话头,那你不要来嘛,进了灵岩山的山门,念佛道场,以音声为佛事,不念不行。这青原山哪,是实际的、真实的禅宗道场,禅堂里这一切,每个人都要当值,按禅堂的规矩,三天以后要当监值、巡散香,以后原来的禅堂有什么要弄起来,你要搞不来你就到其它地方方便去。本来这里前几年作了方便,方便的、自由的、不收钱的,在这里受个方便戒,这中佛协还不肯,说是你要私地受戒.谁做谁负责,你们发心在这住,真实不虚在这住一个阶段,不是长期的,因为这是禅宗道场,正式的禅宗道场有规约,在道场里任何人不准收剃发徒弟,为了这个不准收徒弟,我在云居山,这班首执事,开了几天会,研究了不再研究,有些老师父提出来,要有人发心来出家受戒,你要不收还不好,可是祖师立的制度也要遵守,那就作一种方便,方便就出现问题了!要跟着祖师立的从林制度,他不会出问题,大家一致的跟着前进嘛,不能任自已,不能提条件,不能提意见,这是选佛场!要成佛的嘛,你提什么怠见?没有提的!要处处听招呼,不听招呼不行,方便地方多呀,你象五台山多凉快,这里多热?这里要不是弄几个电风扇的话,这就不能坐,那你要想想啊,这电风扇才有儿年呢?我出家的时候都没有听说有这个电风扇,我在高旻寺住,吃一顿饭,海青、衣湿透,坐一枝香,衣服湿透,一天吃两顿饭,这海青、衣湿透两次,那怎么?太热啦!紧靠运河边,那儿离镇江不远,金山也热,坐香的地方还就是天童凉快一点,凉快一点他也没有电风扇哪,你看现在到处都有电风扇,就这一个小禅堂,几个大风扇在扇,你还想不如意,你不如意你自己找的,明知道这里热嘛,你不到那凉快地方去,你自己找热你不热啊?你既然到这来,一定要坐禅,念佛你也好坐禅,静坐念佛最好!一定要听常住的制度,要行则行,要坐则坐,不能自己随随便便的想这想那,你想怎么样啊?你是来做什么的?你是来学佛了生死的,不能辜负你的来意!这跑香、坐香、上殿、过堂这都是佛事,做佛事才能成佛,你不做佛事你来这个成佛的道场干啥?你要看不惯嘛,算了,没谁叫你来,住个几天就算了,不要在这打闲岔,你这你那的,你啥都没有!你的身体是你父母生的,你吃的饭是常住的,你有啥?身体不是你的,饭也不是你的,你这衣服也不是你的,你啥都没有,你还这那的,弄这作啥!要处处在道上,你是修行的嘛,你只管念阿弥陀佛,只有一个功夫在,行也不知行,饿也不知饿,饱也不知饱,哪还晓得热呀?这你才算个修行人,不这样不行!
    世尊说法四十九年,也就是在法华会上才把他实际的事情说出来,其他的经也说了,没有法华说的明白,那就是如来出世是什么目的呢?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智见,如来出世没有别的呀,就是要把众生的知见展转消除。天这么热,从哪儿来?看不见,这就是执著,假若没有执著的话,就没有这个了,在我们本地风光上,哪有热呀冷啊,没有这个,这是众生知见,我们天天说这个吃的不如意,那个吃的好一点,这就是众生知见,有了众生的知见,有了众生的分别心,这就苦恼了!这道场里边一切行动就是入佛知见,大殿里三尊大佛,就叫我们学啊,你看世尊白天夜晚都在那里坐着。古代的这些祖师,他夜晚很少睡觉,他护持常住啊,药山祖师他夜晚查夜,听到大殿里有人说话,他慢慢的隔着门缝往里看,谁说话呢?那个大木鱼子跟大佛像他两个在那里说话,大鱼子它说:你坐在上面,千人万人拜你,我昵?天天有人敲我,把我敲的好难过!这佛就说话了:你看你那个样子,我盘腿,我这腿极疼啊,你天天张着嘴,一敲你就哇哇叫,你有一点威仪吗?两个人争的不开交。这就是祖师坐道场,有情无情都会现法身。
