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四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四章

 

开示二十八
    造了因果,造了罪,尤其是命债,要想把这个业报改了可不容易,一个是遇到佛可以改变,再一个自己见了性、得了道可以改变,要不然,杀人一定要还命!古代有安世高法师,精通三藏,他是东印度安息国的太子,他得了道,晓得要去中国还命,我们怕还命,他自己要去还,他到中国三次还命,三次都在洛阳。安世高到洛阳,见到一个人就问:你还认得我吧?他说:不认得。说:二十年前某一天,在某个地方你杀了一个人,你忘了?那人怕得很!安世高就说:明天你证明,我要被一个人打死,我是还他命的,假若你不作证明的话,国家把他抓去偿命,那我就自送命了。第二天吃了早饭,他两个人一块上街,有一个卖柴火的挑着担子走过来,柴火捆突然散了,担了头上有个铁尖,往前猛一翘,扎在安世高头上就把他扎死了,街上人一着,把外国的和尚扎死了,都不答应,这个人就出来作证明。
    这些公案,这些事情,只有佛教里面有这个,社会上人家也不相信这个,社会上也不承认前生的事情,只有我们出家人才一相信这个。就是说这个因果呀.躲也躲不掉,造了罪,今生还不了来生也要还,因果定是这个样子!佛说法四十九年,也就是讲的因果.我们信佛也就是信因果,有世间因果,有出世间因果,我们修道人持戒坐禅是修出世的因果,作一切善事,修桥补路,有利于国家人民的这是世间因果,是福报,我们修道的人还不是这样,净土宗很注重这个,做一切善事回向净土,虽然是世间的善事,也可以转变成出世法,《忏悔文》上说:我今发心,不为自求,人天福报。这社会上的人哪能相信这个呢?作一切善事,不为自己,也不求人天福报,这就是出世法了,我们要发这个心,不为自求,这跟诸佛菩萨的愿力才能相应,虽然是我们做不到,做不到我们要发这个心哪!我们要有这个观点,有这个目的,这个观点已经超出了世间,越过了小乘,发这个心,就会得到龙天拥护,诸佛加被。
    我们住在道场里边,道场都有龙天护持,一切都是顺当的,都是吉祥的,你象虚云老和尚,他开道场都现瑞相,多少年的古树死了还会活,这就是瑞!那一年,云门出事,解决之后,老和尚又给大家说了三堂戒,他方丈里边栽了十棵优昙花,受比丘戒那天,优昙花开了十朵,优昙花它不是一般时间开,它是现瑞相,优县花跟别的花不一样,它是叶子上开花,叶子上出那一个花朵,到中夜的时间指定开,老和尚对法云说:优昙花开了,叫他们都来看看吧。到禅堂里,叫大家都去看优昙花,第二天就登坛受比丘戒《梵网经》说:见光见花,种种异相。这就是有道德,才有这个瑞相。我们在这个道场里修行,时时刻刻在道念上,在修行上,有道心,有慈悲心,虽然是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瑞相,总算安安全全的吧,不出其它的怪事,这都是有龙天拥护啊,象修造房子,安安稳稳不出事,这都是大家有道念,有修行,实实在在的持戒坐禅,就会感动龙天拥护,诸佛菩萨欢喜,这个道场里边就会安全,就会顺当,就会吉祥,使大家的道业增长,都从这个道心、信心而来。
    禅堂里钟板犍槌,监值,散香,跑香,坐香,为什么有这些事呢?那就是禅堂里是用功的,这都是提拔,都是警策,没有这些警策,功夫打失了提不起来,要有个信心把这些规矩弄熟。到禅堂来主要是看话头,宗门下用功,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,极难看哪!其实,你要看上也不难,更省劲,看话头要专注一境,古人叫观心,话头没有看惯,没有熟,它会打失,打失很快再提起来,只有一念不生的话头在,其它的空有都不可得,虽在空中不住空,虽在有中不住有,这就叫功夫。有些不知道,我们不是气功啊,不要用劲,不要用气,不要使劲执著,会上火!你念阿弥陀佛,只有阿弥陀佛在,不要有其它的妄想执著,其它的一切长长短短都要放下来,你所知道的,你所丢不开的,这一切都要丢开,其实要按说呀,你这一切都丢开了,那就是用功,不是说离开这一切另外有个功夫用,不是,妄想执著妨碍了看话头,你把这一切放下来,话头自然现前,要这样看,这样看就是个用功人,不这样看就不是的,又是胡思乱想,又是睡觉,一定要把自己的一切放下!
