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 > 故事 > #智慧故事#棒喝透出华严五教

#智慧故事#棒喝透出华严五教

宋朝徽宗皇帝的时候,有一位丞相把各宗各派的长老都请来,开一个无遮大会。就是一点儿没有遮盖,各述己见,直接痛快地呈示本性,圆证大道。

 

有个讲《华严经》的座主说:“在我们教下讲来,成佛需三大阿僧祇劫。而宗下说,一棒一喝就能成佛,这完全不符合佛的教导。现在请问在座的诸大禅德,你们如果一喝能透得过华严宗所说的五教,我承认你们一棒一喝就能成佛,假如透不过五教,那就是魔说。请你们哪个出来讲一讲?”

 

华严宗把佛法分为五教:小乘教、大乘始教、大乘终教、大乘顿教、大乘圆教,教义由浅入深,修法循序渐进。

 

当时赴会的禅宗硕德有圆悟克勤祖师,八十岁开外了,是大慧宗杲禅师的师父。

 

他用眼睛看了看四十多岁的净因成小禅师,净因成禅师会意了,便站出来,对华严座主说:“你这个问题不难答复,不值得在座的大祖师给你讲,让我小长老对你讲一讲。我们先把五教的教义定一定:小乘教着有,有道可成,有涅槃可证,有生死可了;大乘始教讲空;大乘终教讲非空非有,既不是空,也不是有;大乘顿教讲即空即有;大乘圆教讲非空而非有,非有而非空,圆融无碍。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 

华严座主曰:“对!”

 

净因成禅师大喝一声,问众曰:“你们听到没有?”

 

众曰:“听到了!”

 

成曰:“听到了,那就是有啊!透过小乘了。”

 

徽宗皇帝当时着青衣小帽掺杂在大众中坐着,他关照丞相,不要讲出去,让他好好听听怎么讲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声音消散了,成又问:“你们现在听,还有声音吗?”

 

众曰:“没有了!”

 

成曰:“没有就是空,透过始教了。”

 

又曰:“

现在没有而刚才有,就是非空;

刚才有而现在没有,就是非有。

这不是非空非有吗?

透过终教了。

再者,若无刚才的有,现在说什么空呢?

若无现在的空,说什么刚才有啊?

说有之时空在有,说空之时有在空,这不是即空即有吗?

透过顿教了。

大乘圆教呢?

我一喝不做一喝用,尽管喝,没喝过,时时处处不着相。

吃饭没咬着一粒米,穿衣没挂着一丝纱。

尽管工作很忙,就像没有工作过一样。

这就是《金刚经》里‘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’的精义,说有之时,纤毫不立;

说空之时,周遍沙界;

空有不住,圆融无碍,这是最上乘的大乘圆教,

是《华严经》所说的最高境界——事事无碍法界。

这也是禅宗的本质。”

 

大众闻后,莫不信服赞叹,徽宗皇帝也点头不已。