    道场里边是凡圣交参,龙蛇混杂,古今都是这个样,我们吃饭都是吃一个锅里的饭,可是结果不同,怎么?思想不同,作为不同,都是在禅堂里打坐修行,有的是如法如律的修行,有的虽然是在禅堂里坐,他的思想不晓得到哪里去了,有的还不晓得想什么哩!在道场里修行,也有生西方的,也有开悟的,也有生天的,也有转人的,也有牛马猪羊,也有堕饿鬼的,也有下地狱的,古人不是说吗?“地狱门前僧道多”,有些人不承认,自己好好的修行,那就不承认,那你要不好好修行,你不承认也不行。这古来的人,说一言半句留到后世,都是给我们做榜样,给我们做主宰的,你看哪一句话与自己相应,就去采用,不是一定要到处参学,就是在家人说些话,与你相合也要接受,这总来一切我们都要接受,不管他说好说坏,不动心不动念,这个就是修行,不管他人怎么样,自己在这一切善恶之中,不分别、不执著,有朝一日也要明心见性!哪里不是修行啊?就跟一个老禅和子,在外行脚,走到大街上有个卖肉的,买肉的跟卖肉的两个人争起来了,买肉的说:我要净的!这卖肉的来火了,杀猪人嘛,把刀往案上一拍!说:你看哪个不净!老修行听到当时就开悟了,你说这不都是世间法吗?催板!#p#分页标题#e#
 
开示三十二
    这人跑成一堆了,打了站板.打到西边,东边没人了,这样还不会跑,跑香要一个跟一个,里圈子,二圈子,象这个禅堂这么小,可以跑三个圈子,年青人跑里圈子,不要碰着别人,不要你跑的慢,他跑的快,弄的乱了,坐香坐久了,腿子疼了翻一翻,要按说,禅堂里腿子疼、昏沉重了,还可以下来站,还可以在佛前跪,叫坐参,立参,跪参,他有这些方便,不是说腿子疼了就紧叫它疼.你自己调养自己,我们这里要多一些方便,打七能在佛龛周围站,站个十分二十分钟,这时间一过,再坐一会儿就开静了,这是方便。跑香不会跑,也不怪,怎么呢?也没有教,按说要教,光学规矩就得学一个月,禅堂事情多得很!
    这个腿子是个大事情,要是不经过三冬四夏呀,你腿子还是弄不好。现在禅堂里住一年的人都很少,别说住三年了,现在的人哪,就是自已的信仰功夫还没有踏实,在哪儿也住不住,住下又走了,到个生的地方又不行,还要走,走来走去,不觉就是多少年!各宗的修行方法,还是禅堂好一些,行行坐坐,有菜吃,有饭吃,现在更方便了,天气热,挂几个电风扇,以前光禅堂里打扇子就要教好多天,他不会打嘛。以前他从这个禅堂出来到那个禅堂,他什么规矩都会,好安排,现在他住了三天就走了。常住的制度,客堂里、库房里, 堂里堂外,这都是为的修行,都是为的禅堂人用功,这养息香最要紧,养息香叫慧命香,就是白天事再多,这夜晚养息香也要来坐,不管是做饭的,种菜的,外边一切做事芳动的人,都要来坐这枝香。
    我们禅宗道场有三宜,都要在三宜上加紧用功,古人用功认真踏实,不分昼夜。初夜从六点到十点钟,十点到下半夜两点钟叫中夜,后夜从两点到六点.初夜要经行,勇猛用功,中夜要吉祥而卧,这不是睡觉啊,这是了生死大事,就没有觉睡,吉祥而卧都在静中,都在修行中,后夜要经行行道,这三个时间都是精进勇猛用功的时间。按说到十点才能放养息,以前十点钟以后,维那师父要到禅堂里边查单,每个人都是吉祥而卧,现在是吗?可能不是,也不知道了,每一个师父,上单鞋子怎么摆,睡怎么睡,在禅堂里广单上睡,他朝北,他就朝南,可不能都睡一头,维那师父要打人的!鞋子摆不好也不行,你睡不好也不行,你得会睡觉啊,不是现在随随便便,古代不准寮房里住,寮房里住,你怎么睡谁知道?维那师父查夜,鞋子没放好,下来把鞋子放好再上去,吉祥而卧,头枕住右胳膊,佛、诸大弟子都是这样睡的,现在可能不是了,你们在寮房怎么睡啊?一个出家人,趴那里睡觉,这是畜牲卧。