    经常的来人,来人作什么呢?也不过是有人想出家,有人想在庙里住个时间,有的可能还是临时的,不管怎么样,你在这个祖师道场,道场是修道的,你哪怕住一天呢,你也要遵守道场里这一切行动,道场里一切行动干什么?成就人修道,成就人了生死!那么要知道什么是生死,了什么?按实际说,出家的目的就是了生死,我们是不是知道出家的目的,这个你得弄清啊!什么是生死你不知道,怎么了法你不知道,那你是来作什么的!要知道,修行人吃饭是为了了生死才吃饭,劳动是为了了生死要吃饭哪,才劳动!是不是知道吃饭?那个饭是什么味道,你要知道了,你还是生死。禅堂里说:吃饭不知饭味,吃茶不知茶味。那干什么呢?虽然是在那吃饭、吃茶,他没有这个心了,茶虽然吃了,他思想并不在这个吃饭、吃茶上,这是他用功,话头己经上了正轨,不被吃饭穿衣这些事所约束了,这一切现前,不动心不动念,己经走上出世法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什么是生死?贪名图利是生死,好吃懒做是生死,人我是非放不下是生死,你吃饭都不知饭味了嘛,你就没有这些事了,就跟虚老和尚说:你的功夫啊,己经落堂了!就是功夫纯熟了,外界的一切音声色相,你没有这个执著心了,虽然是生死没了,还没见性,按他们说,这个功夫已经达到不惑,这个功夫很有力气  这些私心杂念起不来了,你就不被这些尘缘所约束了,功夫用到这个样子,才能说见性,才能说了生死。你现在长长短短的,人我是非,贪名图利,你还在生死之中,那能行啊?一定要跟着祖师、善知识他们修道的路程!
    说一个故事你们听,我听虚老和尚他自己讲,他在安徽黄山,他想到南京毗卢寺挂单去,吃了早饭起单走,背起他那一点烂东西,一个蒲团,一个方便铲,就走了,自己感觉天不早了,睁开眼往前面看看,到南京城门那儿了,不管他,又往前走,走走一看,到毗卢寺山门口了,吃了早饭起单走,到这儿太阳快落了,这是一天呀!这中午吃饭没吃饭不知道,从黄山到南京过了几道河,究竟过没过,他也不知道,你说没有过河吧?他已经到南京了,你说没有走吧?他鞋子也走烂了,鞋子也走掉了,究竟鞋子掉哪儿了?也不知道,还赤着脚,脚磨破了,他也不知道,这是怎么回事呢?这就达到行不知行,虽然在行啊,不知道!就象虚老和尚用功用到这个样子,还没有见性,后来因缘成就,在高旻寺开了悟!
    你要想了生死,要想见性啊,就要这样用功,就是这样子用功,还不一定是见了性,何况还在外头舂舂闲壳子,还想吃点这吃点那,还想说是说非,这哪一年了生死啊?这个样子不但是没有了生死,还造了生死,你就违背了这个道场,道场是成就你了生死的,你在这个道场里边不修道,反而造了生死,这就叫可怜众生,这就叫业障!你既然到了这个修道的道场来了,你要放下你的,一心一意来修行,不管你是看经也行,念佛也好,持咒、参禅、念观音菩萨都行,你得用啊,你说长说短的干什么?那你吃这个饭你就白吃了旦你放下嘛,你有什么放不下,你回去把你的事情办了嘛,再说嘛,你在这里你功夫也没用,事情也没办,你这不是空过吗?你不是违背了道场吗?说出家要真实出家,不是来看看,算了,要直来直去,不要弄的啰哩叭嗦的打闲岔,那修行人你能打了闲岔呀?这就是自己耽误自己,自己打自己的闲岔!