    如是因,如是果,你不做那个事情就不会受那个报了,做了,就是怎么样避免也避免不了。这事是在北方,一个人喜欢交朋友,交了一个生意朋友,这朋友有好多钱在他家放着,他跟朋友说:今天咱到庙上给老佛爷烧炷香吧!他走到一个背静的地方把朋友杀了,杀完了,他到佛殿里说:老佛爷,我今天在您老人家这里杀了个人,就是您老知道, 千万您老可不要说呀!这老佛爷会说话:只要你自己不说,我不会说。他杀这个朋友有个儿子,儿子说: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有你没我!做了坏事的人,三年不打自招,他会说出来,他后来忍不住跟朋友说了:那个老佛爷好灵啊,他会说话!他就把以前的事情说出来了,他两个在这儿说,被那个儿子听到了,抓住了。这就是说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你不做就没事,你做了这个事你想跑跑不了!这社会上就是你争我夺、管他因果不因果!社会怎么不安呢?就是为的钱,为的名,为的利,这现在更严重了,乱了,就是社会上不平等了,有的有钱,有的没钱,有的样样如意,有的样样不如意,就在这儿争!争到什么时间为止呢?早晚谁搞赢了,争回来了,就不争了。
    这天上修罗也会跟天争,帝释天王第一个夫人是大阿修罗的女儿,修罗王想到忉利天看他的女孩子,帝释天王看老岳父来了,就把天兵天将摆出来迎接岳父,这修罗一看,你想跟我打仗哪?两个就干起来了!修罗的手大,他往海水里一拍,海水上升把帝释天宫都淹了,修罗王把大山拿起来,就往帝释天宫砸,帝释天王用宝箭一射,能把大山射成微尘,这现在两个人打起来可能修罗会赢,怎么呢?这社会上恶人太多了,帝释天就会败。
    道宣律师是唐朝,罗什法师是晋朝,道宣律师持戒精严,天人送供,他问罗什法师的情况,天人他寿长啊,象帝释天寿命长,七佛都是他的师父,天人说:罗什法师他七佛以来就是翻译经师,他译的经一点都不会错,因为诸佛出世,他都是译经,有大智慧,大辩才。现在各地方办学校,栽培法师度众生,一个时代一个时代不同了,好像是现在依靠他们来弘法利生有点靠不住,古代那些法师也没有象现在那样好多人天天在那学,弘扬佛法的这些人哪,也不是一定要多少,有一个就行了!虚老和尚他也学过教,南华寺学校也办过,他学的是五教,他讲经还是依四教来讲,他的目的还是住禅堂,持戒、坐禅,我们青原山就照他那样,跟着善知识就不会错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打叫香,大家都来坐坐,你在屋里春闲壳子,或者睡觉去了,影响不好,这就违背了道场的制度,这也是因果,大家要发起道心来,发道心就是住持道场,不发道心,一个会堕落,一个会受报。
    要吃得苦,耐得烦,受得委屈,那要不然呀,得不到什么。本来天不会热,也不会冷,这是我们识心分别才有冷热,古来祖师在山中不知冷热,几天不吃饭也不知道,那真空老法师在山里边住,几十年穿一条裤子,这裤子要是脏了,脱下来洗洗,裤子搭在太阳地里晒晒,他在树林子躲着,差不多了,出来穿上又去了,那么简单,因为他呀,他只顾用功了,他只顾照顾这一念不生的话头,也没有这个了,他连被窝都没有,只有一条裤子,上边破衣服烂烂的,也能穿一穿。释迦牟尼佛是皇太子,到雪山日食麻麦,树下一宿,怎么能吃得来呢?因为他道念坚固啊!他为了自利利他!我们现在菜饭有一点不对了,长长短短的,为什么长长短短啊?我们道念还没有发起来,我们还没有真实的信仰,《梵网经》佛跟我们说了:汝是当成佛,我是已成佛,常作如是信,戒品已具足。实际呀,我们相信就相信这个,相信佛说.我们都是当来之佛,我们能把当来成佛这个念头、这个心在呀,也不会长长短短的的了。
    有些修行的菩萨,就是怎么样苦,他也要修行,这坐一枝香走了,第一条没有道心,表示出来了,没认识,想享受,怕吃苦。《梵网经》上就是怎么样困难,怎么样苦,宁受刀山剑树之苦,也不退失菩提心!什么是菩提心呢?初发心即成正觉,成就慧身,不由他悟,你把你最初发心那一念不要忘了,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,这出家三天退了,受戒也不愿意守戒,就怕吃苦,想享受,那想成佛可不容易,不是快快活活的,很舒服,很容易,很自然了了生死。有些人不是经常在那里看书吗?究竟你看的是什么书,你看那大阿罗汉哪个不是在那儿吃苦啊,苦行得道,释迦牟尼佛旷劫以来吃苦才成佛,不要说成佛不容易,就是我们天天吃这一碗干饭也不容易啊,吃这一碗干饭,老百姓太阳晒着,抢收抢种,才得来的,这一切事情都是从苦中而来,不是快活呀!我们想求快精,想求如意,其实这结果呀都不如意,这现在都是想求快活,结果天灾人祸,现在长沙发大水还没下去,有的房子塌了,往哪儿跑啊?这都是从贪、嗔、痴造下来的,有的是时间还没到。我们出家了,就要相信因果,佛就是说的因果报应,我们在这儿要特别注意,特别当心,要发道心,不怕苦,苦中得道!
    禅宗这些事情跟其他宗有些不同,禅宗大部分都是一致,夏天有夏天的规矩,冬天有冬天的法则,用这一切的规矩法则能把自己的身心放下来,我们要把这身心一放下来,这工夫不要费劲!这现在一个规矩不懂,一个用功的法子也不知道,一天到晚是是非非的,主要就是没有一个信心,虽然是强强勉勉把和尚衣服穿上了,也受了戒,这戒法、戒体、戒用你得知道啊,你不知道你持什么戒?假若是有人戒律也不懂,什么也不懂 ,那你什么也不知道,上殿也不会念,禅堂规矩也不会学,那你能放下这一切,单单的念一声阿弥陀佛也行!你是不是能放下?不说常住的这一切制度规矩了,就你自己弄的这个办法,那个办法,把你整得都没办法,祖师制的规矩法则你都用不了,另外还立个什么呢?上殿都去上殿了,坐香都来坐香了,说睡觉都睡觉了,处处都有招呼,也可以说茶来伸手,饭来张口,到禅堂里这一切位子都是别人弄好的,到斋堂里别人把饭添好,你就是吃,你不费一点力气,这都是制度,茶、开水别人烧好,还拿到楼上来,那究竟有什么福报,别人这样恭敬啊?样样都弄好你用啊?就是在家你有儿子,你有媳妇,媳妇她不会这样恭敬你,这就是道场!道场才能这个样子,不是道场不行,道场是修道的,是持戒坐禅的,目的是成就了生死,你是不是准备放下一切了生死?放下没放下!你要真能放下来呀,马上你的正念就现前了,你就不是这个样的人了!那就是坐香也不想坐,做事也不想做,一动就怕这苦怕那苦,这就是凡夫,别人成就你,你也没有成就别人,你也没有认真修行。
    我在云居山,虚云老和尚在,那时候也就差不多,比这时候稍微强一些,老和尚要进堂跟大家讲讲话,这叫香一打,禅堂里一百多人坐满了,外寮一个人也没有,为什么?想听老和尚讲讲,老和尚确实也慈悲,他能把他几十年修道的经验讲出来,他在从林下百把年来,他什么都知道,他晓得我们这露水道心,道心是有,跟那露水一样,不能见太阳光,一见阳光就不行了,我们现在发道心,这个道心不能碰境界,境界一来就不中了。老和尚讲了开示他回去休息了,他其实没有回去,他站在禅堂角那儿看着呢,他一出去都出去了,有的回去睡觉了,有的三个两个舂壳子去了。他第二天又去了,又讲了,嗨!他说:我在禅堂里面哇哇的叫,哎呀!你们忙的不得了,都来了,以为很恭敬我,听我讲开示,我在这儿讲完了,我老了,我回去休息了,我混蛋了,你们也混蛋了!我不是白讲了吗?你们也没依这个。这也算是要面子,你看老和尚讲开示我去了,我听了,那个时候怎么着说也比现在强。到后来文化大革命,云居山依旧的把禅堂弄起来了,有一部分人很喜欢坐香,不管是真的假的,他在那里坐嘛,说装着修行,能装啊,能装个十年八年也可以,这现在他装也不想装了,和尚衣服他也不想穿了,还说什么持戒呢?