    很多工人,男男女女的,老和尚他做了很多在家衣服,他说天冷了,有些人没衣服穿,他就结结缘,这修房子的工人,男男女女担土的,他们在云门寺左边搭了个棚子,自己烧饭,逢初一、一十五,多磨两个豆腐,叫当家的给他们送去。那些工人哪,不是说众生都有佛性吗?他吃了庙里的东西,对庙里也很好,无形中他们也讲因果报应,庙里边一针一线人家不拿,对出家人很客气。
    那就是一个出家人在那里住着,要慈悲,要忍让,对人民要好些,我们吃饭穿衣,我们住的这切,要能够次于人民,我们才能够安心办道,人家才不会打闲岔,要吃的用的,穿的戴的超过人民,人民看见呀他放不下,这现在的时代不是争吗?,斗吗?互相之间偷啊抢啊,弄的人命都危险,怎么?就是你比他强!这个时代我们出家人如何能够安然存在,我们对于人民要做出一点成就。
    那年广东解放了,李济深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,他是虚老和尚的皈依弟子,他给老和尚写了一封信,很长,他说:师父啊,您老人家要知道,现在这些大寺庙都判成了大地主,您老要多跟人民来往,多跟人民联系。云门寺山门上贴着“云门寺是大地主”,又加几条“封建迷信”。老和尚人家是菩萨呀,人家知道啊!下边几个村庄都是云门寺的地,解放就不准收租了,叫收老和尚也不收了,自己挖地吧。要开海会塔那块地,人民说:这块地是我们的放牛场,不能开!那村庄不是有头头吗?老和尚就把这几个头头请到云门寺,磨了两个豆腐,给他们弄了些好菜好饭,老和尚就说明白了,现在解放了,你们种的地我们都不收租了,我们响应政府号召!就这一说呀,那里人民就让我们开那个地,有的还给云门寺送点米,送点吃的,这什么事都要靠人来维持,政府提出来,云门寺那一片山是人民的,我们砍柴火他都不让,这就是时代嘛,李济深他懂啊,他叫老和尚多跟人民联系,不然这就好麻烦。老和尚慈悲,又请那几个村庄头头,又吃了一顿饭,老和尚又说:我们开荒地要吃饭,还要烧柴火。这一说,人们又同意了,说是:老和尚,你们烧柴火、卖柴火随便,那么大个山嘛!这个人民哪,尤其是农民,极好团结,他就是吃一点饭就行了,老和尚在云门寺救了好多人,谁都知道,过年的时候,他们那里的糯米蒸一蒸,棒子打的一块一块的,这个去给老和尚拜年提一包,那个去提一包,那么多米吃一个月都没吃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古今我们佛教这些祖师,他都不会跟人民争啊!佛教无争,财法二施,布施是最好的。前边这些村庄,原来就是给净居寺种田的,解放后,谁种的归谁了,另外给我们分些田自己种,还给的牛,给的犁,这也符合农禅,和尚种地总是有点外行,原来这里的高光,他对人民有联系,平日有联系,碰到好事能忍让,所以土改的时候这里也没什么.。那就是我们没有别的,我们佛教存在,不是说弄的很好,这现在有些大寺庙实在富,生活就超过人民了,你这生活一超过人民,他对你有意见,我们现在这些人都在这里用功,说一有事这个心不安,功夫用不上。我们要依靠佛,跟着佛的办法来行,佛他叫我们安贫乐道,以法为乐,世尊他自己穿破衣服,叫弟子都穿破衣服,这就是安全的第一!你样样超过社会上就不行了,这就争啊!佛教无争,你要打下别个不争的原则,你说你不争,你样样弄的超过他,这个就是争!这引起来争,你样样生活过的不如他,他就不跟你争了,你超过他,你就是说你不争他也要跟你争,你嘴说不争,你干起来你还在那儿争啊!
    就跟那修行一样,修行第一条,你把你的思想,你的内思想外思想,这形形色色你得放下来,你光说用功用功,这些事情没有放下来,你功夫还是用不上,把不符合看话头的,对于话头有妨碍的,妨碍修行的这些事统统内放下,外放下,一切放下,功夫自然现前,为什么功夫用不上?就是没放下嘛!放下了这工夫不用而用,就跟念佛一样,不念而念,念而不念,把妄想心,烦恼心,转变成一个正念,把这千思想、万思想辗转丢开,只有这一正念现前,这不就放下来了嘛,催板吧!