要知道,开这么大的方便门,就为了修行,为了摄取一切众生,闻到佛法,究竟成佛,这是佛出世的目的,善言诱喻,总是要你修行啊!就是众生怎么样,佛也不气,也不烦恼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现在比以前还苦,以前天灾人祸也有,没这时候厉害,怎么呢?这不是天灾人祸,是自己造的,我们大家要是都不造罪,哪会这样呢?现在我们佛教各丛林、各寺庙,你看像话吗?男男女女的社会上要想占住,你就是说也不中,就是国家有法律保护也不中,这现在还没有法律呀?法律制的严的很,那比旧社会还严格,一天到晚也说不完,到处都是法律,都是制度。我那年在永修县,与达定当家、一诚我们三个人到永修县去开政协会,县长在那作报告,说夜晚十多个小伙子把县政府抢了,你说偷偷摸摸的谁敢抢县政府啊?现在就敢!查明了,弄清了,这些年青人孩子都是谁?都是当官的儿子,县委书记他那两个儿子都在内,被抓起来了,用绳子捆着,叫他去,他到那儿,上去就是几个耳瓜子,说:真混帐!混蛋!给我滚!看守人就把绳子解开叫他走了,枪毙了几个。
    这现在说到我们和尚里面来了,你别看他穿着黄海青,搭着红祖衣往中间一站了不起,可他收些徒弟都不怎么样,他这徒弟要不守规矩呀,另外当职的师父就不好弄,因为他是方丈和尚的徒弟呀。我也吃过这个亏,怎么呢?我跟一诚和尚闹过,闹的很厉害,他徒弟从北京佛学院毕业回来了,回来不就回来了嘛,要叫我给他弄三天客饭,当客人招呼,我没弄,他到那关外吃酒吃肉,我来火了,行动很厉害,就是没有打他,他跑到他师父那里,他师父是方丈嘛,师父说什么:你这个知客,你放不下我呀!我收个徒弟,没有弄三天客饭,你想怎么样啊,你给我撵走啊!我啊,懂得一点常住的制度教规 ,客堂里的制度,禅堂、库房、上客堂这些制度我都知道一点,说来说去说的很气,他也不让我嘛,我也不让他,就是弄起来了!我就说:违犯了常住的清规,这清规也不是我制的,前边的祖师制的,就是诸方的长老来这儿也得遵守,从班首到方丈都要遵守,不遵守以法律执行,任何人违犯清规都要迁单,你方丈支持徒弟一样要迁单,大家都来护持道场!那怎么呢?准备打!这一下他看不行了,他先把他几个徒弟撵走,怕出事;他自己也走了,走了这达定在后面跟着他,跟他干啥?他怕一诚走了,那个方丈要弄到他头上,文革把他搞怕了,他到县里统战部又把他弄回来了,统战部是政府嘛,弄回来就弄回来,算了!
    现在丛林下规矩弄不起来,子孙法派,老乡,师兄弟,你就是有一个纲领执事管也不好管,这个清规弄不起来,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样?一说那就是我师父怎么怎么,你师父能怎么呢?自己不认真,没有遵守古代的教规,佛法衰败了!达定来跟我说,他也不上殿,啥也不管,这一诚和尚一天到晚在外边,这去去,那去去,要按现在的时代,他不去也不行,他在那儿想想也没办法,他表堂说什么,我担任方丈不能离开啊,要坐道场啊,要一时一刻不能离开大众师父啊,提拔呀,修道呀,你是主人哪,我这个样子也辜负了大众,我哪能一天到晚在外面,不跟大众师父修行呢?他说到最后说这都没办法,弄到这个时代了嘛。我现在我想啊,不管怎么样,佛教存在,有善根的人,还要种善根,总算好,关键我们自己要赶快发道心,不要鸡毛蒜皮小事情说个没完,说啥哩?你这一说,你也没念佛,你也没看话头,说长道短,你就辜负了吃常住这个饭哪!别人做好饭,烧好开水,叫你赶快修行,催板!“当当!”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五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