 
开示二十九
    我们出家人要常称念观世音菩萨,祈祷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国家要安宁不出事,我们才好修道,我们出家修行得有一个很安稳的时代,要是乱了就不好弄了.你们年青没有经过这些事,我在白马寺,日本人要占洛阳,洛阳那地方跟这里不一样,往地下挖几丈都没有水,都挖成沟,挖成洞,打起仗来呀,哎呀,真苦啊!日本人几十万重部队要占洛阳,国民党派了三个军,邝山顶上驻一个军,城里边驻两个军,都筑上工事,日本鬼子从邙山顶那边过来了,这个军没办法,就退到城里边去了,这日本人几十万重兵把洛阳包围了,大炮、坦克都弄起来,天天打,那洛阳差不多打平了,房子也打烂了,那地下做的工事好,这几个军守的还挺厉害,后来守了一个月,弹尽粮绝,这三个军长计划计划说走吧,把这部队一集中,就跟日本人拼了,打洛阳那些日本人死的还更多些,因为他这人恼了!他气了!三个军大部分都是北方人,挺野蛮,就跟日本鬼子干起来了,把日本人拼的可厉害!
    我们这出家人在白马寺住,日本人先占住白马寺,日本长官住在白马寺,让白马寺到洛阳城里去叫国民党的部队投降,这不敢去啊,不敢去逼着叫你去!哎!说起来这打仗都不好啊,洛阳那边是水浇地,骡子拉水用水盘子,白马寺几个水盘子,是铁的,把几个水盘子搁到山门外头,外边是个汽车路,不远是个火车路,就在那个地方,把打伤的人都拖到那里,弄到那个铁盘子上,倒些汽油就点着了,有的人还没死,还哇哇的叫,他在那里就烧了。那日木人哪,都是边国地呀,惨无人道!那人都没有死就掌火烧,看那极苦啊!
    日本人,日本鬼子,他那政府是信佛教的,对于庙里都很好,对于老百姓可不怎么样。日本人进攻洛阳城,我到哪儿去了?我到了少林寺南边的风穴寺,风穴寺是延沼禅师的道场,延沼禅师是临济宗第四代,他那地方满山都是柏树,少林寺那个地方柏树砍了它会发,一发一大扑楞,烧锅都烧柏树,这里砍了不发了。风穴寺那个地方都是山,山上都是明煤,那石头块子都是煤,它不用挖就出来了。韦驮菩萨请延沼禅师开这个道场,延沼禅师说:这里没有柴火,没有水,怎么办呢?韦驮菩萨说,他保险,他会弄水弄柴火,祖师建道场都有龙天拥护,韦驮菩萨把柏树籽撒到山上,马上就长出来了,第二天满山都是柏树,风穴寺后背有个观音亭,那里边也出水了,水好大,下边就是道河,靠着河边修的大寮,做饭用这个水好的很!
    为什么那样感应呢?因为延沼禅师是传佛心印的祖师.这青原山原来也没什么水,上面不是有个卓锡泉吗?就是七祖用锡杖往哪儿卓了一下,水就出来了!这就是祖师的道德,我们后来的人要知道,我们在这里吃饭,住房子,信心檀越来供养,这都是祖师的余德呀!都是祖师的道德所感,后人享了佛菩萨的慈悲摄受,我们要知道,并不是我们有这个福报,我们自己有什么福报呢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出于丛林,入于古刹,从这个禅堂出来到那个禅堂去,一进禅堂就是三冬四夏,古人到其它禅堂,这规矩不要学,怎么?他住了好多年,他己经会了,现在还没有住几天就走了,到了那里还是不会。古人出家修行,我们也出家修行,没有别的,就是古人他认真,我们就是不认真,古人也是说这说那的,说什么?就说你这个阶段功夫用的怎么样?你的见解,你的受益怎么样?同参道友谈这个,我们现在可能很少谈这个,自己基本上也没有放下来用功,谈也谈不了。赵州老人他开了悟,还三十年不杂用心,我们不要说三十年了,有几个钟头,坐几枝香不杂用心呢?赵州祖师三十年不杂用心,香林禅师四十年打成一片!我们出家才几年呢?打成一片没打成一片呢?古今都是出家人,就在这里区别,古人为了生死大事,不远千里求师访道,到处奔波,都是为的生死大事,我们现在也是到处走,走来走去,古人是为法心切,不得不万里行脚,费尽草鞋钱!我们现在那可比古人方便了,坐飞机,坐火车,坐上了,坐一会儿下来了,就到地方了,古人行脚是苦功啊!夜晚没有地方挂单就在大路边坐坐,他为什么能那样吃苦呢?我们现在怎么吃不了这个苦啊?象这个地方不如意,那个地方不如意,就是为了这个不如意才走,不符合自己的观点,不符合自己的做法才走,古人就是因为这个地方修行与我不怎么相应,才移动一下,这就是古今的不一样。
    总的说,古人他是为生死大事,认真!我们现在就是没有认真,这现在很多地方原来都是禅宗道场,这禅堂也有了,能在里面住一年的人都少,怎么?他不耐烦,一个自己没有认真用功,得不到一点受益,得不到一点实际,他就不愿意干了,这个样子不觉不知老了,人一老啊,坐也坐不起来了,行也行不起来了,功夫也提不起来了,这病那病都来了,这一生啊,就这个样下去,完了!象你们这年青人哪,赶快用功.住的房子也放不下,佛在树下都放得下嘛,我们住这么好还放不下呀?这主要的,没有道心,道心发不起来,说这个障碍,那个障碍,什么障碍都没有,就是放不下!
    古代的人修行不容易,现在要容易,怎么?你象祖师讲这些开示,佛留下来的这些经书,这都是修行的道路,还有些祖师、善知识怕我们不懂,又给我们作解释,把庙也修好,样样都弄好,这都是为了成就我们修行,诸佛菩萨、善知识成就我们修行、主要我们自己得成就我们自己,你光靠佛菩萨祖师成就不行,用功打坐那还要靠我们自己坐呀!自己不愿意坐还是不行,你不但生死了不了,你想得一点受用也得不了.要知道,出家人持戒、坐禅.是我们的本分事,为什么要持戒?持了戒这修行就慢慢的显出来了。
    禅堂为什么有这些规矩呢?没有这些规矩不行,乱了!内也乱,外也乱,外边上正规,内边也上正规,话头上正规,外边大规矩小法则也上正规,这就是修行,这就是道场,道场就要这样成就,不这样成就就不是。一到这里来,要遵守道场的一切制度,你不遵守这个制度那就不行,为什么?道场是成就人用功的,成就用功得有个规格、得有个制度,没有制度乱了怎么能行呢?要虚心,要恭敬,要虔诚,接受道场的一切制度,要当参学,那就是头一回不懂规矩说一说,二一回再说一说,三次、四次不说了,叫你走,三番五次的你不学那就不行!禅堂里是这个样,大殿里、斋堂里也有规矩,如法次第坐,客堂、库房里也有规矩,到客堂里得听知客师父招呼,到库房里也不能乱说乱讲,没有这个规矩不行!
    云居山现在有个海会塔,古代进云居山,先要到那里住半个月,得学习,不学习不能到真如寺里去,现在他们管理局卖门票那个地方叫换衣亭,到这里要换衣服,穿的整整齐齐。道膺祖师和赵州祖师立了个赵州关,虚老和尚说:老僧今年百十八,芒鞋踏破赵州关。祖师立的关,还要祖师来破,就我们这儿立的“祖关”,谁来破啊?你们从外边来,能不能破这个关?参禅是不是真参,有一个真参,也要有一个实学,你没有真参,哪有实学呀?你不是白白的出家吗?
    古来的人住禅堂都是三冬四夏,在功夫上、见地上有一个落实,才到外边问问话。这现在作什么呢?一出了家,戒也没有受,就东奔西跑,到处想弄个名堂,那是作什么地!是出家呀?还是混哪!这也不如意,那也不如意,哪里如意?极乐世界如意,你咋不去呢?极乐世界八功德水,去嘛!这东走西走什么目的?想弄一个如意,极乐世界那么如意不去吗?想在娑婆世界找个如意,那么是不容易找到的,你放下来,什么叫如意,什么叫不如意,从哪儿起?落在哪里?把这个看上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这个地方七祖在的时候,外面那个地都是自己种的,自己不种地,你吃什么?沩山祖师在沩山就是种地啊,百丈山也是种地,云居山那么多的地也是自己种。佛在印度的时候,出家人不种地,佛教到中国来,要是不种地、不生产那就没有办法,不种地没饭吃,没饭吃你修行什么?有些地方念念经,给几个钱,买买米吃,给人念经那几个钱,就是为了修行,修行不吃饭不行,帮人家念念经,放个焰口,买点米吃,这到后来就不好弄了,弄的太多了,专门搞这个,把自己基本的修道都忘了!你们要知道,出家是为的修行,你要不修行,出家作什么呢?不管怎么样,我们有饭吃就修行,我们做点事情为了吃饭,为了修行,有饭吃,我们可以信仰,可以修行。我们劳动跟在家人不一样,或是打坐、念佛、看经,困了,到外面转转,透透空气,活动活动身体,做一点事,那不能跟在家人一样,一天到晚干哪!那不是的。
    古人也劳动,就是打坐在禅堂里有点昏沉,放腿子到外面弄弄草,动一动,对身体也好。就是现在一天到晚叫你坐也坐不来。我在云居山,一个年青人,他说他来就是为了来坐香的,我说:那可以嘛,我就把你送到禅堂里。送禅堂里没有住三天,他又找我去了,我宁可在外面种田,我也不愿意在禅堂里坐了,腿子疼,又用不上功,赶快到外面劳动!坐个枝把香,到外面劳动,感觉人很舒服,你要真有功夫,腿子不疼,处处功夫现前,得到一定受益,那常住也会成就你用功,那你说大家用功你去睡觉了,那你还不如在外边做一点事情,你做一点事情你还有一点福啊,这出家人一定要知道,福能融慧!你没有福,你这个慧也修不成。你说人家来这儿供养,你有那个福啊,你没有那个福谁给你呀?他自己还没有他给你?不会给你,还想你的呢!想你的都想不到,还给你呀?
    我们到外边做点事情,施施肥,弄弄草,把菜种好,天天有新鲜菜吃,现在嘛,因缘还好,以前想盖间房子可不容易啊,费多大劲,现在各地方这里也盖庙,那里也盖庙,这个时代有钱,没有钱谁给你盖?要你的都要不到还给你盖房子?我们要知道,我们盖房子,我们种菜,我们劳动,我们的目的是干什么?总的目的都是为了修行,我们跟在家人不一样,在家人这样搞,那样搞,累的不得了,也不过是为几个钱,我们可不谁为几个钱哪,我们这一切的做法都是为了修行,要不是为了修行,干这个做什么!现在不管大庙小庙,饭都有吃的,不知足,多了还想多,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搞,完全为的修行,为的了生死,才做点事啊!我们住在庙里干什么呢?为的修行,穿这个和尚衣服表示我们是个修行人,穿这衣服很要紧,这是僧宝的表示,表示佛教的存在。
    你说隔这么远,给庙里送点吃的,送点穿的,这为啥?因为你在这儿修行,你修行他求你的福啊,你有没有福?世尊在世不舍穿针之福,成佛还不舍穿针之福,有个阿那律,他很懒,老是睡觉,佛就呵斥他,后来他精进勇猛,昼夜不合眼,眼睛弄瞎了,阿那律眼睛看不到,要补这个破衣服,古代都是粪扫衣,不象现在穿的这么漂亮,他就喊了:您谁给我认个针,我要补衣服。佛走过来把针线认好给他,阿那律有天眼,赶快站起来,顶礼佛足说:如来世尊,福足慧足,不舍穿针之福。佛说:我久远劫以来,求福无厌。成佛了,福慧圆满还要求福,你看这福要紧啊!福能助你成佛,福能融慧,在外面做事,种点菜,施点肥,地挖一下,自己要吃啊,要是什么都靠别人弄好,你自己光坐那里,你是不是坐得住?你有这个福报享受还可以,你要是没有啊,你就舍福了!一定要知道,我们要有福有慧,要成佛度众生,这是我们的本分事,是我们应该的事。
    佛教流传到中国,这些祖师各立门庭,各出手眼,也无非是方便,令人各取所需,才立这些法门。那一年,这好早了,我到灵岩山,想去住念佛堂,到客堂里他那知客说:此道场是净土道场,以音声为佛事,到念佛堂要发心念佛,不念佛不行,上殿要念功课,斋堂里要念供养咒,都得念,不念那就违背了本道场的制度,因为上殿念经,这音声就是佛事,这是本道场的宗旨,以音声为佛事,这不念哪,就迁单!是那个样,现在还不晓得怎么样。
    高旻寺他又跟灵岩山不一样,妙真和尚也算很好,他跟高旻寺来果和尚都是湖北人,他们经常来往,你要是真正的参禅人,你到灵岩山他不叫你住,他叫你到高旻寺去,因为你的宗旨,你的方式方法不同,禅宗道场他就是成就你坐禅的,灵岩山就是成就念阿弥陀佛的,不念不行。到高旻寺你在禅堂里念佛可不行,拿念佛珠子也不行,不要说念佛不行,念经也不行,你要是到客堂里知客师问话,先念一声“阿弥陀佛”可以,你到禅堂你念“阿弥陀佛”,维那师还不答应!怎么?那是他的宗旨嘛.在灵岩山住,处处都要念佛,一举一动都要念佛,到高旻寺,要是真正的念佛人,他说:你不要在这儿了,你到灵岩山去吧!灵岩山那是念佛道场。那你就不能说,我到这里我非念佛不行!那可不行,禅和子不如随和子,走到哪个道场,就依哪个道场。持戒、坐禅、二时功课,这就是禅宗道场,要上殿,要过堂,要持戒,不管你修什么法门,非持戒不行!《楞严经》说的明白,不要说你有一点功夫,任你多智禅定现前,若不持戒,你还是个魔王!最要紧是持戒,佛法住世,戒律在佛法在,戒律不在佛法就不在了,你不要以为我穿和尚衣服了,穿和尚衣服也不行,是个外表,不能代替修行!你虽然是把和尚衣服穿上了,把戒牒拿出来了,你是不是认真的修行,那还是在乎你呀!#p#分页标题#e#
    近来社会上对佛教也就是这么样,我们真正的出家人,不管他社会上怎么样.社会上不就这个样吗?不管什么朝代,改不改.我们佛教不改,就文化大革命搞那么厉害,佛法还不是在吗?一定要知道,佛法是常住不灭的!自己依佛法修行,可以了生死成佛道,你得相信这个呀!
    天天维那师父吃饭在那里喊:散心杂话,信施难消!你不要说出家受戒了,你皈依三宝还没做到,你是佛的弟子,还在学习外道经书,《梵网经》说:外道典籍,阿毗昙杂论,这一切书籍是断佛种性!你抓住外道的这长那短,你到庙里来干什么?你到社会上搞嘛!佛制:五夏以前,专研戒律,五夏以后,方可听教参禅。是不是这样做的?要学习大乘,要读诵戒律,遵守戒律,禅堂里这一部规约,也就等于戒律。禅堂里有些是事,有些是理,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,这是理上的戒,起心动念就犯了,何况是事?为什么说禅宗是最上乘?是顿超法门,就从这里引起来的。
    一定要这个样!也没有谁叫来,自己发心,跟着佛教怎么样说就怎么样做,你能把这个三皈守住就很不错,以佛为师啊,佛所说的,佛所做的,跟着去做,佛在雪山六年苦行,我们苦了几天哪?佛是皇太子,到雪山苦行,日食麻麦,树下一宿,我们怕是一天也没干!还说这个房子不咋着,那个房子不咋着,你看你这弄什么呢?你还不是个在家人嘛,这个房子自己也没拿钱,也没出力,自己还说长说短,这也不如意,那也不如意,你自己搞个如意嘛!常住是道场,成就用功的,或是这个道场里规矩制度与你不符合,你挑一个嘛,这现在江西好几个地方,最好的是云居山,高山顶上,又凉快,生活又好,风景又好,那你要说那个不如意也没办法。我在云居山住,过了年,大家走的人跟我去告假,我说:你到哪里去啊?说:找一个清净的地方来修行。我说:很好,你要是能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修行,你赶快给我来封信,我也去,我找了几十年都没找到,你能找到啊?你心不清净,到哪里能清净呢?
    这个修行啊,禅宗叫心地法门,心清净才清净,心不净到哪儿找啊!说是这也不对,那也不对,究竟你自己对不对呢?光看别人不对了,起心动念,即乖法体,你完全不对!你都是错的,心往外驰求,分别心,妄想心,都是与道不相应。既然自己出家了,你不管怎么样,你穿了这个衣服.你受了这个戒,你要做呀!你要不做的话,你白白的在这儿空过,那就可惜了!既然自己出家了嘛,要有志向,用一个法门,几十年不要变,不要改,一路做去,催板!
 

体光老和尚的传奇故事 第十四章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